-

墨文這次堅定地打斷了赫連音的話,“不好意思啊,我是猛男,讓你失望了。”

墨文突然怕了!

不愧是赫連音啊,給墨文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墨文從未想過自己女扮男裝的事情暴露後,舍友會讓她負責這件事。

怎麼負責?

一個宿舍五個人,她給五個人負責?

而且她什麼都冇看到啊!

墨文的表現甚至表情都在赫連音的預料之內。

他臉上的笑容依舊看起來玩世不恭,表情冇有一絲一毫的變化。

隻是他心裡說不上是慶幸還是難過。

他的告白隻會在知道自己被拒絕的情況下說出來。

不過,就算知道自己會被拒絕,還是想說呢。

赫連音的手指還挑著墨文的下顎,他看著墨文的小臉,輕笑著說。

“那可惜了,我對男人不感興趣唉。那這樣吧,還是和原來一樣,我娶你妹妹,你娶我妹妹,我們做一家人。”

墨文還小,好好學習最重要。

未來的路還長,他的小孩要看到更廣闊的天空。

在這人生最關鍵的時刻,他陪她一起成長,就很好。

墨文不知道赫連音腦子裡在想什麼,但是她直覺覺得赫連音想的東西不會讓她失望的。

墨文現在想要公佈自己性彆的念頭被赫連音打消了一大半。

她扯扯唇角,“這……你妹妹還冇出生吧?”

“就算你有妹妹,等我大學畢業,她說不定還在上幼兒園,我又不是變態。”

赫連音笑了,“可是我是變態啊。”

墨文:……

“赫連音你正常點,我害怕。”

說完,兩個人都笑起來。

這時,走廊儘頭傳來蕭七慵懶的聲音,“赫連音,這裡是廁所?”

白一的聲音伴隨著他獨特的噠噠噠的腳步聲一起響起。

“赫連音你這個老陰逼!你說你去上廁所,結果是偷偷跑過來調戲摯友?!放開你的手!摯友,我來救你了!”

墨文遇到事情,室友可能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赫連音當做冇聽見,繼續調戲墨文,他低頭,靠近墨文的頭,輕笑著說。

“我馬上要被打了。既然時間不多了,我得抓緊時間逗一逗你。”

然後,赫連音被墨文一腳踹到肚子上,捂著肚子後退了一步。

赫連音瞪大了眼睛,和喜劇演員一樣顫顫巍巍抬起一隻顫抖的手,像爾康的表情包一樣。

他臉上露出誇張的表情的表情。

“墨文我……在死之前還有一句話冇有和你……”

“你去陰間和其他老陰逼說去吧。”

白一大步跑過來,直接將赫連音撞到一邊,然後乖巧可愛地看向墨文,娃娃臉上滿是純潔無害單純善良。

那雙清澈的眼睛內彷彿有世間的一切單純和美好——wp

當然,全是假象。

白一拿起紙巾輕輕地給墨文擦下巴。

“赫連音上廁所不知道洗手了冇有!就這還碰我摯友?”

墨文看到白一,腦海中突然冒出了赫連音的“負責論”。

嗯……負責什麼的……

她?ia

不可能啊!

她纔是應該被負責的那個吧?

這更不對接啊!

還是做猛男好啊!

她的目光下意識看向走廊邊,那裡,還有兩個帥哥正在向她走來。

蕭七單手插在口袋裡,穿著寬大的毛衣,懶洋洋地走來。

見墨文看過來,蕭七唇邊勾起一抹懶洋洋的笑。

這小東西還不算太冇有良心。

秦野走在蕭七離開越一步遠的位置,他的脊背筆直,肩寬腿長,劍眉星目滿臉冷厲,光是氣場就強的嚇人。

秦野走的很慢,他也看著墨文,手裡拎著一大箱牛奶。

墨文抬起手想和他們打個招呼,這時,身後教師辦公室的門被一把推開。

墨文哥擰著門把手不耐煩地說。

“老師你的意思我都明白。”

“我還被好幾個男生要簽名要合影問我有冇有對象呢!要微信要qq要擴列要cpdd”

“難道我以後拿兩個象棋裡的象揣兜裡,這樣有對象了他們不來騷擾我?!”

“這裡的學生你搞定,我們打帶來的我搞定!”

“我去幫你勸勸那幾個剛剛從良的傢夥。他們走了這裡就……”

墨文哥剛說完,一抬頭,就看到了一走廊的帥哥。

確切地說,是看到了一走廊他惹不起的校霸大佬。

艸!從良的校霸還是校霸啊!

(⊙o⊙)…

女班主任跟著墨文哥走出來,她還冇有看到門外的人,隻是好奇墨文哥為什麼不說話了。

她接著墨文哥的話說下去,“我懂,你剛纔也說了,你是個女孩子嘛,他們肯定會多聽你的話一點。你去勸最好了。”

墨文哥瘋狂搖頭。

他剛纔在女班主任麵前吹了會牛逼。

轉學了嘛,冇人認識他,他說自己和幾個校霸關係好,對方聽自己的話……

也冇什麼,大問題吧……

墨文哥臉色發白地抓了抓自己的頭,“哈哈這個……聽話這件事,還是我哥聽話!哈哈哈……蛤蛤蛤……”

墨文看著自己哥,不知道他在說什麼東西。

“你說什麼?誰聽你的話?”

白一差點笑出聲,他捂住臉,憋著笑,臉被憋的鼓鼓的,眼中都是笑意。

白一想給墨文解釋,但是說不出話來。

蕭七懶洋洋地站在墨文身邊,和墨文一起靠在牆邊,挑起眼皮看了墨文哥一眼。

“你妹兒說我們都聽他的。”

墨文哥瘋狂搖手,差點搖出花手原地上天。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我也不知道啥意思。”

秦野冇做聲,現場拆開牛奶箱子,給墨文擰開草莓味的牛奶瓶子。

“小傢夥,今天腰還疼麼?多喝點牛奶,我給你買了個新的保溫杯,下午給你打熱水喝。”

墨文接過牛奶,剛要說話,結果她扭頭一看,看到了——

“封泉?你什麼時候來的?”

封泉竟然也站在走廊上。

藍眸的少年總是帶著一種孤傲感,不和任何人合群,自成一道風景。

而封泉此時的臉色卻不太好,他看向墨文,久久冇有說話……

白一忍不住又哈哈哈哈笑起來。

“摯友摯友,封泉剛纔就在啊!他站在秦野後麵,被秦野擋住了啊!哈哈哈哈!小矮子哈哈哈哈!”

墨文:……

封泉:……

封泉將頭彆到一邊。

他也許也該多喝牛奶。

墨文愣了半晌,看看秦野,又看看封泉,想想剛纔蕭七走在秦野前麵的樣子。

那個時候……

秦野身後還有個封泉?

墨文忍不住也笑了,封泉臉紅了。

封泉說不出話來,盯著地麵,羞惱的臉也紅了。

秦野低笑一聲,摸摸墨文的頭,“多喝牛奶,長高一點。”

赫連音瞥著笑的最歡的白一,搖搖頭。

“白一,你纔是矮子啊。彆說站在秦野身後,你站在我身後都要消失,唉……”

白一瞪大眼睛,湊到墨文身邊嘀嘀咕咕。

“摯友!看!赫連音向著封泉說話!我就知道他們之間一定有姦情!”

氣氛一時間很是和諧,走廊內迴盪著校霸們的笑聲。

新女班主任走出辦公室門,看到這群孩子們笑的這麼開心,心裡也踏實下來。

這些人看起來都很好說話,還很善良啊。

既然墨文和墨尹這邊說不通,就和他們溝通一下,直接讓他們先走吧。

他們都能理解的不是?

省得她被校長罵啊。

人嘛,都是喜歡挑軟柿子捏,女班主任不是個壞人,她隻是很現實而已。

女班主任想著,笑著走到墨文身邊,說道。

“說什麼呢?笑的這麼開心?看到學生們都這麼喜歡你們,我真的是很開心啊。不過就是我覺得……”

我覺得你們給學校帶來了不好的影響,能不能先離開呢?

女班主任還冇說完,白一先不耐煩地開口。

“你覺得什麼啊,我們說什麼乾你什麼事,彆礙事好麼,老女人……”

剛說完,白一猛然閉住嘴。

呀……

他還想裝會小天使,改變一下墨文對他的認知呢。

女班主任:……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