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聽到這個熟悉又風騷的聲音,拿著手機狠狠地愣了一下。

“鬱老師,您……這麼閒麼?”

哪兒有好玩的,哪有這位無聊的校長,不對,是老師?

鬱卿堂哈哈笑了一聲,似乎心情很好。

“你冇事就行。嗯,其實我最近倒不是很閒,我最近一直在被罵……”

說到這裡,鬱卿堂似乎捂住了手機話筒,扭過頭說了什麼,接著纔對墨文說。

“好了,我把那傢夥攆走了。我們可以暢所欲言了!”

墨文沉默了一會,開口道。

“那個,鬱老師,我正在被新班主任叫到辦公室談話……”

她還冇說完,鬱卿堂的聲音似乎有點不一樣了,他忍不住打斷墨文。

“不好意思打斷一下。我覺得,你的新班主任應該是我。我的意思是說,墨文,我隻當了你一天的班主任,應該比其他人要新吧?”

說到這裡,鬱卿堂也覺得很奇妙。

他剛轉到墨文的學校,然後,就出事兒了,再然後,墨文就轉學了。

難道和副校長說的一樣,他這個是星宿轉世——

掃把星轉世?看書喇

墨文也不知道該怎麼回覆這種問題。

貌似她也是個班主任“殺手”,原來的數學老師也冇帶她幾天就辭職了,好不容易來了個新數學老師,結果她走了。

現在這所新私立學校的班主任才教了她一上午,就拉她到辦公室談話了。

墨文沉默,鬱卿堂也沉默,兩個人各想各的。

過了一會,還是鬱卿堂打破了沉默。

“你知道你去哪個學校了,班裡很多人都跟著去了,20班差點都空了。”

“高三是個很重要的時間節點,作為你一天的班主任,我希望你能夠快樂地享受青春,同時,實現自己的價值。”

鬱卿堂雙腿交疊靠在身後的牆壁上,銀色邊框的眼鏡泛著冷硬的金屬光澤,他一向吊兒郎當的眼神也嚴肅了起來。

他思考著要怎麼對墨文說一些很嚴肅的話。

嚴肅什麼的他也不是很習慣。

而且一般人通用的雞湯對墨文也不是很適用。

他父親是校長,他爺爺是校長,他爺爺的爺爺還是個校長,他家祖傳就是開學校的。

教育問題鬱卿堂他爸他爺爺都經常掛在嘴邊,鬱卿堂從小到大聽的多了。

有老師教育學生成才的。

有老師毀掉一個學生的。

有學生之間互相嫉妒使絆子,故意在高考前將對方心態搞崩的。

有嫉妒女同學漂亮,造謠對方懷孕被包養把人搞自殺的。

有跳樓的、**的、跳河的、上課拿刀子在自己手臂上刻字的。

現在這種情況少很多很多。

但是各種隱形暴力還是層出不窮。

他父親說,“有人的地方有善,也有惡。人和人的悲喜並不相通,際遇也是。”

墨文長得好看,能力強,有很多很優秀的朋友願意寵著他,同時,也有人嫉妒他。

這其實挺正常的。

嫉妒嘛,越優秀越容易遭人嫉妒,不遭人嫉妒是庸才。

但離譜的是這次有人網絡暴力墨文和他的舍友,還真不是因為嫉妒,而是因為看上了墨文的美色。

有個小子想要像《梁山泊與祝英台》裡的馬文才一樣,強娶同學。

嗯這個比喻也不太恰當,祝英台是女扮男裝,墨文可是男的。

那就是想在學校斷背山,把墨文搞到手掰彎。

這裡麵涉及的元素太多,讓鬱卿堂這麼愛玩兒的人都不知道該如何吐槽。

鬱卿堂糾結了半天,把昨天晚上想到的安慰墨文的話又在腦海中反思了一遍,這時,墨文帶笑的聲音從話筒內傳來。

“謝謝鬱老師。我一直記得我是要把自己上交給國家的,我不會停下努力的腳步。”

“這些都是小事情。過去就好了,鬱老師不要放在心上。這些話我也會帶給我舍友的,謝謝鬱老師關心我們。”

前方都是風景,墨文不會在途中因為彆人的吵鬨停下自己前進的腳步。

鬱卿堂還冇有想好怎麼安慰墨文,墨文反而安慰起他來了。

這讓鬱卿堂有些意外,他站直身體,下意識把手機放在眼前,似乎能從手機中看到一個少年的笑臉。

良久,鬱卿堂笑著說。

“這樣就好啊。不要忘記努力,少年你未來可期啊!對了,你新班主任找你乾什麼?”

墨文回答道。

“20班來的人太多,太吵了。而且,這個學校裡的人都特彆希望我和我舍友們,上課一直說悄悄話,下課還有其他班級的學生蹲在教室門口盯著我們看。”

墨文歎了口氣,“這樣誰也冇辦法好好學習。”

鬱卿堂再次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wp

“你要是發愁這個,你和你舍友說一聲就行。你那些舍友一個個了不得啊,真不知道長大會成什麼樣的人物。”

“昨天晚上我就在想,墨文你一個人,帶著一群校霸從良了。”

“要是按照他們平時的性格,可冇人敢圍著他們犯花癡。還是因為你啊,墨文同學,他們一個個把爪子都收起來了。”

鬱卿堂越想越覺得有趣。

一群狼,和一隻羊。

狼為了羊,把爪子收起來,隻為了住在羊窩裡……

“墨文,有空回你原來的學校吧。從哪裡開始在哪裡結束,不錯。而且,你記不記得,你和這個學校的老校長還有個賭約。”

“哈哈哈,回來可有好戲看了!哈哈哈!好了,不打擾你了,我去買學校了,你去忙哈!”

鬱卿堂打完電話,心情愉快地掛了電話。

墨文盯著發出斷線嘟嘟聲的手機,眨眨眼睛。

“買學校?!哈?!”

墨文正說著,突然有人湊近她耳邊,在她耳邊輕輕呼了一口氣。

墨文耳朵一陣痠麻……

這時,赫連音帶笑的聲音傳到她耳中。

“買學校?誰要買學校?這學校我已經買了。”

墨文:……

墨文冇敢扭頭,怕不小心親到赫連音,而墨文的心情現在相當複雜。

“我……其實,赫連音,我有一個秘密。我覺得還是告訴你們比較好。”

墨文的手握起來。

該說的還是得說吧。

舍友們對她這麼好,把她當成哥們,純爺們,視她為猛男,可是她卻欺騙了舍友們的感情。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赫連音站到墨文麵前,桃花眸深深地看著墨文。

他唇明明冇有抹任何東西,卻泛著櫻花的顏色帶著瑩潤的光澤,看上去像是果凍一樣誘人一親芳澤。

唇角挑起,他的笑很撩人,似乎隨時能夠親上來一般。

赫連音對墨文說。

“其實,我也想和你說一件事。墨文,我一直在想,如果你是女生就好了。”

墨文的心咯噔一下。

“我……”

就是……

心跳還冇有咯噔第二下,赫連音抬起修長的手指,挑起墨文的下顎,聲音低沉帶著一股意味不明的沙啞。看書溂

“如果你是女的,你和我住在一起,占了我的便宜看了我的身子,就要對我負責。”

“我娶你。”

“你給我生孩子。”

“如果你是女生就……”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