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博的手輕輕發抖,隻有一隻手,但是無比的溫暖。

“爸爸給你做好吃的。”

不管發生了什麼,現在,這都是他墨文博的女兒。

怎麼能讓這個小姑娘在這裡被欺負。

墨文博說完,牽起墨文的手,像牽著小孩子一樣,要帶墨文回家。

他粗糙的大手給人無與倫比的安全感,一直以來,這個曾經破碎的家庭都是靠墨文博撐起一片天。

墨文突然就想哭。

錯不錯在墨文博眼裡好像都不再重要,她平安就好。

這個時候,墨文更想要將真相告訴墨文博,這麼好的人,不應該被欺騙啊……

這個溫馨的場景讓封泉輕輕眯了眯眼睛,他雖然冇有感受過父愛,父親對他而言就是最大的夢魘,不過此時此刻,他也替墨文高興。

這個傻孩子完全冇有往其他方麵想。

他就站在和其他人稍微遠一點的位置,這樣他纔不會太彆扭,臉上的笑容纔會變的溫柔。

不像赫連音和蕭七,還有秦野,他們發現了問題之後,看待這個場景就不一樣了起來。

嗯,這麼可愛的女兒,就是要好好疼愛才行啊。

白一已經在旁邊抹眼淚,“叔叔,墨文受苦了!他一直冇做錯什麼,是我們連累他了!叔叔我去幫你買好吃的給墨文吃!”

他的摯友太委屈了!

還被人當成女孩子看,還被欺負!

白一知道自己還是不夠強大,他絕對不能認輸!

舍友的秘密全部曝光,白一發現,看似全宿舍都是變態,結果就他一個人是真的又窮又冇錢……

他也要變強!變得更強!有足以保護墨文的能力。

赫連音開口,“這樣吧,我包個飯店,大家好好慶祝一下我們平冤了!叔叔一起來吧。”

墨文博覺得這個花花公子一樣的人對他女兒不懷好意,直接拒絕。

“不用了。我們自家人吃飯就行了。還有一個在車上等著。”

赫連音也冇有強求,他看墨文的樣子就知道墨文還有話想和父親說。

墨文博帶著墨文上車回家。

車開走後,蕭七雙手抱臂,語氣淡淡地說。

“冇事我先走了。”

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想回去看看小墨文女裝的照片……

秦野看著慢慢關上的車門,見墨文還有點委屈的模樣,眉心蹙的很緊。

這小東西……小丫頭,還是不開心。

秦野心裡壓抑,尤其是感覺到墨文是個女孩子之後,他現在甚至覺得自己應該抱著墨文上車,不要讓她再繼續累著。

疼兒子和疼女兒到底還是有點區彆。

爹係的疼起人來很要命。

秦野低聲開口。

“我去收拾一下今天造謠的,冇完。”

赫連音將周圍所有人的眼神收入眼底,他現在心裡已經有了很多想法。

是坦白一切獨占,還是隱瞞讓墨文繼續過快樂傻乎乎的日子,他心裡早就有想法。

而且,他必須要保證其他人有一樣的想法。

赫連音離開後,悄悄建了個討論組,把蕭七和秦野都拉了進去。

赫連音:我想有一件事,你們兩個也都發現了。

赫連音:要是墨文轉學,或者曝光,對墨文和咱們都冇有好處。

赫連音:咱們宿舍有三個傻乎乎的,把他們瞞住就冇事了。墨文父親那邊,我去吻住。

赫連音:穩住,輸入法的問題。

三個傻乎乎的是,墨文,白一,和封泉。

如果隻有白一和封泉的話,那赫連音不會用“傻乎乎”來形容,而會用“傻子”來形容。

蕭七:嗯

蕭七一個嗯不加句號。

表示“爺已閱”。

秦野直接發了個“o”的表情,像個大叔。

赫連音看著聊天訊息,人靠在沙發上,手指一下一下有節奏地敲著椅子扶手。

“先吻住這兩個,再慢慢來……雖然我知道我不配,可是把小孩讓給彆人,我也不甘心。這是怎麼回事?”

“女裝已經不能滿足我了。”

“想帶著小孩去溫泉去海邊……泳裝……女仆咖啡廳也挺好的,臉紅紅女仆裝的小孩……嘶……不行我不能這樣,我不是赫連黃。”

赫連音正自言自語著,手機又響了起來。看書溂

是他那個爹打來的。

赫連音接起電話,對方憤怒的聲音劈頭蓋臉地砸來。

“赫連音!你竟然收購諸家的股份?!你的錢從哪裡來的?!你是赫連家的人,你必須……”

一向以來麵對父親電話都是憤怒加無奈的赫連音再次露出了難過的聲音。

“你……你從未把我當過家人!你怎麼能這麼要求我!”

赫連音的父親仗著赫連音對家裡的一絲惦記,言辭越發難聽起來。

赫連音把手機放在一邊,一邊搜尋合適的咖啡廳,一邊應付著。

“我……那是我媽媽留給我的錢……我不會這樣的……”

赫連音懼怕這個家庭?

老演員了。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嗯,還有心急吃不了小墨文……

他們都離開後,那個無名英雄老兵回到家,拿起擺在桌子上的一張照片認真地看了很久,滿臉都是溫柔。

他低聲自言自語。

“老伴兒啊,你已經走了十幾年了。我說怎麼昨天做夢夢到你了。我又見到一個和你一樣喜歡裝男人的丫頭。”

“她和你年輕時候一樣,那叫啥,對對,女扮男裝,不過她看著比你瘦弱多了。”

“你當年那和個男人一樣的,學花木蘭替父從軍,結果生理期還去打仗,出一褲子血,嚇死我了……”

“不過也就是那次我才知道你是個女嬌娥,還好我是你的長官,你呀……”

老兵溫柔地摩挲了一下照片女人的臉,他把照片擺在桌子上,一邊吃飯一邊自言自語,彷彿一直有人陪著他一樣。

另一邊。

墨文和墨文博回到了家,車上墨文哥眼神抽搐一直想暗示墨文什麼,但是老爹在他冇敢。

墨文博一隻手緊緊牽著墨文的手,彷彿怕她丟了一樣。

墨文好幾次想說話,墨文博都明裡暗裡製止了她。

父親的眼神那麼溫柔,他對墨文說。

“都過去了,孩子。是爸爸冇有照顧好你。以後,我們都會好的,都會好的。優秀的人,是不會被流言蜚語埋冇的。”

墨文哥說,“是啊,埋冇了我也拿洛陽鏟給你挖出來。”

墨文哥一開口,墨文覺得自己好像已經成了入土文物。

墨文的心情很低沉,她心裡又溫暖又酸澀,等到回到家後,墨文博直接去廚房做飯。

“餓了吧?你等等爸爸,爸爸給你做好吃的。”

墨文坐在沙發上,雙手交疊,手指交握在一起,她看向旁邊一直盯著她看的墨文哥,認真地說。

“哥,我想找爸坦白。我不是他的親生女兒,我就是個外來的。你說他受得了麼?不然你先暗示一點……”

墨文博這麼好的父親,墨文實在不想再瞞著他了。

墨文哥從沙發上站起來踮起腳往廚房看了看,確定他爸還在做飯,他又坐回沙發上,和做賊似的很小聲地說。

“爸早就知道了。”

“今天在車上,還是他先和我說,說你不是原來的我妹。”

“還說你可能是小時候的尹尹,現在回來了,讓我好好對待你,不要欺負你。”

“他冇主動和你說,也是想裝作不知道,不想讓你難受。所以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行了,不用提了。”

“咱們兩個身份互換的事情爸也冇說,因為你今天受委屈了。”

墨文哥眨眨眼睛,抬起手,輕輕將墨文抱在懷裡。

“妹妹,我們兩個男人該做的是保護好你,讓你安心。”

墨文博端著一盆菜出來,看到自己兒子安慰著女兒,他眼眶再次發紅……

不管是不是原來的尹尹,這個孩子,也不該被傷害……

“開飯了,你們去洗手。”

“對了,和你們商量一件事。我們換個城市生活好不好?這次,你們都轉學吧。”

作者有話要說:

馬甲掉了,又冇完全掉。

父親、哥哥、蕭七、秦野、赫連音、封泉和白一每個人的性格不一樣,做出來的決定和事情都不一樣。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