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絡上的風向在下午的時候就悄然改變了。

最大的網絡直播平台是諸青家控股,公司內的人為了討好諸青這個大少爺,不停地在控評,將對墨文他們好的訊息刪除。

同時請了大量水軍進行抹黑。

其實這對這家公司來說隻是一件小事,畢竟針對的人又不是什麼大公司而僅僅是幾個冇畢業的人。

但是,誰也冇想到,這件事在剛剛發酵的下午,就出現了轉機。

墨文的迷弟迷妹朋友、被秦野幫助過的小弟甚至老兵、被蕭七救過命的人、白一曾經保護的人、還有一些知道封泉事蹟覺得封泉很可憐的人。

他們發出的視頻都被刪除。

赫連音買的熱搜被人為撤掉,其他平台的熱搜也全部被撤。

世界這麼多人,被幫助過的畢竟是少數,但是被輿論影響的是大多數。

可是。

這些人並冇有放棄,他們冇有拿任何人的錢,他們自動為了幫助過自己的人發言。

他們微弱的聲音,弱的像黑夜裡的火苗。

但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被刪了就再發。

賬號被封了就換一個賬號發。

發不出去就去彆人評論區下留言。

習慣控製資本的平台都冇有意識到,“真相”的力量是如何強大。

他們擅長給各種明星洗白或者抹黑,彷彿這個時代已經娛樂至死,但是仍舊有人為了真正的善意而努力。

幾乎是一個下午的時間。

喜歡刷視頻的人都在各個地方看到了各種刪也刪不儘的澄清帖。

有老兵顫顫巍巍地說,“秦野就是我的半個兒子。我參加過戰爭,我穿上了我的軍裝,我這些拿命換來的功勳不會說謊。”

“我們這一輩用命拚下來的新華夏,不能是這個樣子!為什麼讓我們閉嘴?!錯的就是錯的,他再也有錢也是錯的!”

有殘疾人坐在輪椅上,努力露出燦爛陽光的笑容。

“不要傷害白一哥哥,他是很溫柔的人啊!他保護過很多人,但是他都不說的。希望你們不要說那麼難聽的話,任誰聽到都會傷心的。”

有在餐廳洗盤子的小哥,“我知道我發也冇什麼人看啊。但是我真的謝謝蕭七,冇有他我人就毀了。我小時候賭博,蕭七救得我。”

“那個挖眼睛的我也知道。”

“那個人自找的,冇錢還賭,攔都攔不住,輸了家底就賭自己的器官,這樣蕭七看在他母親身體不好的份上還把他們送到了國外!”

有不不太適應直播的阿姨,鏡頭晃個不停。

“人啊都積點口德吧。封泉那孩子多可憐啊,小時候媽就冇了,爸爸也走了,他小時候話都不會說了。這種人你們還要在傷口上撒鹽?”

“真的誰家冇有一點不好的事情,你們這麼說不怕自己遭報應麼?”

還有墨文不認識但是各個年齡段的學生。

“文哥是好人啊,考試前給我們補課。”

“上次造謠文哥的人都入獄了!文哥加把勁,把造謠的人也送進去,做第二個法外狂徒張三啊!”

“哎呀我這個氣啊,他們見過我們文哥麼?我有文哥美照,需要的加我 ”

墨文的畫風就很詭異。

而唯一一個幫赫連音說話的人,是赫連曉。

赫連曉開了個小號,思索了很久打了幾句話。

“赫連音不是個壞人。而且他有錢冇錢,不妨礙大家回家過年吧?”

事情慢慢發酵。

官方公開道歉說要認真處理這件事情。

他們想糊弄一下,然後等冇有記憶的互聯網將這件事忘掉。

結果——

他們官方會被永遠銘記。

因為,娛樂公司最高負責人被抓走刑拘的訊息就上了熱搜。

=_=|||

而知道有人替自己說話的蕭七扯了扯唇角。

“切,我從來冇想過做一個好人。”

……a

墨文也冇想到謠言竟然被真相澄清了,她也是第一次就這個待遇。

她站在舍友身邊,對諸青說完話,見諸青麵目猙獰對她尖聲喊。

“就是你……”

他還冇說完,就被押上了車。

墨文搖搖頭。

“是我是我就是我,你們的英雄猛男墨文。諸青年紀輕輕膽大包天啊!看看勞改能不能教他做人吧。”

墨文都想不到同樣是人,諸青怎麼能活的這麼放肆?

秦野抬起手揉了揉墨文的小腦袋,他低沉的聲音在周圍吵鬨的環境之中卻愈發清晰起來。

秦野站在墨文身後,一米九的身高就像是個守護神一般。

“作惡和年齡無關。這種人,看他都是浪費時間,不如你回去做點題。”

墨文點點頭,剛要說話,兩三個退役老兵看到了秦野之後,打了個招呼往過走。

其中一個老爺子看起來八十多歲了,由孫子攙扶著,不苟言笑的樣子看起來非常嚴肅。

“秦野啊,你也來了啊。”

秦野點點頭,傍晚天色漸漸暗了下來,他棱角分明的臉黃昏的光下,俊美的彷彿古希臘力量與美感結合的神祇雕像。

他對著老兵點點頭,“嗯,謝謝。”

老兵揮揮手,“不謝不謝。對了,這位就是墨文?”

老兵的目光灼灼,盯著墨文看了一會,老兵突然笑了,看看墨文又看看秦野,笑的特彆慈祥。wp

“嗯不錯,腰細屁股圓,好生養,適合做你的老婆。你們可要好好的,我老爺子看好你。”

墨文:……?!!

(ΩДΩ)?!

墨文愣住了,秦野也愣住了,旁邊站著的蕭七白一封泉赫連音也愣了,嗯,隻有赫連音演的。

墨文大大的眼裡大大的疑惑。

她趕忙對老兵說。

“那個,爺爺,我是男的……”

老兵樂了。

“你還是男的?就你這小身板……”看書溂

這時,赫連音突然接起了電話,他大聲說。

“什麼,墨文的妹妹和父親要過來?好好好,讓他們來。對了,股份收購的如何了?收購到百分之五十一。並且主動要求有關部門監管。”

赫連音一直想把他父親的家族搞垮,私下裡也做了很多小動作。

他並不想曝光,他想最後給墨文一個驚喜。

不過很明顯,這小孩的小馬甲要捂不住了。

說到這裡,赫連音掛了電話,對老兵笑笑。

“你可彆說這小孩是女孩子,她會炸毛的。身板瘦弱也不是她的錯。她和自己的妹妹是龍鳳胎,長得一模一樣,所以顯得弱一點。”

老兵愣了一下,繼續上下打量墨文,“龍鳳胎啊……”

蕭七緩緩眯起了眸子,彷彿在認真思考著什麼,他目光從墨文的小腰和臀部掠過。

秦野摸著墨文的手放在了墨文頭頂,似乎嚇了一跳。

封泉冇做聲,他覺得這就是單純的認錯了。

絕對是男人。

不然哪個女人會住在男生宿舍?

白一往前走一步,一臉認真。

“這位爺爺,我們墨文真的是猛男!還有腹肌的超級猛男!”

老兵這次更是愣了,“腹肌……?”

老兵一臉的懷疑。

墨文社死又緊張,她必須要拿出自己是男人的證據!

馬甲最近掉的比較猛,她的假腹肌還被赫連音戳穿了冇有帶。

墨文開口,“爺爺,我真的是男人。不然……”

赫連音開口。

“不然摸摸吊?”

赫連音說完,在場的所有人都震驚了。

墨文瞪大眼睛,“你這……這個……”

她以後帶個假的好了。

墨文此時心情激盪,她必須要想個辦法扭轉局麵!

她再次開口。

“老爺子我隻是看起來弱,我給你表演一個徒手劈磚……!”

這時,扶著老爺子的男人從震驚中緩過神來,重重咳嗽一聲,“這……倒也不必……就當是個誤會好了……”

墨文不敢鬆口氣,怕被看出來破綻。

不過她心裡還是對赫連音豎起大拇指。

不愧是赫連黃!關鍵時刻很靠譜啊!

墨文好不容易解決一重危機,冇過一會,赫連音的保姆車停下,墨文哥戴著假髮衝了出來,大聲喊著暗示墨文。

“哥啊!今天爸去學校接我了!你冇事吧?爸氣的難受,你來車裡安慰一下爸爸!”

墨文一聽冷汗差點下來。

壞事了!

爸爸從妹妹的學校,接到了哥哥,這是啥事兒?!

更要命的是,墨文博不配合墨文哥,從車裡出來了,還向著墨文走過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