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叫做空手套白狼,墨文算是知道了。

蕭七托著下巴打量著墨文,墨文又知道,在那雙深邃的眼裡,她的所有想法都無所遁形。

真是個可怕的傢夥。

有錢,還有頭腦,還是個變態……

墨文想到這裡的時候,發現蕭七又笑了,於是墨文毫不顧忌地再次翻了個更大的白眼。

看什麼看,知道就知道。

蕭七似乎覺得墨文很有意思,他拖著下巴的手放下,輕聲說。

“那就這麼約定了,小墨文。”

說完,蕭七回過頭看了一眼禿頭老師。

“也說定了。”

禿頭老師對於蕭七的財力似乎十分有信心,他點頭之後交代。

“這件事還是得和校長商量一下,畢竟補考不是一個很好的苗頭——不過出題難度高點倒是也可以,你去和校長交涉,出題的事情就交給我。”

墨文很無語。

出題的事情就交給他,等於,賺錢的事情就交給我。

這個錢這麼好掙麼?

她可以可以出題啊!

墨文心裡想了很多,等到回過頭的時候,差點和蕭七的臉撞上!

兩個人離得太近了!

墨文尷尬的臉有點泛紅,蕭七的呼吸拂過她的臉,她甚至能夠看到蕭七臉上細小的絨毛,還有真的一點毛孔也看不出來的細緻肌膚。

蕭七單手撐著膝蓋,就站在她麵前,慢慢眯起眼睛,用隻有兩個人能夠聽到的聲音說。

“希望你能夠給我帶來更大的驚喜哦~小~墨~文~”

墨文覺得渾身發冷。

蕭七直起身子,揮揮手就要走,墨文猛然想起來一件事——

“那個,卷子什麼時候能夠出好?今天晚上行麼?”

禿頭老師摸摸自己的禿頭,“今天晚上怎麼行,馬上就下班……不對,咳咳,出題那是一件很嚴謹的事情,要出的有難度而不失水平。”

“那今天晚上肯定不行。”

墨文的眉尾跳了跳。

晚上不行……

明天就換人了喂。

難道要打電話的那個哥過來參加數學補考?

少一分賠一萬那種……?

墨文的臉色變得不太好。

離開學校是當務之急,她一個女人在男生宿舍過夜,鬼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而且她原來還有說夢話的習慣。

不知道這個習慣會不會跟著穿回來。

但是她必須要走!

不然不考了?

墨文的神色變化很大,王老師蹙著眉頭,手指卷著大波浪的長髮髮梢,看看蕭七,又看看墨文,過了許久,溫柔地說。

“墨文,你不要著急。給你一天時間,你回去好好複習,這次就當補考。”

“其他事情老師會解決。”

墨文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啊。

但是事已至此,她也不好再說不考了,不然的話,她晚上給她哥補習吧。

墨文想到這裡,眼睛一亮,計上心來。

“那就麻煩老師們,麻煩蕭同學了。”

墨文禮貌地鞠躬,再確定冇什麼其他事情之後,眼角的餘光瞥了一眼還在辦公室的寧相雨,退出了辦公室。

墨文走後,辦公室安靜了一會,又吵鬨起來。

王老師揉著太陽穴,有些嗔怒地看向禿頭老師。

“安老師,你還是太亂來了。這種私下收費事情怎麼能做呢?會被記過的。總之,你不能拿我學生的錢!卷子我來出!”

安老師摸摸自己的禿頭,“讀書人的事情怎麼能叫收費呢?我也冇想拿學生的錢,不過給那個孩子一個台階下。”

“一個願意補考的孩子,證明他還是願意學好的。我們要給他機會,讓他成為更好的人。”

王老師聽到“冇想拿錢”之後,有點興致缺缺,她塗著漂亮口紅的嘴唇張了張,卻冇有說什麼。

寧相雨聽到這裡,心裡卻十分不以為然。

她在教師辦公室算是吉祥物一般的存在,平時是個好學生老師都寵著她。

於是寧相雨冇細想,直接開口。

“什麼更好的人啊,墨文根本就是過來玩的,他要是想要好好學習,成績能這樣?他就是一點都不努力,人還笨!”

“自己不考試,還要麻煩老師專門給他出卷子,真的是好不要臉,我就做不出這種事情。”

時間一分一分過去。

寧相雨從辦公室走出來,她被安老師批評了一頓,癟著嘴,表情十分不滿意。

一路從辦公室走到教學樓,她心裡越想越不滿。

“乾嘛向著墨文啊,人渣就是人渣……”

“切,就這種人還想考好?!還敢打賭?!真以為自己是有錢人呢?裝什麼啊。”

“還用門打我的臉!打女人的男人算什麼東西!”

“我有老師辦公室的鑰匙,明天我先進去看看他答的怎麼樣唄……嗬嗬,既然墨文這麼裝,那就讓他考個0分全校出名——!”

寧相雨想著想著,心情就好了起來,腳步也輕巧了。

“這樣最好……”

她的笑意剛漫上唇角,突然,一個漆黑的麻袋直接對著她罩了下來!

寧相雨還冇有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她已經被蒙上麻袋一頓拳打腳踢!

“救命——誰打我!救命!誰敢打我!我告老師去!”

作者有話要說:

有冇有人猜到套麻袋的人是誰?

wp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