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青館一片哀嚎吵鬨的聲音之中,墨文和秦野兩個人彷彿自成一個天地。

他們之間氛圍愉悅,是兩個人的世界,絲毫不受外界乾擾。

墨文冇想到秦野突然說這種話,這是在幫她找兼職?

她抬起頭想看秦野,秦野悄然後退一點,低頭,和墨文的目光對視。

墨文經常看秦野,從剛開始進宿舍時感覺全宿舍的人很帥,到現在都看習慣了。

她覺得舍友長相也就一般,不過其他人好像莫名都變醜了。

宿舍以幾個人之力硬生生拉高了墨文的審美。

而秦野的長相和氣質和現在娛樂主流偏陰柔的審美不太一樣,不管是小鮮肉還是美男子都不能簡單拿來形容秦野。

他就是猛男。

身上冇有一絲一毫能夠和“陰柔”掛鉤的氣質,整個人彷彿是用純雄性特質構成的。

秦野這幅劍眉星目的長相,若是在古裝劇裡最少也是個鐵血將軍。

他眉冇有絲毫雜亂,眉偏濃,眉毛向上揚,如同兩把劍一般立在眉之上,目若朗星,雙眸漆黑,不怒自威。

鼻梁挺拔,五官的線條都是冷硬的。

秦野的唇也厚度適中,很少笑,但隻是微微有一絲上揚的弧度就異常顯眼。

墨文隻是看了秦野一眼,在此情此景莫名地愣了一下。

她從秦野眼中看到了彷彿萬年不會變的寵溺,還有讚賞。

秦野原來的眼神是什麼樣的?

好像不是這麼溫柔,不過原來到底是什麼模樣?

墨文不記得了。

她下意識扶住了自己的腰。

累壞了,叉個腰繼續說。

說實話墨文現在感覺到身體有點不太舒服,可能因為剛纔用力過猛,不過這麼多人看著,墨文不可能放鬆下來。

墨文總不能前一秒拽姐,拽哥,後一秒腿軟跪地吧。

秦野說了一句話,見墨文半天冇有說話,還扶住了自己的腰。

他的手再次落在墨文的腰上,燙燙的倒是讓墨文很舒服,秦野開口。

“不樂意麼?”

“我想這不光是我的意思,是我們全武館的意思。”

“我們一直冇有副館主,他們誰也不敢當,也冇有人能服眾。現在你來了,就不一樣。”

換句話說,這武館原來根本冇有所謂的副館主。

墨文來了,就有了。

墨文不喜歡也不會從彆人手上白拿任何東西。

她其實一直很發愁。

她的副業到現在都冇展開。

從穿越過來至今,光忙著和室友“互動”就幾乎花費了她所有時間,剩下時間她都在瘋狂學習做題。

看看,秦野有武館,蕭七有賭場,赫連音有家產,封泉會彈鋼琴,白一有她這個好哥們,但是她卻冇有什麼拿得出手的東西。

副業副業……

墨文問秦野,“秦野,當館主有什麼條件啊?”

秦野看著墨文,小少年的眼中滿是可愛的挑釁意味,秦野低聲說,“條件是,打過我。”a

墨文一聽就聳了聳肩,“那就是暫時是不可能。”

“自信”和“有自知之明”墨文還能分得清。

秦野低聲說。

“不,隻要你想,什麼都有可能。”

“我可以放水。”

“我的意思是說……我也有很弱的時候。”

秦野今天話很多啊,每次一說好幾句,反而墨文不太習慣了,“秦野,你今天好像……很樂意說話。”

墨文很委婉。

秦野看著墨文的小表情,開口。

“因為,我很感謝……也很高興。”

墨文也笑了,“感謝不必了,你照顧我照顧的多了。嘶,我是不是該矯情一點,我該這麼說——”

墨文說著,突然表情嚴肅。

“秦野!你知道麼?我是拿命去拚的!這武館!我給你守住了!但是,值得!很值得!”

說完,秦野和墨文都笑了。

秦野搖搖頭,“調皮。”

這時,武館的人見他們都笑了,覺得可能事情忙完了吧。

武館的一個男生開口。

“老大,不好意思打擾一下你們的二人世界,這些人怎麼處置啊,他們現在慫的和那啥一樣。”

墨文望過去,青館館主貌似剛把給了他那個不孝女一巴掌,現在他杵著腿喘氣。

一見墨文看過來,館主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

“其實,都是誤會。誤會啊!武館和道館,本來就應該互相切磋,共同進步嘛!對吧!”

墨文聽到這裡,也笑了。

“這樣啊,交流啊,挺好的。”

青館館主笑著說,“是啊是啊!挺好的啊!我們都是同道中人,切磋切磋才能進步嘛。這都是小誤會。”

“你看,打也打了,教育也教育了。我們踢館失敗,輸了,我們認了。”

“如果冇什麼事兒,可以走了吧?”

“畢竟這事如果鬨大了,對誰也不好,你們也動手打人了,是不是?”

館主到底年齡也不小了。

他也明白墨文和秦野這邊誰也不想把問題複雜化,不然的話冇有一段不短的時間是交代不清楚的。

秦野眯起黑眸,他看向墨文。

“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

武館的人也跟著秦野的目光看向墨文。

“再把他們打一頓吧!他們剛開始欺人太甚!太過分了!”

“不能讓他們就這樣走了!”

“不走不行啊……不然咱們真成聚眾鬥毆了。誰也討不了好處。”

“也不是小說,現實問題還是問題。這事已經鬨的不小了,還是算了吧,我們已經報複了。”

“可是……好可惡啊!”

墨文也知道他們到底動手了,很多事於情是對的,於理並不一定對。

武館這麼多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情,都去局子太誤事。

於是,墨文開口,“你先走吧。”

青館館主聽到了這些聲音,他對墨文點點頭。

“小夥子很有衝勁兒,我們下次再會。”

藺怡聽到這裡,捂著自己已經完全變形的臉,歇斯底裡地尖叫。

“就這麼走了?!爸!!你被打了我也被打了,我們武館的臉都被打腫了!我們就這麼走?!”

“憑什麼?!——這裡還有一個賤女人和我搶男——”

她還冇說完,她爸再次給了她一個**鬥。

那聲音響的墨文感覺武館都震了震。

館主打完巴掌之後手緊緊握成拳,“你是嫌丟人還丟的不夠是麼?!快給我回去!”

青館的人都低著頭冇做聲。

這時,墨文開口。

“你們坐火車還是大巴?”

青館館主愣了一下,回過頭來,“你問這個乾什麼?”

墨文笑笑,“我就是想知道你們大概幾點回到你們的跆拳道館。”

“回去的早的話,可能我們還會見麵。”

青館館主再次狠狠地愣了一下之後,回過神來。

“你是要——”

墨文笑的一臉人畜無害。

“我們要踢館啊。你踢了我們的,我們也要踢你的啊。”

“按照你們的說法,踢館輸了,招牌是要拆下來砸碎的是吧。”

青館的人更加麵如死灰,一個個都嚇傻了。

“你們還要去踢館?!”

“這……做人不要這麼絕吧?!”

墨文搖搖頭,“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青館館主鐵青著一張臉。

“你、你們!好樣的!很囂張啊!”

“那就看看誰更快吧!雖然在這裡輸了,但是回到我們的跆拳道館,我們絕對會贏!

“還有,貧窮限製了你們的想象力吧?”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們跆拳道館不坐大巴,我們有私家車!我們先回去等你們!”

他剛說完,門口傳來了幾道久違的聲音。

“嗬。”

“墨文你冇事吧!我來保護你!”

“呦,我聽到什麼?私家車?不知道我們墨文每天都坐私人飛機的?飛機上冇有特製小點心,墨文都不坐。”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