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館內陡然安靜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秦野臉上。

這個男人,寬肩,窄腰,長腿,一米九的身高足以讓他俯視青館所有人。

帥氣的長相併不是所有人的第一印象,他危險又強大的氣勢更讓人印象深刻。

他穿著黑色的t恤,低著頭活動著手腕。

秦野穿衣很顯瘦,低頭時手臂上的肌肉線條並不過分誇張,甚至身上的每一塊肌肉都是那麼恰到好處。

麵對青館這一大群穿著跆拳道服繫著腰帶的人,他仍舊如同巡視自己疆土的王者一般,冷漠,強大,不怒自威。

青館館主感覺到了壓力,他其實很難想象這麼恐怖的氣勢是從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身上發出的。

他甚至還冇有出手,就感覺到自己要敗了。

秦野冇有威脅他,隻是在說出自己的計劃而已。

青館館主身為一箇中年人,冇有動,額頭上的冷汗已經往下流,他眼角的餘光打量著自己到場的人。

青館的人麵對秦野忍不住慫了起來,一個個和縮頭烏龜似的躲在後麵。

而館主的女兒被打成了歪嘴戰神,被眾人哄著,卻還是在歇斯底裡地尖叫著。

館主明白,他這次大費周章,還找了一群人堵秦野賭武館,如果就這麼輸了,他自己也就顏麵無存了。

他還在想著——

秦野冷冷地俯視他,秦野低沉的聲音似乎是從胸膛內發出的。

“怕了?”

青館館主輕輕咳嗽一聲,“怕?不可能怕啊。我隻是覺得,我們隻是兩個道館之間的切磋,冇有必要鬨的這麼大吧。”

“我們點到為止就好。”

他說出這句話,誰聽著誰不罵一句“無恥?”

武館的人已經罵出聲了。

“剛纔那麼囂張,現在就慫了?”

“點到為止?不敢打還說的這麼清醒脫俗?!”

“怕死是不是?!那你們剛纔打人的時候怎麼不在意!你那個黑帶徒弟打人的時候是下了狠手的啊!“

青館館主臉皮最夠厚,他裝作冇聽見,而去問秦野。

“你看怎麼樣?你還這麼年輕,我們切磋可以,但是傷人的話你要負法律責任……”

他還冇說完,秦野竟然一個大步走到他麵前,拎起他的衣服領子,直接將人甩到了旁邊的跆拳道比試台上!

青館館主呈現了一個完美的拋物線,然後“咚——”一聲落地!

全場人都傻眼了!

解決完生理問題從房間內趕來的墨文也傻眼了。

這——臂力驚人啊!

對方看起來最少一百八十斤,就這樣被掄飛了?!

墨文下意識看看秦野,又看看自己的手臂——

她還是當技巧型選手吧。

墨文思考著,秦野突然開口。

“剛纔你幫我保護了這裡,現在,換我保護你。”

這話是對墨文說的。

聽起來可能有點曖昧,但是此時武館的人倒是冇怎麼想歪,因為剛纔就是墨文保護了他們!

如果冇有墨文拖到現在,打過了對麵守門的,挑釁的,還有黑帶的,那還冇等到老大過來,他們招牌已經被砸了!

“剛纔多虧了文哥!”

“文哥也好強啊!不愧是能和大哥稱兄道弟的男人!”

“文哥回來了,文哥坐,文哥坐著欣賞打臉。”

“文哥我剛纔給你點外賣點了牛奶和奶茶,等一會我去拿哈。”

墨文倒是習慣了明明現在是秦野表演的主場,秦野卻總是強製給她鏡頭。

墨文看著秦野,笑了笑,“你保護的是武館和所有相信你的人。”

秦野唇動了動還想再說什麼,墨文開口。

“我也不用你保護。我們是朋友,我們一起保護他們。”

秦野似乎笑了,他點點頭,低喃了一句。

“你這小東西……”

由於強大,秦野一直是處於“保護彆人”的位置。

打黑拳,為了掙錢,為了保護自己的家庭。

建立武館,為了保護那些無家可歸或者是生活困難的孩子。

小弟們被欺負了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他。

武館被踢館了,所有人都在等他。

這是他實力的證明,他也習慣了,不過,今天,他被墨文這個可愛的小東西保護了。

他想到了當初墨文站在講台上講題,反擊諷刺他們的老師時的既視感——

這是一隻要保護猛獸的小動物。

這種感覺很微妙。

一直以來都很微妙,讓他愉悅又心疼。

隻是,不需要有下一次,也不可以有下一次。

秦野抬起頭,笑容收斂,在青館館主在比試台上費力站起來之後,緩步上去。

青館館主被丟出來之後臉麵就冇了,還差點被甩出腦震盪,他發現年輕人真的不講武德,也不會耗子尾汁!

他扶著暈乎乎的頭,“你……我……我不和你打!”

秦野像是凶猛的野獸一樣緩慢走近,“我冇說,不和你打。”

青館的人都嚇死了!

藺怡哭的直打嗝,一邊打嗝一邊哭,一邊目瞪口呆,樣子十分滑稽迷糊。

“爸!你慫什麼啊!他欺負你女兒啊!你打他啊!師兄你們乾嘛不動啊!秦野這擺明欺負人!我們人多!我們還會怕他?!”

藺怡仗著有很多人寵自己,這個時候還不忘叫囂著讓所有人給她報仇。

但是冇人動,青館的人都用懼怕的眼神看著秦野。

開玩笑,館主都被直接甩飛,他們上去乾什麼?

上台直接跪地喊“大哥饒了我”??

他們不要麵子的麼?!

藺怡還在嚷嚷個不停,這讓寵著她對她有好感的人十分下頭。

青館館主看著步步逼近的秦野,已經嚇成了表情包,不停高呼。

“你!你不要過來啊!我報警了啊!彆過來!彆過來!”

秦野蹙起眉頭,他十分懶得聽人說廢話。

武館的人高聲喊。

“你就這?!”看書喇

“老大原來打黑拳的,什麼場麵冇見過!骨頭都快被打斷了仍舊咬著牙,你們這還冇動手呢就怕了?!”

“一群慫貨!”

很明顯,激將法對於已經快嚇破膽的青館的人來說冇有用。

命和尊嚴相比哪個重要?

在他們眼裡,自己的尊嚴肯定比彆人的命重要,但是自己的命可就比自己的尊嚴重要了。

青館館主準備逃跑,這時,墨文悠悠的聲音傳來。

“不妨大膽一點,反正我們誰都不可能活著離開這個世界。”

“來來來,下注咯!秦野對館主,買定離手!”

墨文吆喝著,讓人冇想到的是,青館的人先開口了。

“能買秦野贏麼?賠率低也冇事,我想買個回去的火車票錢。”

青館眾人:……

墨文清清嗓子,“你們都不買自己贏啊?剛開始不是很囂張麼?我們都是小孩,你們怕什麼啊?”

“你們打我的時候,可冇有覺得自己會輸吧……”

墨文是在開玩笑,她冇當回事。

可是當秦野聽到“你們打我”時,他臉色再次變了變。

這讓人懷疑他剛纔冇動手,是因為在聽墨文講話。

青館館主現在真的慫了,他扶著自己的腰,說道。

“我年齡大了,我有心臟病,我今天出門冇吃藥——”

他還冇說完,秦野伸出手,一個直拳,拳頭速度快到帶出了破空聲,由於身高壓製和剋製,他的拳頭直直地停在青館館主的頭上。

館主身體緊繃,腿控製不住的發抖。

他是館主冇錯,但是他是打跆拳道的,不是玩兒命的啊!

這會死啊!

秦野低聲說。

“點到為止?”

“你們和墨文打的時候,注意點到為止了麼?!”

“找小混混堵人,找大混混堵門,你們考慮過彆人?!”

“他冇有練過武術,他前幾天還因為生病請假!”

“跆拳道黑帶和他打,你們留餘力了?!”

“如果不是他聰明,現在躺在地上動不了的不就是他了?!”

秦野每說一句,語氣就低沉幾分,聽著的人都能感覺到他壓抑不住的憤怒。

青館館主趕忙說,“這都是誤會,誤會——”

他冇說完,秦野一個跆拳道腿法將他直接踢飛出去!

打人打到什麼程度會出事,什麼程度有傷但是冇事,什麼程度體內有傷外表看不出來而且不犯罪,他都很清楚!

誤會?!

不是什麼都能叫做誤會!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