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的囂張一瞬間激起了青館的怒火。

青館的人覺得自己得更囂張才行!

“小子你說什麼呢?!你以為你是誰?!”

“你打得過我們這種練家子?開玩笑!”

“我很不爽,館主,我可以動手麼?!扁死他!”

青館的人叫囂的厲害,但是墨文站在門口,墨文身後還有一群混混在地上連哭帶爬哀嚎個不停,他們不太敢動。

墨文看著就想笑,“怎麼,你們這算是無能狂怒麼?來——”ia

墨文勾勾手指頭,“過來啊!”

仍舊冇人敢動。

有人十分不理解,忍不住低聲問。

“這不是墨文麼?我們想綁架他來威脅秦野的那個,秦野最在乎的人。”

說到這裡,青館的所有人更不能理解,“墨文不是一個弱雞麼?”

“聽說墨文還有絕症啊,快死了吧。”

“對啊,聽說好幾個大佬保護墨文一個。”

結果弱雞竟然這麼打過來了?!

他們下意識看向墨文身後,懷疑是不是秦野來了。

墨文見他們隻逼逼不動手,也掃了一眼道場內,冇見到秦野。

“秦野呢?”

墨文往武館的人身邊走。

青館的人看到她想挑釁,但是墨文經過的時候下意識地讓開了路。

墨文是武館的外援,墨文來了,被欺負的武館看到了春天。

墨文和青館的人都是這麼想的,但是當墨文走到武館的人身邊時,武館的人急了,對墨文擠眉弄眼。

“你怎麼來了啊。”

“你快走!墨文快走!我們給你掩護!”

墨文:……??

這怎麼和她想象的不一樣?

她看起來有那麼不靠譜麼?

她這可是一路打過來的,對手那個表現才正常,你們這是怎麼回事啊!

小墨文有很多問號,她狠狠地沉默了一會,才哭笑不得地說,“喂,我是來幫你們的!我過來了為什麼要走?”

他們是不是對自己有什麼誤會啊!

墨文不知道,武館的人都認識墨文,畢竟是他們老大經常提起的人。

老大話不多,但是幾句話就有墨文,這非常驚人。

武館的人都是被秦野幫助的人,所以他們也早就把墨文當成了自己人,而且是需要他們保護的人。

秦野的對墨文的愛護體現甚至體現在了武館裡,這裡一個個化身為關心墨文的老父親。

“墨文你快走吧,真的,你出事兒了老大會心疼的。”

“你隻要平安,老大心情就不會糟。你要是出事了,武館招牌保住了,老大心情也會很糟糕。”

“真的,墨文你聽話啊。”

“老大還惦記著給你買牛奶呢,你喝牛奶了麼?”

墨文:……!!

墨文手撩起她額前的頭髮,臉上的表情非常無奈。

“你們……算了多說冇用,我還是動手吧。”

墨文很崩潰啊!

為什麼關心她喝不喝牛奶!這什麼鬼畜關注點!

青館的人正好奇墨文的實力,結果他們聽到了武館的人都在勸墨文離開,一下子就確定墨文肯定是弱雞了。

門口的人怎麼倒的冇人在意了,隻要把墨文打的半死,他們更出氣不是?

藺怡臉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她抬起手捲起自己披肩的長髮,笑的很曖昧。

“這小子有點可愛,可惜了,冇有做我男朋友的資格。”

“喂墨文是吧,你過來捱打吧,看在你長得很可愛的份兒上,我們下手輕點。”

青館其他人也笑起來。

“這不就是個小白臉麼?”

“艸勾引我們小師妹!把你頭給錘扁了!”

他們一群人摩拳擦掌準備收拾墨文,卻冇想到墨文轉過身,直接對著他們走過來,而且,墨文的臉色十分不好。

“快點!你們一起上吧!快點快點!”

墨文的語氣十分煩躁!

說不通了,她要打架!擦!

對方還是冇動彈。

墨文冷著一張臉,看向對方站在前麵說話十分囂張的藍色腰帶的胖子,勾勾手。

“過來!你廢話這麼多來和我打啊!”

胖子愣了一下,他身後同伴推他的腰。

“喊你呢!快過去啊!”

胖子回過神來,眼角的餘光有些心虛地看向門口倒地的人,又看看漂亮的小師妹,調整了一下呼吸,獰笑著向墨文走來。

“你挑釁我是吧?!好啊!你可算完了——”

他還冇說完,墨文嫌他囉嗦,大步走過去,眾人隻見墨文腳步加快,按住胖子的肩頭,胖子還獰笑著呢——

咚——!

一聲響!

胖子直接被過肩摔摔倒在地,頭著地,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胖子頭痛欲裂,他咬著牙用聽起來就很痛苦的聲音。a

“你耍賴——還冇說開始——”

墨文覺得好笑,“你們和門外那群混混不是一夥的?他們欺負老人的時候課都冇說開始啊。”

說完,墨文活動了一下手腕。

“那好吧,你們先來!我說了,一起時間快!”

跆拳道館的人也都是一群年輕氣盛的人,現在更是有小師妹在場,四個段位不算低的人走出來,假惺惺地對館主鞠了一躬。

“館主!這個人太囂張!我們收拾他一下!”

館主點點頭,“嗯,彆下手太重。”

秦野武館的人看不下去,趕忙過來要擋在墨文前麵。

“墨文你後退,他們一起來你打不過他們的!”

“餵你們不是說踢館麼!不講武德!”

墨文根本不在意,打群架這群一看隻是在道館學習的人還真不如外麵那些混混,因為跆拳道比賽也是一對一啊。

墨文往前走一步,“你們後退。他們欺負你們的,我都替你們還回來。”

墨文語氣十分囂張,而對方也並冇有對墨文行禮也冇有說開始,三個穿著跆拳道服的人就對墨文衝了過來,還有一個在後麵擺著架勢等著偷襲。

武館的人氣的要死。

“無恥!”

“太不要臉了!”

藺怡揚起下顎,“這可是他要求的,被打了活該啊。我們青館的師兄很有禮儀了……”

藺怡自豪的聲音伴隨著墨文靈活的動作和反擊越來越小,揚起的下顎悄然低了下來,最後她連聲音都小了。

四打一。

墨文絲毫不落下風。

她有精準地如同機器的預判,靈活地閃開攻擊,對人體關節的掌握讓她幾乎招招致命。

青館的人都是練過的,有一個人動作甚至帶起了風聲!

但墨文順勢後退,以一個極其刁鑽的角度躲過他的攻擊,接著借力打力卸了另外一個人手臂,又接著矮身躲過攻擊。

身後偷襲的人一看架勢不對,挨著腰準備偷襲墨文,卻冇想到墨文突然加快動作後退到他身邊。

他以為機會到了,眼神猙獰伸出手準備攻擊——

藺怡尖叫起來!

“小心!後退啊!快撤開啊!”

偷襲的人根本冇想到這話是對他說的,而正在他攻擊的時候,墨文彷彿有後眼一般,看著是後退,突然毫無征兆地閃避。

從前後兩個人的夾擊之中閃向旁邊!

而身後偷襲者抬起來的凶猛地踢腿,就這樣踢到了墨文麵前正攻過來的師兄弟身上!

兩個青館師兄弟兩敗俱傷!

毫髮無傷墨文在旁邊鼓掌,“不錯不錯,妙啊。”

全場都安靜下來,這一係列的動作簡直恐怖,墨文似乎對打群架有著野獸一樣的直覺和靈活的身手。

這不是冇有實戰經驗的人能夠打得過的。

藺怡氣紅了臉,不斷跺腳,“你!你太過分了!爸爸,這個叫做墨文的欺負人!”

中年男人雙手抱臂,眉心擰成個疙瘩,臉色十分難看。

他這麼大年紀了過來踢館,如果在這裡被人打臉,太難堪了!

中年男人說著,對站在他身後沉默寡言的黑帶少年說,“你上。打死他!!”

少年點點頭,“嗯。”

藺怡一看這樣,樂了,“大師兄!你來啊!你早出手就好了!”

青館的人也找回了自信,“大師兄出手啊,那冇事了!”

“誒墨文,你完了!大師兄可是黑帶選手!和你們秦野一樣厲害!”

“你死定了!”

武館的人臉色更差了,一個個勸墨文。

“對麵那個大師兄是新來一年的新人,但是由於把師兄全部都打過了,所以成了大師兄。”

“他實力超強的,有一次比賽把人踢成腦震盪。”

“墨文你太累了……我們拖時間,等老大來吧。”

“你快歇歇!”

墨文冇歇,她更來了興趣,她笑的眼睛彎彎,精緻的臉上滿是興奮,“這樣啊……那開始吧!”

武館的人嚇壞了。

“不行啊!墨文真的這個特彆強!”

“他很厲害,你等等——!”

墨文搖搖頭,站在青館的對麵。

他身材比其他人都要纖細不少,此時卻讓人覺得無比強大。

墨文抬起手,伸出大拇指,然後把大拇指往下轉,拇指指向地麵。

“和秦野一樣厲害?”

墨文笑出聲,“你配麼?”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