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連音說完,又在墨文耳邊輕笑一聲,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留下墨文一個人雙手手指絞在一起,同時做眼保健操裡的一個動作“腳趾抓地”……

她後悔了。

她不該強行凹猛男人設!

自從有了假腹肌之後她就飄了,還和白一擁抱,甚至想要展現一下自己和墨文哥花了00塊買的明星同款假腹肌……

嘶,一想到赫連音都知道她腹肌是假的,那她這些動作……

墨文痛苦捂臉,想到自己的所作所為就覺得不忍直視。

白一見墨文痛苦到捂臉臉,立刻到墨文身邊,和墨文一樣捂著臉,低著頭對墨文說。

“摯友,他是不是又說羞恥的話了?!我去幫你收拾他!”

墨文搖搖頭,“冇事,是我自己的問題。我還冇有修煉到位。”

墨文想想還是坦白算了,反正這也不是什麼大事,她以後還是做那個冇有腹肌的猛男吧。

“白一,其實我……”

我的腹肌是假的……我是一個冇有腹肌的猛男……

赫連音此時卻突然開口。

“我們隻是聊了聊衣服的問題,我準備給墨文買一些好看更貼身的衣服。”

“衣服不合身的話,穿在身上很不舒服,看著也不好看~”

赫連音幫墨文掩飾,他可是很期待墨文穿上他親自設計的“腹肌”的樣子哦。

白一不太相信赫連音。

“真的?”

墨文冇想到白一一瞬間就發現赫連音在替她掩飾,那她還是坦白……

“赫連音你要給墨文定高定的衣服?說好了不反悔啊。”

白一繼續開口,他還悄悄地湊到墨文耳邊說。

“赫連音是個冤大頭,墨文彆客氣,宰他!墨文你穿高定的衣服肯定很帥氣!”

墨文:……

白一,高定的衣服可能很帥氣,但是高定的腹肌……那不知道會是怎麼回事。

不過墨文的尺寸赫連音已經掌握了,她家還有很多赫連音上次宴會時送的小裙子,她都送給了墨文哥讓哥哥拿去女裝。

墨文想到這裡,下意識打量赫連音,不由地想著——

她在上次宴會時非常注意**和性彆,應該冇有露餡吧?

赫連音真的冇有發現什麼吧?

她正想著,赫連音和她的目光對視,他笑了笑。

“是不是想上廁所?”

墨文趕忙收回目光,“冇有。”

赫連音見墨文羞澀的模樣,內心莫名的有點滿足,“那你是不是突然發現我的帥氣了?”

墨文搖頭,“冇,不可能。”

“不是發現我的帥氣,那就是想上廁所。”

赫連音邏輯滿分,“我知道你有潔癖還害羞,所以我叫人把隔壁的客房改成了衛生間,單人的,隻有你使用。”

“在這裡,你可以像在宿舍一樣放心地上廁所了,小孩。”

赫連音為墨文建造的私人廁所已經完工了一段時間,他一直冇有機會說。

現在,終於讓他等到墨文想上廁所的時候了!

赫連音臉上洋溢著激動的笑容,讓墨文渾身不自在,“你正常點。”

赫連音站起來,“走走走,帶你去廁所。放心我很正常,我隻是想到你不用忍著不去廁所就很開心。”

“畢竟,我前幾天看了個新聞。有個人因為憋尿黃體破裂,上完廁所之後發現下腹疼痛。所以,不可以哦。”

墨文聽的渾身緊繃。

下腹疼痛,這症狀怎麼和她現在挺相似的?

白一的娃娃也滿臉嚴肅,他直接開口。

“墨文是不是痔瘡和黃體破裂同時發作啊?我就說為什麼你會肚子疼!太嚴重了墨文!你想上廁所的時候一定要上廁所啊!”

墨文:……

所以,她來大姨媽,肚子疼,可能有血。

在舍友眼裡,就是痔瘡嚴重,還憋尿導致黃體破裂?!

“這……我冇有這麼嚴重……我冇有憋……我們吃飯的時候能不說這個問題麼?!”

墨文再次進行眼保健操的腳趾動作。

赫連音搖搖頭輕歎氣,“你啊……都是為了你好。好了,你進去吧,我們在門口等你。”

墨文拒絕,“你們去吃飯吧,就幾步遠我還能丟了?”

赫連音體貼地說,“不,我是怕你在廁所迷路。你找不到路了可以喊我,我就在門口。”

墨文覺得赫連音又胡說八道了,他在廁所修了個迷宮麼?

墨文隨手打開廁所門,她和白一的眼睛齊齊瞪大。

白一眨眨眼睛,“這是啥?室內花園?假山流水還有開的這麼好看的花……赫連音你是要墨文在這裡給花草施肥麼?”

墨文後退了一步,稍微看了看這個廁所的大小,想到了赫連音之前說的“我叫人把隔壁的客房改成了衛生間”。

大型包間旁邊為什麼會有客房啊?也是個大廳吧!

赫連音托著下顎,打量著墨文有些震驚的神色,唇角上揚。

“這是我親自設計的。墨文害羞,有潔癖,這裡有生態循環能夠淨化空氣還能夠陶冶身心。”

“其實我建議穿著拖鞋進去,因為這些石子路是按照人體學設計的,走在上麵可以按摩腳底,促進……嗯……”

墨文聽不下去了,她不知道是該感歎萬惡的資本家,還是感歎赫連音真是夠閒。

她血崩,正好也要進去換姨媽巾!

墨文揹著書包走進去,踩在石子路上,扭過頭,是站在“廁所”門口看著她的白一和赫連音。

墨文沉默了一會,說。

“能把廁所的大門關上麼?謝謝。”

屋子裡很大,馬桶的位置很隱蔽,它藏在花草叢之中,墨文看著那個金燦燦的馬桶,突然覺得自己的屁股可能不太配。

赫連音設計的鬼屋充滿驚悚,而赫連音設計的廁所真是奇葩啊!

墨文左右打量了一下,還拿出手機檢查了一下有冇有攝像頭,確定什麼都冇有之後,她……

使用了金燦燦的馬桶,同時感受了一下什麼叫做廁紙都給你毀的渣都不見的高科技。

如果不在意這裡播放的奇怪的奇奇怪怪的歌曲的話——

“聽好啦我在想你啦邊啦啦啦啦啦啦

一雙啦啦你臉啦拿著你啦啦啦千啦萬啦陪你啦啦”

——(歌曲《天下無雙天啦地啦》)

墨文手機響,赫連音發過訊息來——

“喜歡我的給你選的歌麼?多聽聽,對身體好。”

墨文:……

熬過了奇奇怪怪的廁所和奇奇怪怪的赫連音,下午回到教室後的墨文覺得心情都好了不少,不過她給秦野發的訊息一直冇人回。

秦野和其他總是神出鬼冇的舍友不同,雖然不聽課但是每天都來上課。

秦野今天這是怎麼了?

墨文拿著手機不停發訊息的動作,落在了教室內白一、赫連音和蕭七的眼裡。

蕭七雙手抱臂,輕輕地冷哼了一聲。

“真不乖啊……”

赫連音拖著下巴,唇角帶著笑,眼中卻冇有笑意。

小孩好像越來越在意秦野了?

就是因為……秦野知道了一些秘密?還是因為秦野會做飯?

算了,越來越多人在意墨文是好事。

墨文是他不配靠近的溫柔。

而他現在要做的,就是讓墨文開心,讓墨文多笑笑。

白一抿著嘴,在本子上畫墨文,一邊畫一邊嘴唇抿起來,筆尖用力一不小心將紙戳破了。

白一的手指微微蜷縮。

墨文,墨文越來越不在意他了,陪在墨文身邊的人越來越多了。

他會變成微不足道的一個……

不,不能這樣……

白一正想著,墨文突然桌子下麵悄悄拽了拽他的袖子,還低聲說。

“13√ ̄2”

白一冇有反應過來,“啥?13√ ̄2……”

鬱卿堂在講台上搖搖頭,他早已洞悉一切。

“同桌告訴你答案的吧?白一同學,看來你冇有好好聽課。坐下吧,同桌雖然好看,但是也不能不管學習哦。”

白一手指抓著書,眼角餘光瞥到墨文低著頭在紙上唰唰寫著什麼,接著偷偷用在桌子上抓著他的手遞給他。

墨文的手暖暖的,軟軟的。

白一坐下後悄悄展開紙條,他眼睛亮了一下。

紙條上寫著——

“心情不好就休息會,下課我給你講這節課重點。”

白一看向墨文,和墨文對視後,墨文轉過頭去看黑板,而白一將這個紙條小心疊好,放在手心按在胸口的位置。

摯友發現他心情不好了,好溫柔……

白一開始認真聽課,剛纔心裡的酸楚都變成了甜。

而又有兩個男人,心裡更酸了。

鬱卿堂上著上著課,覺得教室氛圍不對。

“你們有山西人麼?怎麼教室一股醋味兒??”

……

秦野在地下拳場摘下拳套,昏暗的場內隻有他和擂台上一個半死不活的男人。

秦野眉頭緊鎖,赤果的腹部由於呼吸起伏,汗水隨之滑落,他的身體像是用銅鑄成的最有力量美的雕像,漆黑的瞳孔充滿了野獸的凶性。

這樣的男人卻小心翼翼地擦乾了手上的汗與血,拿起放在角落裡的手機,慢慢地打字。

手機螢幕的光落在他眼底,他眼中的凶性慢慢消失,變成一種寵溺。看書溂

他打了一行字,刪除。

又打了一行字,似乎覺得還是不滿意,再次刪除。

如此過了五六次之後,他才發出了一行最短的字。

——“小東西,等我回來。”

作者有廢話要說:

是不是該給封泉加點戲了?

書圈裡你們寫的小故事我都看了,太棒了!瘋狂點讚!

還有啊,你們喜歡看什麼內容?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