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的閃照,墨文又說自己是猛男,那照片難道是……腹肌?!

白一拿著手機的手微微顫抖,腦海中一時間閃過很多不可描述的東西……

軟軟的腰,白白的肌膚,人魚線……

墨文一向把自己裹得像個粽子,不過墨文女裝的時候看到了漂亮迷人的鎖骨,還有又細又白又直的腿……

白一想著想著,用力搖頭。

不!不能這樣!

墨文可是可愛的摯友啊,不可以澀澀!

不過既然是摯友,那互相深入瞭解一下也是應該的吧……

白一內心兩個小惡魔各執己見在他腦海裡做思想鬥爭的時候,赫連音出現在白一身邊,抬起手拍了拍白一的肩膀。

白一就和偷看那啥被髮現的小男生一樣下意識一個激靈,將頁麵劃走,等他回過頭看到站在他身邊的是赫連音時,白一的表情是這樣的——

tat

“乾啥?”

赫連音按著白一的肩頭,桃花眸中滿是不懷好意地笑。

“你也看了吧,是不是覺得特彆刺激?”wp

白一開口,“還……”

“彆說,我懂。你上次給墨文的紙條是不是刺激到他了?這次墨文纔會突然發這種照片。”

赫連音說著,感歎一句。

“當初墨文答應我女裝,結果我都冇有看到墨文的腹部啊……嘖嘖嘖,冇想到,我家小孩看起來那麼瘦弱,卻那麼有料啊。”

“白一你要加油了,不然你就是全宿舍最受了。”

赫連音說完,拍拍白一的肩頭,離開了,留下白一抓心抓肺的好奇。

赫連音背影還冇消失,白一迫不及待地點開閃圖——

白一:……

裡麵是一張表情包!!

一張墨文的學生照旁邊畫了個肩頭,肩頭後有兩個字——猛男!

白一心裡有點失落呢,拳頭也硬了呢。

“赫!連!音!”

不過有一說一,墨文的學生照和他本人不太像呢,原來的墨文好像不像現在愛笑。

所以,墨文也是因為遇到了他們才變得開心麼?

光是這麼想著,白一都會變得開心起來。

赫連音在餐廳門口,眼角的餘光打量到白一慾求不滿的神色,瑩潤的唇角笑意壞壞的。

“嘖嘖嘖,還肖想著我家小孩的腹肌?想得美啊。我們家小孩可是很保守的男人,怎麼可能會讓人看到腹肌呢?”

……

墨文在家休息了一天,她坐在沙發上看墨文哥的卷子,給墨文哥分析他知識點薄弱的地方。ia

墨文哥在廚房內忙活,冇過一會,他端著一碗加紅棗的紅糖水進客廳,“妹兒我看網上這個對身體好。我給你吹吹,你喝喝試試。”

墨文抬起頭,看到的就是墨文哥對著冒著白氣的碗鼓紅了臉吹氣的樣子。

墨文哥傻傻的,但是對妹妹的關心是真的。

墨文清楚她不是墨文哥的親妹妹,她也叫墨文而不叫墨尹,這也是人生的一大遺憾,但是她真的很感動,想要對墨文哥好。

於是墨文將手裡的卷子放下,她的臉色還有些蒼白,但是笑起來的模樣很明媚。

“哥你進步很大,你掌握不好的地方我幫你重點畫出來了,你把我給你圈出來的題都做了,成績最少再提高20分。”

墨文幫墨文哥分析卷子,她說著,又拿起桌子上的好幾套題,打開之後給墨文哥講了一下她製定的初步複習計劃。

這屬於一對一服務,要是請家教的話收費非常昂貴了。

墨文成績好前世打工家教冇少當,非常有經驗。

但墨文說了半天,發現墨文哥一句話冇說,她忍不住抬起頭,“哥?你先把碗放下,彆燙著自己的手。”

墨文哥愣了一下,將碗放下,他似乎有什麼心事,手放在膝蓋上,雙手交握。

“妹兒啊……其實有一件事我一直想和你說……”

墨文見墨文哥這個樣子,也嚴肅起來。

“嗯,說吧。”

墨文哥不會考試真的作弊了吧?

今天墨文哥都冇去學校,從昨天晚上回來一直在照顧她。

還是說,墨文哥的痔瘡其實真的很嚴重?!

痔瘡絕症不是墨文哥鬨著玩兒的?!

墨文越想表情越嚴肅,她表情越嚴肅墨文哥越糾結,墨文哥放在膝蓋上的手指幾乎擰在一起,他醞釀了很久纔開口。

“妹兒,你不是我原來的那個妹妹了吧?”

墨文:……

墨文心裡一個咯噔。

怎麼又露餡了?!

她最近是餃子麼,怎麼天天在露餡?!

墨文不李姐,很不李姐。

在秦野發現她不是原主之後,白一懷疑她是女的,現在她哥也發現了什麼??

就像這次考試是“墨文掉馬事件”的導火線一樣。

不過好在墨文最近也經常掉馬,有點習慣了,而且對於墨文哥來說,她也並冇有想去瞞什麼。

所以墨文的表情反而十分淡定,“為什麼這麼說?”

墨文哥深吸一口氣,為了今天這次談話,他也做了很久的準備。

因為……

“我說出來你可能不相信。我懷疑我親妹兒在我媽去世之後,身體裡換了個人。”

墨文哥擰著自己的手指,盯著墨文看,希冀、忐忑、擔憂和釋然結合在一起,讓他的表情很是複雜。

“我記事早,我妹兒小時候不是原來那個樣子……就是,隻知道花錢,追星,泡男人,也很不理解我父親辛苦,到處惹事的樣子。”

“媽媽去世之前,我和我妹關係還行,雖然我們總是搶東西互看不順眼。”

“不過我記得我如果不開心,她會悄悄地過來安慰我,還會把她喜歡的糖果藏起來送給我,哄我。”

“之後媽媽出車禍了,我妹哭的昏天黑地,直接暈了過去,高燒了兩天兩夜冇下去。”

墨文哥臉色黯淡下來。

“那個時候爸爸媽媽都在住院,親戚也不幫忙,你昏過去了之後除了護士,就是我在陪著你。但是那個時候太小了,我也隻知道哭。”

“等你退燒之後,人就變了,性格愛好和原來完全不一樣,甚至吃飯的口味也不同了。”

“醫生說是因為受了很大的刺激纔會這樣。”

“我和父親很愧疚,所以加倍的對墨尹好。我也將東西都讓給她,父親也儘自己所能保護她,但是墨尹還是越來越過分,就像個惡鬼一樣。”

墨文哥說到這裡,看著墨文,歪了歪頭,和墨文一樣的臉上露出了一個獨屬於哥哥的寵溺笑容。

“嗯……剛開始我冇有發現你和原來的墨尹一樣,但是過了這麼久,我發現你們完全是兩個人。”

“和原來一樣,有一天,性格就變了,愛好也變了,一切都變了。”

墨文哥說到這裡,突然仰起頭看向天,他眼眶泛紅,聲音低了下來。

“就像是……曾經會把糖果留給我的妹妹,又回來了,老頭又把你還回來了。”

“我知道這麼說很奇怪……我看了很多小說,我懷疑我妹妹是不是穿越了,去其他世界了……”

墨文一直冇做聲,她的心臟不受控製地跳的很快。

她也覺得穿越這種事很奇怪,很玄幻,但是冇想到可能還有這麼一出……

但是,她記事完,在她的記憶裡,在孤兒院裡她六七歲纔開始記事,也是因為這樣,所以她在孤兒院裡呆的時間比較長,被收養時年齡也不算特彆小了。

因為不記得,她也不知道墨文哥說的到底是真是假。

她冇有任何關於給墨文哥糖的記憶……

墨文哥注意到了自己妹的迷茫,不過她也冇有反駁自己,證明確實不是原來那個墨尹了。

墨文哥心裡很欣慰。

他愛自己的妹妹,龍鳳胎可能有一些特殊的感應吧,當他發現自己妹妹性格大變時,第一感覺就是“她回來哦了”。

墨文哥看著墨文,心緒萬千,不由地說。

“可能這就是一個哥哥的,一直埋在心裡很久的一個秘密……你就當個故事聽……”

“假如我想的故事是真的,那我也冇想到……”

墨文哥總結了一下語言。

“假如你真的是穿越的,你原來,是不是個男人??”

墨文:……?!!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