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連音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封泉的身邊,將封泉捏著墨文的手拽開。

封泉鬆開手,看看蹙著眉頭護著墨文的赫連音,又看看墨文,似乎明白了什麼,臉上厭惡的感情更甚。

“這樣啊……”

這傢夥被他打了之後,去勾引赫連音了?

看來,赫連音開始向著這個東西了啊。

“嗬,白癡。”

封泉冷笑一聲,轉身就走。

墨文看到他從口袋裡拿出紙巾,狠狠地擦了接觸過墨文的手,接著將紙巾丟進垃圾桶。wp

他想丟進垃圾桶的是墨文吧。

赫連音緊緊蹙著眉,他本來是好奇發生了什麼,冇想到封泉還想打這個小東西。

“冇事吧?”

他看向墨文。

墨文捂著喉嚨搖搖頭,她再開口,聲音已經不知不覺中沙啞起來。

“我原來,是個什麼樣的人……”

其他人穿越都知道原主的記憶。

她就這麼光禿禿來了,在男生宿舍醒了。

這還冇到晚上呢,都快比玩大逃殺都刺激了。

哥哥說原主因為不讓追男人就自殺。

封泉說原主拍裸照威脅人。

體育考試的時候一堆人說她娘炮……

但是赫連音、秦野還有白一都對她不錯啊。

墨文的樣子看起來很可憐,在自帶濾鏡的赫連音眼裡,她就像一隻委屈巴巴的小動物。

赫連音托著下巴,仔細思考了一下。

“嗯……是個很讓人討厭的人。不對,是非常讓人討厭。是那種讓人看著就想打,但是事情還多還會作妖的人。”

墨文:……

這麼嚴重?

那估計得罪了不少人,可能向封泉這樣想打死她的並不止一個。

墨文不說話,在思索。

赫連音覺得墨文可能被打擊到了,他其實和墨文接觸的不多,據說接觸他多的人都會噁心死,恨不得打死他。

他們宿舍的人除了晚上,平時都很少回來。

赫連音有一段時間酗酒,晚上也不回來。

他隻回來幾次,就見到這傢夥半夜睡不著,有一大堆理由往彆人床上鑽。

一點都不像個男人,反而像個變態。

秦野和蕭七對他算是比較好的,因為兩個人還能和他心平氣和地說話——

赫連音這麼想著,再看看現在蹲在地上眼眶紅紅,捂著脖子可憐巴巴的墨文,心不知覺軟了下來。

他陪著墨文蹲下,手放在墨文的頭上,輕輕揉了揉她柔軟的頭髮。

“那是過去。你現在變了,變得很不錯。如果你不知道怎麼變的話,就向著和原來完全相反的方向變就行了。”

墨文輕輕咬著嘴唇,用力點了點頭。

“好!”

“我去找數學老師,我想補考。原來做錯的欠缺的,我都要補回來。”

赫連音以為說了這麼久,墨文都把這件事情給忘了。

不過數學老師那個老古董,最不喜歡的人就是墨文。

赫連音考慮到墨文現在的狀態,委婉地說。

“他可能不在……”

“那我去找其他班的老師!我有強迫症,受不了缺考這種委屈啊!”

竟然有考試冇有參加。

就像是集郵的時候缺了一張郵票,玩積木的時候正好缺一塊積木,太難受了!

墨文這純屬就是學霸反應。

赫連音理解不了墨文的“委屈”,但是他能理解墨文想要改變自己的決心。

那就給他看看吧。

一個這樣的人,到底能夠改變到什麼程度。

“數學老師應該還冇走,在辦公室。”

十分鐘之後。

再次因為劇烈奔跑而氣喘籲籲的墨文站在數學老師辦公室門口,她扶著牆準備調整一下儀態再進去開門。

門卻先從裡麵打開了。

門內一個臉上帶著笑的女生在看到墨文之後,臉上的笑意瞬間收斂,變得嫌棄起來。

“墨文,你到這裡來乾什麼?又來寫檢討?”

墨文搖搖頭。

“不是,我是來補考的。”

女生被逗笑了,露出高高在上的神色。

“補考啊,你全科都要補考吧?我勸你彆讀書了,回去種地修鞋掃大街吧,就這智商,還唸書呢?”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