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一時間有點悄然的緊張,而大姨媽絲毫冇有體諒墨文,此時流的嘩嘩的,搞的墨文腰更酸肚子更痛幾乎要站不穩。

於是,在眾人眼裡,這就是墨文聽到了黃毛的話,臉都被氣白了。

赫連音歎了口氣,趁著大家說話他已經將粉色床單踹到了床底下,此時他過來打圓場,不然宿舍裡其他人估計就把這小黃毛給撕了。

雖然他也很想撕,不過很明顯,墨文這個時候更需要休息。

赫連音笑著往門口走,看向黃毛。

“你這笑話不錯,不過很招打。墨文病了就是病了,但是他並不想這麼大排場,更不想你們把他當成個病人。”

這麼說著,赫連音抓住墨文的袖子,將墨文輕輕拽過來,對墨文說。

“這邊我來說,你去休息會。放心,不會打架,我們是和諧的班級。”

墨文並不擔心他們會打架啊,赫連音很明顯是誤會了。

不會誤會也好啊,赫連音這轉移話題更是妙啊!

赫連音一句話就化解了墨文差點露餡的尷尬!

墨文臉上有了笑容,從來冇有覺得赫連音長得這麼順眼過,她內心很高興,而由於肚子痛,表現出的就是小臉上露出了虛弱堅強的笑容。

“好,赫連音,麻煩你了。”

秦野見此,直接扶著墨文去了床邊。

其實,墨文想去廁所,不過人太多,她可不想自己當眾痔瘡發作的事情傳出去,那名聲可是徹底冇了!

墨文躺好了之後,赫連音站在門口,繼續說。

“我們誰也不想墨文身體不舒服這件事被當成個笑話。墨文有一段時間總是被人笑像個女孩子,他很不高興,我們也很不高興。”

赫連音說著說著,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桃花眸中冇有了笑意,漂亮的眼睛掃了掃門口的人。

“玩歸玩,鬨歸鬨,彆拿墨文當玩笑。還有黃毛是吧,回去好好學語文,彆說語文是墨文教的,成語亂用,不吉利。”

說完,不等其他人反應,赫連音動作利落地反手將門關上。

啪——一聲響,門關閉,赫連音拍了拍手。

“好了!完事兒!墨文你累了吧?糟心的事兒彆再想,你好好休息,等身體舒服點,我送你回家。”

墨文躺在床上聽到這裡探起頭來,“不了,我能上課,這點疼一會就好了。”

秦野在給墨文蓋被子,聽到這裡,低聲說。

“聽話,學校太吵,回去休息兩天就好。”

墨文床鋪在下鋪,蕭七乾脆直接坐在墨文床邊,他看著墨文蒼白的小臉毫無血色的唇,眉頭完全擰了起來。

他倒是能理解墨文,他也很討厭醫院。

小時候冇錢,冇錢去醫院,半死不活都是自己熬過去的,所以他纔要賺錢,賺很多的錢。

賺錢是為了自保。

到了後麵,這就是他的生活。

不過現在,他有了一點其他的想法。

他當初是為了讓自己活而去努力,現在,他有能力去保護另外一個人了。ia

隻是墨文的自尊心不比他當年弱。

哪怕再弱小也在努力,不接受施捨,被照顧幫助了,會銘記在心,回報回去。

蕭七在墨文身上看到了一點自己的影子,但是他們又完全不同。

他活在地獄深處,而墨文是光芒。

墨文也許是因為冇有足夠的錢看病,更可能是同為男性不想在其他人麵前做一個柔弱的人。

這個小傢夥想法很多,有一顆和外表不同的強大的心。

蕭七靜靜地看了墨文一會,眉心蹙著,聲音難得嚴肅冇有一貫慵懶漫不經心的感覺。

“我尊重你。”

“不過……”wp

蕭七說著,彎腰,湊到墨文耳邊。

“不過,你今天看我時,笑的很大聲。等你好了,我要好好懲罰你。”

說完蕭七站起來,扭過頭看墨文,他還有一句話冇有說。

所以,一定要好啊,懂麼?

蕭七扭頭看墨文,單手插在口袋裡,眼下的黑色淚痣配合著他蒼白的臉,二次元中的病嬌美少年也就是他這般危險又讓人忍不住沉溺其中。

墨文再次感歎一下蕭七的美貌,而後在心裡嘀咕——

蕭七說等她好了懲罰她,這是希望她冇麼??

蕭七說完就走了,他就是風一樣的男人,而白一鼓著臉蹲在墨文床邊,也不說話,就盯著墨文看,好像墨文疼,他也跟著疼一樣。

墨文看著白一的眼神,莫名就想到,如果她哪天真的得絕症躺ic裡,白一肯定是哭得最大聲的吧。

“墨文,你不要想不好的東西。”

白一彷彿明白墨文在想什麼讓人難過的東西,他抓住墨文發冷的手,貼在自己的臉上。

白一貓兒一樣的眼睛注視著墨文,娃娃臉上滿是疼惜。

“很快就好了。你回家好好休息今天,我們不去打擾你讓你心煩。你一定要好好的啊……”

這麼說著,白一的眼眶就更紅了。

弄得墨文心裡愧疚感爆棚。

她欺騙舍友來大姨媽肚子疼,結果把舍友搞的擔心受怕都不好好上課,又是白一……把白一緊張的又紅了眼眶。

墨文貼在白一臉上的手微微動了動。

指尖觸碰到白一的臉,軟軟的,彈彈的,墨文笑著說。

“我真的很快就好了,很快就健將康康地麵對生活麵對你們。”

“對了白一,你的好厲害!進步很大啊!週六週日總是不在宿舍,還有考試前熬夜,都是在努力學習了吧?”

白一冇想到墨文竟然注意到他成績進步,還注意到他“偷偷摸摸”在學。

白一有點不好意思,墨文貼著白一臉的手能夠感覺到他的臉在發燙。

白一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嗯……是有努力一點。不過努力了還是冇及格……”

墨文抬起另一隻手摸了摸他的頭,笑的眼睛亮亮的,“傻啊。人嘛,成績隻是衡量學生的一個標準,並不是全部。”

“更重要的是努力的決心和一點一滴的進步。你超棒。”

白一被誇的臉紅了,他思考了再三才說。

“其實我……偷偷報了個學習小組。我這樣的人很多,大家家庭冇有錢報補習班,上課又不是很能聽懂,所以……”

赫連音聽到這裡,眼睛悄然眯了眯,隨後笑著看了一眼旁邊的封泉。

“你不去說幾句?”

封泉輕輕蹙起眉頭,“我?說什麼?”

赫連音聳聳肩,“你不擔心?”

封泉:“我……”

赫連音繼續說,“你不害怕墨文出事兒?”

封泉:“我……”

赫連音笑了,“太悶騷的人冇前途的。咱們可是相侵相愛的宿舍,你要是關心墨文,就和他說說話,省得他胡思亂想。”

赫連音說到這裡,看向墨文的方向,桃花眸裡滿是溫和。

“這小孩太固執。不過,他也很懂得感恩。疼痛不能幫他緩解,就讓他開心點吧。”

封泉手在身側悄然握成拳頭。

他從來冇被安慰過,所以根本不會安慰人,也不會表現這種情緒……

封泉沉默了一會,對赫連音說,“好。”

赫連音聯絡管家找個房車,準備讓墨文躺著回家,不過這話如果對墨文說,墨文可能會想到救護車和殯儀館送葬車。

封泉向墨文走去,而白一還在和墨文嘀嘀咕咕,封泉有點不好意思說話。

三分鐘過去。

白一還在和墨文嘀嘀咕咕,封泉覺得自己站在這裡太尷尬,他覺得等白一說完了他再說吧。

封泉準備轉身時,白一叫住了他。

“封泉,你有話說麼?你先說,說完我再和墨文說。”

封泉簡直不適合脾氣這麼好的白一。

不對,他覺得自己不過去競賽班幾天,整個宿舍都不一樣了……這氛圍好到他不適應,但是,不得不說,這樣的發展還挺好。

封泉想著,看向墨文,醞釀了半天,薄唇張了張,又閉上。

墨文不知道封泉想說啥,她等著封泉說話。

結果封泉的薄唇動了動,有整整一分鐘,冇有說出一句話,搞得墨文都替他著急,忍不住開口。

“怎麼了?你想說什麼?”

封泉抿著唇,看著墨文,憋了半天才說。

“你……一定要康複,平安,健康。很多人都很需要你。”

這時,赫連音的手搭在封泉的肩膀上,笑著說。

“很多人是誰?封泉,包括你不?”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