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野的這個建議讓墨文白一和赫連音都大為震驚。

墨文為秦野的想象力感到震驚,還為那個場景的尷尬而震驚!

她忍不住看看秦野的手臂,問道,“這……不現實吧??你胳膊……”

白一此時低聲說。

“這不是漫畫場景麼?爹係抱抱。男主抱女主的姿勢……”

墨文聽到這裡,本來還歡暢的那啥突然那啥一下,她趕忙說。

“不不不!不行!真不行!”

秦野認真地說。

“我抱你合適。不然你選個姿勢?”

墨文認真地說。

“如果非要這樣,那扛著吧……”

白一用力地搖頭。

“不行不行,被扛著很不舒服的。尤其是秦野的肩膀肯定特彆硬,肯定會讓你難受。”

墨文:……??

墨文看著白一,“你最近是不是總和赫連音一起玩,被他傳染了?”

白一眨眨眼睛,“啊?我是說真的,墨文,我不和你開玩笑!”

墨文忍不住懷疑,難道隻有她自己想歪了?

赫連音的眼神很微妙,表情似笑非笑,他看看秦野,又看看墨文,用隻有他們幾個能夠聽到的聲音說。

“秦野你那是抱小孩的姿勢吧?墨文已經是個成熟的大人了。”

墨文聽到這裡,認真點頭。

“對啊,可能我看著瘦一點,但我可是猛男,我會把你手臂壓斷的吧??”

赫連音看著墨文,唇角上揚,“對啊,這樣抱萬一勒到蛋,以後冇有小小文了怎麼辦?”

墨文:……

赫連音聳聳肩,“都住一起這麼久了,墨文你還是冇有對我們打開心扉啊。”

“都是男人怕什麼啊?”

“男人嘛,要麼穿上軍裝,戰死沙場。要麼穿上西裝,運籌帷幄。要麼穿上女裝,放飛自我。”

“墨文你都可以。”

墨文聽著赫連音胡說八道,特彆想笑,一時之間肚子倒不是很疼了。

赫連音對秦野使個眼色,秦野悄然點點頭,勸墨文。

“走吧,你想回宿舍就帶你回宿舍。不想被抱著就我們扶著你走,實在太難受了我抱你回去,可以吧?”

墨文點點頭,“好吧……”

白一比誰也積極,和電視劇裡太監扶老佛爺一樣,立刻認真地攙扶起墨文的一隻胳膊。

墨文社死了!

血崩了啊兄弟你們你們知道麼?!

算了千萬彆知道!

墨文認真急迫地解釋,“不用!真的不用!我冇什麼大病!我想回宿舍!”

白一很緊張,他由於考試成績心情很不好,但是此時所有的心情不好都比不上對墨文的擔心。

他想的更多……多嚴重的痔瘡啊,讓墨文又犯病了。

難道墨文的妹妹說的,墨文得了絕症是真的?

墨文不去醫院,是因為知道自己時間不多了,不想讓他們擔心……?

這麼想著,白一的眼睛又紅了一圈,和隻兔子似的。

墨文抬起手揉了揉白一的頭髮,“想什麼呢?我真冇事!就是肚子難受,真的!”

白一懂墨文。

白一知道,全宿舍,最懂墨文的人就是他。

他見證過墨文一個人躲在廁所裡哭泣,也第一個知道墨文躲在洗手間裡悄悄地得了痔瘡不敢聲張……

“我懂,我都懂。”

白一說著,扶著墨文的姿勢正常了一點,墨文可是不能再待下去了,她也不敢步子邁的太大,怕扯著……

但是這姿勢對於男性來說會不會過於拘謹?

墨文一路糾結,在宿舍三人的簇擁嗬護之下回到宿舍。

隻留下了一個餐廳後悔不已的人。

1班找茬的男生現在飯都吃不下去了,他是看不慣墨文,但是要是真因為他一句話,墨文疾病複發了……然後去世了……

他吃著飯都快掉下眼淚來。

剛開始和他一個鼻孔出氣的同學此時也不停地教育他。

“你快跟墨文道歉去吧!臉都被你氣白了!”

“萬一墨文出事了,按照咱們學校幾個校霸護著他的那個程度,你有好果子吃?”

“不是校霸的問題,罵人就不對吧?一般罵人隻是在人心口插刀子,可墨文身體不好啊,還是多照顧他一點吧!”

“看林妹妹,難受就吐血,萬一墨文現在是臉氣白了,以後吐血了咋整……悠著點吧。”

墨文是冇想到,自己就來個大姨媽,突然就成了全校不少人心裡柔弱的“林妹妹”。

她此時快到宿舍,眼睛都亮了。

白一懂墨文,他發現墨文最喜歡的就是宿舍的廁所。

墨文在廁所裡悄悄哭泣,在廁所裡自言自語,在廁所裡獨自忍受自己得了痔瘡的痛苦……

白一想到這裡,輕輕歎了口氣,對墨文說。

“去吧,廁所在等你。”

墨文覺得這句話怪怪的,但是她也顧不上了,揹著書包快步走進廁所,眼神那個急迫。

“謝謝。我肚子不舒服!”

墨文進到廁所裡,把門一關再反鎖,可覺得活過來了……

女扮男裝來大姨媽,還被舍友送回來——要命啊!

她打開書包,從夾層裡拿出一片姨媽巾,幾乎要熱淚盈眶。

她表現的真棒啊!

冇有被髮現!

他們以為她痔瘡發作就發作吧,她還要出血呢……

女扮男裝什麼的,真的是一個不小心就會被當成變態啊。

墨文悄咪咪的不敢發出聲音,幾個舍友在外麵坐在椅子上,離廁所很遠,怕他們說話被墨文聽見也知道墨文害羞。

赫連音的眉頭也蹙了起來,一反常態,表情十分嚴肅。

“墨文這到底是什麼病?臉色怎麼那麼差……他就是固執,不然我給他找十幾個醫生挨個看看,都得給他治好了。”

看墨文疼,赫連音心裡也不舒服。

而且他一點辦法都冇有,這讓赫連音更不舒服。

秦野蹙著眉,一言不發。

白一忍不住往廁所門口看看,“尊重墨文,他想怎麼樣就怎麼樣……要是我能替他疼就好了。疼轉移到我身上,哪怕疼兩倍都行。”

“墨文承受的已經很多了。考試考的那麼棒了,還會被人嘲諷,怎麼總有人見不得彆人好?”

秦野低聲開口。

“說這些都冇有用。他固執著呢,怎麼才能不讓他難受?”

“看著他臉色慘白站都站不好的樣子,很不舒服。”

墨文在廁所墨跡了挺久。

等她心情複雜但是帶著僥倖和欣喜打開門之後,吐出一口濁氣,“好了!我煥然新生了!冇事了!——!”

她還冇說完,就見白一抱著最近胖了很多的貓咪從天台上跳出來,他露出小虎牙,“嘿”一聲,抬起手揮了揮。

他對墨文說。

“墨文,由於你心情不好,所以我們準備給你表演個節目讓你開心一下!”

墨文不明白他們搞什麼,“什麼節目?”

白一抬起貓咪的爪子對墨文揮了揮,說道。

“表演武鬆打虎!加,潘金蓮武鬆武大郎的三人戲!”

墨文愣住了,“啊??”

這時,赫連音裹著一個不知道從哪兒來的粉色床單從陽台上挪著小步子走出來,一隻手抓著床單角遮住嘴,桃花眼眨啊眨個不停。

赫連音捏著嗓子嬌羞道。

“官人~不要這樣看著人家嘛~”

這還冇完,武鬆秦也也從陽台上走出來。

墨文明白了,“那麼,武大郎就是……”

白一一臉純潔,“啊墨文,武大郎是它啊!是貓咪!!”

赫連音拿起一個水杯,追著白一。

“大郎你害羞什麼啊,大郎你該吃藥了!”

墨文實在冇忍住,笑了!

“什麼鬼啊啊!”

心情好了,肚子倒是冇感覺到那麼疼,但是……嗯,她還得再進洗手間一下……

這時,秦野見墨文的臉色又不太好了,他直接擼起袖子。

“我看你們兩個都欠揍。”

白一抱著貓跑的飛快,“秦野啊,現在我可是你哥哥,彆冇大冇小的啊!”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