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連音一隻手抓著墨文的胳膊,幾乎將他扣在懷裡,赫連音低下頭,嘴唇靠近墨文。

墨文心跳的特彆快。

難道被髮現了?

心跳在劇烈跳動一下之後,她又想通了——

晚上她哥會過來和她換身份,之後,她哥肯定會火速換宿舍或者直接跑校減少和這幾個人的接觸。

那個時候“性格變化”會更大,所以她要穩住。

穩住……

墨文想到這裡,笑了笑。

“怎麼了?就算是差生,也想有春天嘛。我也想努力,改變自己。”

赫連音就想到墨文這傢夥會這麼說。

看來被封泉揍一頓有奇效,直接將墨文給揍得順眼了。

赫連音笑笑,卻冇有鬆開墨文。

“你是真的想要改變自己?”

墨文用力點頭,髮梢掠過赫連音的臉,有點癢。

“是的!”

原身是一個任性身體柔弱的學渣,但是她不一樣,她想要成就自我,她不想浪費時光。

努力的人眼底是有光的。

赫連音盯著墨文看了一會,看到墨文眼底的光,心頭一些不愉快的記憶湧現起來。

他是欣賞這種有改變勇氣的人。

但是——

改變,絕對不是這麼容易的。

命運,在出生的時候就被決定好了。

赫連音的心情煩躁,他鬆開手,低著頭,水波瀲灩的桃花眼由於低頭而被蒙上一層陰影,他整個人看起來有點陰翳。

墨文不知道赫連音在想什麼,她乖乖站著冇動。

她哥哥對於赫連音的描述不知不覺在腦海內迴盪——

“和誰靠得近也彆和赫連音靠得近,會遭遇不幸。”

墨文的嘴唇動了動,想開口,又不知道說什麼。

赫連音從她剛開始見的時候就在笑,他很喜歡笑,笑起來也特彆好看,但不知道為什麼,他此時落寞又陰翳的樣子,彷彿纔是真正的他。

他的笑,好像就是一種偽裝……

“想什麼呢?”

赫連音又抬起頭。

桃花眼帶著笑意,瑩潤的唇也帶著笑意,笑的慵懶又漫不經心。

“你想要改變,能有什麼辦法呢?考試已經結束了。雖然是隨堂測試,但是按照這個破學校的規矩,還是會全校排名。”

“很多事情,不是你想改變就能改變。比如——”

比如,命運,出身。

“這次,你輸給我了。”

赫連音笑著說完,站起來拍拍自己的衣服。

“好了,我先走了,如果你想吃什麼的話,可以找我——”

“能改變的!”

墨文不喜歡赫連音這種喪喪的樣子。

人的命運是能夠改變的!

她踮起腳,對墨文認真地說。

“絕對可以!你等著瞧!”

赫連音淡笑著搖搖頭,“你早上就說的這種話。”

墨文不想囉嗦了,她錯過了數學測試,必須想辦法!

高三是要上晚自習的吧?!

一般一個老師不止帶一個班級……

不行就出去找!

墨文對赫連音丟下一句,“我這個人,說到做到,絕對不輸!”。

說完,墨文向宿舍外跑了出去。

赫連音一個人站在宿舍裡,良久,靠在牆邊,他低著頭,桃花眸黯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直到手機鈴聲響起。

赫連音根本不想接,壓斷。

鈴聲再次響起。

他再次壓斷。

手機響個不停,赫連音被弄得心煩,接通之後,對麵傳來了一箇中年男人嚴厲的聲音。

“赫連音,你不要再在這個學校讀書了!我丟不起這個人,你能不能像你哥哥學習?!他和你差不多大怎麼就比你優秀這麼多!”

“你媽媽就是個……”

赫連音捏著手機的手發白,他唇角勾起,明明在笑,可是眼神卻要殺人一般!

“我再說一次!不要說我媽媽!不然我就是進監獄,我也打死你那個優秀的寶貝兒子!”

中年男人冷笑一聲。

“就因為你這樣,我給他配了很多保鏢。赫連音,你配姓赫連麼?我真的感覺羞恥——”

赫連音直接將手機狠狠砸向牆麵!

一聲響之後,赫連音也彷彿失去了所有力氣,從牆邊慢慢滑下去,坐在了地上。看書溂

他看著自己的手——

“姓赫連?如果能夠自己選擇投胎,我——”

赫連音冇說完,宿舍門突然被打開。

門外,默文紅著一張小臉,扶著門氣喘籲籲,她有點不好意思地看向赫連音。

“那個……數學老師的辦公室在哪兒?”

她剛纔光顧著跑出去了,結果要往哪兒跑都不知道。

赫連音盯著墨文看了半天,剛纔那股憤怒之氣被這個傢夥一弄,莫名消散了一點。

他想了想,對墨文勾勾手指頭。

“過來,讓我抱一抱,我就告訴你。”

墨文瞬間毛骨悚然!

這個喜歡看澀情雜誌的傢夥,還要抱她?!

這是個雙?!

墨文糾結著,磕磕巴巴地說。

“那個,我……我喜歡女人。”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