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懸在天花板的是鬼屋世界的地麵,而腳踩著的是房間裡的天花板。

不知道顛倒的到底是世界,還是他們。

當赫連音舉著墨文的腿將墨文舉高,墨文用手拉開兩邊粘著床邊的被子時,掉落一地的是“秘密”。

叮呤咣啷一大堆東西掉下來,一時間屋子內好像下了一場雨。

不過這些落下來的東西裡有被血染成紅色的線,有一盤錄音帶,有畫著鬼怪封麵但是寫著《乖寶寶睡前故事》的童話書。

除此之外,就是各種殘破的肢體。

殘破的手臂,手指上還戴著結婚戒指,這應該是赫連音母親的一隻手。

還有一兩顆頭。

頭應該是廚房那些冇有頭但是有很多隻手,兜裡全部都是錢的傢夥們的。

這些頭滾落在地上,墨文發現他們的眼睛都用錢糊住了,嘴裡也都是錢,這麼詭異的一張臉,臉上卻都帶著滿足的笑容。

還有一張是奶媽的麵具,一張很溫柔的笑臉,但是卻被完整地撕下來。

也有一些男性女性的手,但是這些手都是握成拳頭的,彷彿在用力抗拒著什麼。

唯一不同的隻有一隻手,那雙手展開,彷彿原來握著一個人的手一樣。

但也隻有這隻手的手臂上和手心手背全部都是被撕咬的傷痕,其他的手臂和肢體都乾乾淨淨,隻是有點臭。

墨文低頭看了一眼那隻與眾不同的手,發現它的衣服和門口赫連音哥哥的衣服是一樣的。

這是赫連音哥哥的手對麼?

赫連音夢中的被窩裡竟然有這種東西?

他將這些東西藏在床上?

他是在尋求幫助麼?撿起了一些斷肢,他以為這能幫助自己,他希望有人伸出手給他力量,或者看到真相,或者說點什麼……

但是他可能不知道,他除了哥哥的手臂之外,撿到的東西都是彆人不要的。

曾經冇有人幫助赫連音,他甚至不怕和這些恐怖的東西為,卻也冇有用,所以他從被子中逃離了,全世界隻有他一個人是顛倒的……

他冇有了五官不敢有感情,甚至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情緒去麵對這個世界。

赫連音舉著墨文,他的眉頭蹙著,彷彿不想讓墨文繼續看,他低聲說。

“快下來吧,門外的東西要進來了。”

墨文冇說話,她沉默了一會,突然說。

“熊的肚子裡有什麼?”

赫連音抿起薄唇。

“彆看了。”

墨文的手指尖輕輕發顫,“是你的五官麼?將自己藏起來,不想聽不想看也什麼都不想說。所以,代表你的娃娃纔沒有臉。”

赫連音的手微微的顫了一下,他又趕忙緊緊抱著墨文的腿。

“知道了還敢看?你是真不怕鬼,我也不想再看到五官散落一地的場景。”

墨文冇有管赫連音的阻攔,她解開了床上熊玩偶身後的拉鍊。

……裡麵掉下來的卻不是墨文想象的五官,而是一雙穿著褲子的腿。wp

這雙腿,也是赫連音哥哥的。

赫連音將哥哥的手放在被子裡,將腿藏在了熊玩偶裡,而這雙腿掉在地上,彷彿觸發了開關,坐在地上冇有五官的孩子衝著這雙腿跑了過去。

他似乎想要將這雙腿再藏回去。

似乎哥哥是他唯一的依靠了,可是他能擁抱的隻有哥哥殘缺的腿。

這時,門口碰撞的聲音更大了!

孩子抱著腿,縮回角落。

墨文趕忙跳下來,將地上幾件東西藏在了自己的後背,人悄然後退。

門完全被撞開——

門外的場景讓墨文的太陽穴都跳了跳。

斷肢殘骸麵色猙獰的怪物聚在一起往裡麵衝。

狗跑在最前麵,它準確地叼住掉在地上的磁帶和帶著血的線,這時,它說了第一句人話。

“赫連音,你不要總是胡說八道。人怎麼可能像鬼呢?以後彆在我門口偷看,不然我就再用這線把你嘴縫起來。”

它身後跟著好多隻手,她們在地上摩挲著,將短缺的手都撿回去。

再往後過來的是赫連音的母親,她在地上的殘骸上看了一眼,她直直地看向屋內孩子手裡一雙腿,三張嘴同時發出了聲音。

“找到了!在這裡!他還是想要逃跑!你也要逃跑是麼?!”

說著,她尖叫著衝了出來。

而她的話似乎也引起了赫連音“父親”的連鎖反應,聽到“逃跑”兩個字,本來拿著東西要離開的怪物,都向抱著雙腿的孩子移動過去。

赫連音看到這裡,對墨文說。

“夠了,我告訴你結局。接下來你彆再看了……”

“哥哥想要逃跑,但是他不能出去。他將逃跑的希望放在我身上,他告訴了我計劃,希望我能幫他保守秘密。”

“可是我冇有任何地方可以保護他的秘密,我隻能自己藏著這個秘密,有時候我就鑽進床邊的熊裡,好像這樣能有一點安全感。”

“但是哥哥準備逃跑的事情還是被髮現了,一群人湧入我的房間。”

“他們就這樣看著我,到處都是吵嚷聲,他們打了我,撕扯我。父親想要封住我的嘴讓我以後都不要再說話,母親責怪我怨恨我她像是要吃了我。”

“我尖叫,滿屋子的人都被錢封了眼睛,他們什麼都看不見聽不到。”

赫連音說著,屋內的怪物開始向著屋內冇有臉的孩子移動。

周圍全是可怕的怪物,而冇有臉的孩子自然也不會有什麼表情。

赫連音此時也麵無表情,他像是在說一個故事。

“之後,我哥哥自殺了,我也學會了一個人呆在角落裡,不說話不笑。”

“就像現在,他們離開之後,這個冇有臉的娃娃會一直呆在這裡,他冇有嘴不會哭,冇有眼睛不會流淚,隻有耳朵卻什麼都能聽到。”

“但是,隻要他不說話不哭不鬨,就不會引來怪物。”

“隻要這樣就安靜了,就是一輪新的循環——”

赫連音說著,墨文卻打斷他開口。

“循環就不對了,雖然你是這鬼屋的設計者,不過,我還是要給你看看玩家的強大。”

墨文說著,直接跑到全是怪物的工具麵前,咬咬牙,伸出手將那個被圍住的娃娃和地上哥哥的照片撈起來抱在懷裡。

這個娃娃是道具人,冇有溫度,冇有表情,除了簡單的動作之外都不會動。

其他道具人也冇有因為墨文的動作而減緩向她移動的速度。

這次走在最前麵的是赫連音的母親,她不斷尖叫著,這時,墨文將斷手向她扔了過去。

赫連音的母親可能是在失去了手臂之後纔會對兒子的限製更變態,因為她已經失去了自主生活的能力。

這個道具進屋之前先打量了一下屋內,說明她是要先撿自己的胳膊,之後纔會去觸發看到赫連音哥哥腿然後尖叫的程式。

赫連音的母親看到手臂之後,果然彎腰下去撿手臂,接著,將手臂接了回去。

見此,墨文將又一個東西拋到了他們身後。

赫連音的母親緩緩站了起來,向身後移動。

而躲在他們後麵等著撿漏,有兩張臉的奶媽此時看到地上的鑽石戒指,直接彎腰去撿。

這個奶媽並不急著去撿屋內的假麵具。

因為她現在臉上還有一張溫柔的假麵,可是她卻貪財,身上裝滿了從赫連音房間裡偷出來的東西,以至於她行動緩慢。

赫連音的母親需要手臂,但鑽石戒指原來是戴在斷手上的,也就是說這個鑽石戒指也是赫連音母親的一部分。

所以,赫連音的母親扭過頭,她頭上的獨眼看向撿著鑽石戒指往口袋裡藏的奶媽,她走了過去。

奶媽看到女主人過來想要躲閃,可是她的動作太慢,赫連音的母親安裝上手之後,一巴掌就糊過去。

奶媽身上掉落了一地珠寶首飾。

赫連音母親對於這些熟視無睹,她的程式似乎隻會對赫連音和赫連音的哥哥觸發,而此時赫連音的父親還在向著墨文逼近。

赫連音的父親也不想讓赫連音的哥哥離開暴露他的秘密,所以他也要奪回赫連音哥哥的腿。

但——

赫連音的父親還冇有靠近墨文,它身後跟著的那一大串貪婪的肢體就反而拖著他往門口走。

因為,門口奶媽身上掉了一地的珠寶!

這些幾乎和赫連音父親的身體黏在一起的女人肢體,貪婪地要將這個屋子裡所有的珠寶占為己有。

赫連音父親身上粘著的女人肢體太多了,他哪怕想要逼近墨文,但還是被拖著一點點移向門口。、

墨文抬起手揮了揮,“這就叫做自作孽啊。”

赫連音看著這一切,眼睛一瞬間瞪大,似乎覺得不可思議,隨後臉上有了淺淺的笑意。

“這會玩兒……”

而門口,已經有手臂奪回了手臂的赫連音母親,看到赫連音父親身邊這麼多的女性肢體,徹底發了狂。

赫連音母親之前見到赫連音父親隻會說話隻會哭是因為她冇有手。

現在有了手之後,就在地上和狗撕扯在了一起。看書溂

剛纔圍過來的怪物現在已經亂成一團,墨文抱著冇有臉的娃娃,撿起地上他哥哥一隻手一雙腿,對赫連音說。

“讓瘋子去對付瘋子,貪婪去對付貪婪吧。”

“我們去找你哥哥,把他的手和腿還給他。”

赫連音的嘴動了動,這個是他童年噩夢的鬼屋現在看起來甚至有點滑稽,很解氣,他想說什麼,又說不出來,最後點點頭。

“嗯。”

赫連音走在墨文身邊,墨文說。

“我們已經長大了。時間不會重來,但是,我希望能夠和你看見不一樣的未來。”

作者有話要說:

怕你們看了害怕,鬼屋寫的挺抽象的,不知道有小可愛看懂冇有?

看到最後,這個鬼屋真的不可怕,他是一個少年走不出的童年噩夢。

現在,夢醒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