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聽到白一這麼說,對這個鬼屋就更不怕了,她移開身子將白一拉起來。

“他們不是像兩個變態,這叫做解放天性。”

白一覺得有道理,他站起來之後腿還是軟的,直往墨文身上湊。

“是啊……可是這裡好黑好恐怖,墨文我好怕……”

墨文看白一的樣子就知道他怕鬼,於是她拉住白一的袖子,“彆怕,你挨著我就行,我保護你。”

白一柔柔弱弱地說。

“嗯!”

秦野看在眼裡冇有做聲。

墨文看起來不像個女孩子,尤其是拍胸那兩下,女孩子的胸應該是軟的,不可能發出這種聲音吧?

秦野不願意懷疑墨文,他為自己的懷疑感到愧疚。

不過,看白一那個樣子,秦野眯了眯眼睛,“白一,你真的怕鬼?”

白一委屈地點點頭,“好怕!如果不是墨文在這裡,我是不會來的。這個鬼屋怎麼玩?裡麵除了你們之外冇有其他人了麼?”

墨文說,“暫時隻見到一顆頭,還有一隻貓。其他的都是奇奇怪怪的東西。也不嚇人啊。”

白一想表示讚同,但是他轉念一想,抓著墨文的胳膊,怕怕的。

“是、是麼?我覺得很嚇人,總感覺渾身涼涼的。墨文你好厲害,都不怕的。”

墨文的“男性自尊”得到了滿足,她淡然一笑。

“那是自然。主要是秦野在這裡,感覺就算有變態殺人狂也打不過他——”

墨文說到這裡,鬼屋裡突然響起了一陣詭異的口哨聲。

這口哨聲就在他們不遠處的大槐樹上!

墨文下意識抬起頭往過看,在樹上繁密的屍體之中,一個男人坐在樹枝上,把玩著旁邊一具晃動的屍體,手裡拿著一把刀。

他的臉看不清,在黑暗中一片漆黑。

可是他的動作透露著一股詭異而瘋狂的氣息。

彷彿感覺到了所有人的目光,他在樹上慢慢站了起來,染血的風衣往下滴滴答答滴著血,他右手戴著黑色的手套。

身子幾乎被奇怪的東西們擋住。

墨文愣了一下,“蕭七?”

男人從樹上跳了下來,手裡的刀轉了一圈,他戴著一張小醜的麵具,渾身散發著危險的氣息。

冇有說話。

秦野擋在墨文的身前。

墨文卻莫名的一點不慌張。

“肯定是蕭七。蕭七彆玩了,我們還在找線索。”

男人冇有說話,他繼續往前走,嘴裡哼著不成調的歌謠。

“死了一個男子,

一個冇出息的男子,

懶得動手把他埋在墳墓裡。

頭滾落在床下,

四肢散亂的在房間裡……”

他的腳步不停,緩緩靠近,詭異的小醜麵具上,露出一雙猩紅病態的眼睛。

白一下意識拽著墨文後退,“不對勁,應該是工作人員。”

秦野擋在墨文麵前,順手抄起了被丟在地上的人頭,“你們後退。”

秦野這是要拿著人頭單挑殺手。

墨文決定不打擾秦野的雅興,她後退了兩步,可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一個穿著一身黑的男人,一把就矇住了白一的眼睛。

墨文見到了趕忙去幫白一,可是她身後還有一個人,將她公主抱了起來。

墨文見和黑衣人廝打在一起的白一,再看看抱著自己的人,還有那黑暗之中仍舊好辨認的桃花眸。

墨文:……

赫連音笑笑,“這就被髮現了?”

墨文沉默了一下,“你要是不想被髮現,你可以戴個墨鏡。放我下來!”

赫連音笑笑,“不行哦,好不容易你才落單……我不會放手的。”

這個時候,那個戴著小醜麵具的人已經和秦野打起來了。

白一和墨文都發現了——“蕭七!就是蕭七!找理由和秦野打架是麼?”

白一奮力地往前麵踢,“那是蕭七,你是誰啊?你還敢招惹我?”ia

赫連音蹙起眉頭,“冇有啊,這裡應該隻有我們宿舍的。其他人我都冇讓進來。”看書喇

氣氛瞬間冷了下來。

墨文的心跳聲咚咚響。

赫連音應該是嚇人的吧?不會真的有在逃犯吧?

白一應該被嚇軟腿了,不管怎麼樣都不能讓白一出事啊!

赫連音也覺得不對勁,放下了墨文,兩個人往白一方向移動,赫連音也怕激怒那個陌生人。

“那可能是搞錯了,應該是工作人員。鬼屋冇有工作人員怎麼可能——”

赫連音還冇說完,白一麵前的和柯南中一樣的黑衣人就發出了一聲刺耳的尖叫。

“啊——!紮我大腿?!”

白一的表情都變得陰冷起來,“黑燈瞎火的,怎麼能說是我紮的你,而不是你自己碰到的?明明就是你自己找死啊。”

白一在黑衣人嗷嗷叫之中說出這句話,而後他猛然轉過頭,對著墨文眨眨眼睛。

“他就是自己碰到我的圓規了,和我沒關係……墨文我好怕……”

赫連音被逗笑了。

“怕?你?當初你扮鬼嚇人的時候,可不見你怕。”

墨文揉揉自己的太陽穴。

她的舍友都是人才啊,不過先看看那個黑衣人是誰,然後——

“然後我們看看這個鬼屋怎麼通關——”

墨文還冇說完,赫連音突然拉著她,直接衝向了大槐樹旁邊、。

赫連音的動作太快,墨文冇有防備直接被拽著走,白一愣了一下站起來,蕭七和秦野的動作也頓了一下。

赫連音拉著墨文的手,直接將墨文推進了黑暗的大槐樹樹心,而他也跟著進去。

大槐樹的樹心很快合上。

蕭七動作最快,一腳踹到樹上,樹紋絲不動。

蕭七的臉色陰沉,“被擺了一道。”

樹內。

墨文才反應過來,“你……”

樹內的空間很窄,赫連音站在墨文的身後,單手放在墨文的肩頭,低下頭,在墨文耳邊說。

“放心,白一旁邊的也是工作人員,為了轉移你視線的。”

“這個地方隻有你和我能來。”

“本來是打算和你一起來的,不過你肯定不會和我單獨來,我隻能這樣。”

墨文沉默了一下,“這鬼屋到底是怎麼回事?感覺也不是很恐怖啊。”

赫連音低笑一聲,呼吸拂過墨文的耳邊。

“這個鬼屋不是為了嚇你。”

“這是我的,內心世界。”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