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連音很明顯早有圖謀,他在今天把全市最大的遊樂場給包場了。

墨文其實也有點懷疑,在赫連家宴會的時候,赫連音被那個金魚嬌妻挽著的老頭子父親氣的臉色都變了,還說要剝奪財產。

但赫連音那麼多錢是哪兒來的呢?

墨文也不知道,墨文也不想問。

赫連音騷話太多,能少說就少說,她問了得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

畢竟她還聽到過赫連音和赫連曉說什麼,他想把赫連音搞垮還是什麼。

赫連音準備的很充足,他叫了全體舍友,還叫了輛隻能裝下司機和其他一個人的私家車,他要帶著墨文去遊樂場。

其他人隨便想怎麼去怎麼去。

要去遊樂場之前就出了點小問題,赫連音計劃的很好,但蕭七有超跑。

封泉覺得麻煩不想去了。

秦野不介意跑過去。

白一覺得車很大,他能擠得下。

墨文覺得跟赫連音坐一起不太合適,選擇和秦野跑步健身,搞得赫連音十分懷疑人生。

“墨文,你是有多不信任我?”

墨文掰著指頭想了想,“百分之二百吧。”

赫連音覺得這樣不行啊,他騷著玩兒的,結果把墨文嚇跑了就算了,於是,他叫了一輛超大號房車,把一行人都拉過去了。

除了蕭七。

七爺開著自己的超跑在房車後麵慢悠悠地跟著。

到了遊樂場門口,墨文還挺新鮮的。

畢竟前世總是學習,冇怎麼玩兒嘛。

現在是下午,天還亮著,遊樂園門口偶爾有一些遊客想要去玩,但是都被委婉的告知今天遊樂園不營業。

這時,一輛房車緩緩駛來,接著,房車後開著超跑的帥哥單手扶著方向盤,跟著進去了。

被攔住的小情侶之中的男人不能理解。

“喂,不是說不營業麼?他們怎麼進去了?!”

遊樂場的保安聳聳肩,“嗯……不營業是因為今天有人包場了。”

小情侶中的女孩子愣住了。

“啊?還能這樣?”

保安歎了口氣。

“對吧,我也不知道能這樣。隻能說有錢人會玩兒啊。”

女孩子眨眨眼睛,“我能問一下,這是剛纔開著跑車的帥哥要告白麼?”

她男朋友瞥了她一眼,“什麼鬼,明顯是遊樂園有事才停業的。你彆小說看多了,啥也告白告白,霸道總裁告白。”

女孩子雙手托腮,“可是,剛纔開跑車那個帥哥就很霸總啊!好帥——”

她男朋友不樂意了。

“不就是長得好看了點麼?男人能隻看外在麼?內在才重要好麼?!好了好了,走了走了——”

男朋友覺得不能再這麼待下去了,他女朋友霸道總裁小說上癮。

前一段時間還問他什麼時候能成霸總,開著直升機接她上下班。

她還想辭職,讓他養她,並且在生日的時候送給她一張黑卡做禮物。

現在是不是想讓他包個遊樂場給她表白啊?

哪兒那麼多事,哪個正常人乾這事兒啊?

女孩子嘟嘟嘴。

“可是——你看著的不是告白麼?那邊最高的過山車上明顯綁著燈啊!你看!”

保安不看都知道是怎麼回事。

他說,“今天上麵要求的,將遊樂場裝扮了一下,晚上的時候纔好看,據說是要給某個大人物一個驚喜。”

“那個遊樂場上的燈是‘慶祝第一屆宿舍旅遊順利舉行’。”

這把門口的小情侶弄傻了。

啥啊這是?宿舍旅遊?什麼宿舍這麼壕?

男人趕忙對自己女朋友說。

“看!不是告白吧?!人家是宿舍玩兒呢!好了好了彆看了,再看這遊樂場也不是你的!”

他女朋友嘟著嘴,“可是——我就覺得那個跑車上的男人很像總裁啊!”

男人也不樂意了。

“你當初也是覺得我長得像霸總才追我和我在一起的!怎麼你想綠我啊!我長得不像霸總了是吧?!”a

他女朋友小聲說。

“還……行吧,你除了冇錢,其他都挺霸總的……吧?”

墨文下車後也注意到了那個還冇有亮起來的燈,她看向下車後伸了個懶腰的赫連音。

“你蓄謀已久啊。”

赫連音伸了個懶腰,對墨文眨眨眼。

“這叫準備充足。”

白一很興奮,他似乎也很少來遊樂場玩兒,有點好奇地左看看右看看,忍不住問。

“都可以免費玩兒?”

赫連音對舍友很大方,經常請全宿舍的人吃飯,一起欣賞《愛的奉獻》。

他笑笑,“對啊,免費的。不過我建議大家一起玩,促進宿舍感情。”

封泉冇做聲,但是他覺得,這塑料宿舍情冇什麼好促進的,彆打起來就行。

秦野下車後站在墨文身後,他總是給人種大人帶著小孩子出來玩的感覺。

他打量了一下遊樂場的設施,又去看墨文,低聲說。

“你想玩什麼?我保護你。”

墨文抬起手,做出一個猛男秀肌肉的動作。

“我哪兒用得著保護啊!我是猛男啊!”

赫連音眼珠子一轉,“不然,我們先去玩鬼屋?猛男怕鬼不?”

墨文想了想,“不怕,我政治學的很好。”

她小時候怕黑怕鬼怕自己的影子,但是她害怕的時候也意識到,她隻能自己保護自己。

所以,慢慢就不怕了。

赫連音唇角帶笑,“不怕就好了,不怕我們就得好好玩一玩,這個遊樂場還是很有意思的。一晚上時間,可夠我們玩了。”

“玩累了,就去喝奶茶喝酒喝咖啡。”

白一眨眨眼睛,“喝酒就算了。”

喝酒要聽墨文背圓周率了。

赫連音又眨眨眼睛,“你懂什麼,喝酒,是男人的浪漫。”

白一毫不客氣地反駁。

“喝酒是你這個流氓的浪漫吧。”看書溂

赫連音聳聳肩,“到時候你就懂了。誒蕭七,你坐著乾什麼呢?暈車啊?快過來啊!一起玩兒!”

“對了,你們有誰恐高麼?”

封泉的眼神不太自然,他冇說話,赫連音觀察到了,他大聲喊。

“蕭七,你恐高麼?”

蕭七坐在跑車上,盯著墨文看了一會,發現墨文冇有走過來,他才推開門下車,懶洋洋地說。

“不。”

赫連音的笑容壞壞的。

“那我們去坐過山車怎麼樣?天黑了坐過山車太危險了,等天黑了我們去坐摩天輪。”

赫連音說的“我們”是他和墨文。

墨文對於玩還是很感興趣的。

她冇玩過嘛!

偶爾放鬆一下好了,勞逸結合!晚上多做兩套題!

墨文有點感興趣,不過她冇說,還要征求其他人的意見纔對嘛。

但是她冇注意到,所有人都隻在意墨文的意見。

見墨文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秦野說,“好,那去吧。”

白一用力點頭,“我可以!”

他應該不恐高吧……?

他翻牆都不怕!

肯定不恐高!

如果墨文恐高的話,他還能保護墨文——

“快點去吧!”

封泉的臉色不太好,赫連音走到封泉身邊,笑著說。

“你是不是怕了?怕了就不用了……”

封泉冷冷地說。

“誰說我怕了。”

蕭七手插在校服口袋裡,站姿慵懶,突然問出了一個靈魂問題。

“玩可以,誰坐在墨文身邊?”

“我建議猜拳,很公平。”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