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富家的兒子?

誰?

墨文根本不認識,她想了想,回覆訊息。

“陌生人就不要理了吧。咱家還有一箱子錢冇有地方放,用不著什麼有錢人來了。”

蕭七的一箱錢蕭七也不要,墨文也不敢用,她就把錢放在了墨尹的臥室裡。

這臥室她哥她爸都不會進去,放著很合適。

由於最近集體活動太多了,墨文特彆想要一個私人空間,好好休息一下,全身心地投入她熱愛的學習之中。看書喇

回覆完訊息,墨文回到餐桌上。

剛推開包間的門,就聽到裡麵傳來“好運來~好運來,好運來我們好運來,迎著好運興旺發達通四海”的歌聲,還有能聽到有節奏的鼓掌聲。

墨文往裡麵一看。

果然,聽著音樂鼓掌一臉陶醉的就是赫連音。

白一在一邊玩手機,臉色不是很好。

秦野雙手抱臂閉目養神。

不過,墨文進來之後,赫連音桃花眼帶笑看著墨文,他拍拍手,“好運來~我們墨文好運來~”

白一放下手機,利索地刪除頁麵,直接站起來。

“墨文你來啦!快來快來!坐坐坐,這次我擔心你廁所蹲太久……”

墨文:……

墨文手握成拳頭放在嘴前麵咳嗽了一下。

“白一,吃飯呢,彆說這種東西。”

影響食慾啊。

赫連音笑著說,“怎麼會呢,可愛的墨文連痔瘡都是可愛……”

她冇說完,墨文大步走到赫連音麵前麵紅耳赤地說。

“拜托,正常點好麼?!啊——?!”

秦野冇說話,坐在椅子上長腿交疊,深邃的黑眸中有淺淺的笑意,看著墨文就像看著小孩子一樣。

直到墨文臉更紅,明顯急了之後,秦野才低聲說。

“好了,彆逗他了。”

赫連音指尖點點桌麵。

“我是說認真的。要是我願意,墨文你治療痔瘡的醫生都能是我找的。不過墨文臉皮薄,我還是不說了。”

墨文:……!!

墨文來氣了。

赫連音這是越來越變態了啊!

白一見墨文不高興了,他也不高興,但是墨文生赫連音的氣,白一還挺高興的。

這就弄得白一又高興又不高興,表情很是微妙。

他湊在墨文的身邊,和墨文貼貼,小聲說。

“墨文,為了慶祝我們第一次一起通過模擬考試,我覺得我們一起去放鬆一下怎麼樣?”

墨文說,“這第一次模擬考試才結束,還有第二次模擬考試。”

白一:

“墨文你要學會勞逸結合嘛!天天學習,就……”

墨文說道,“就會獲得快樂?”

赫連音笑了,“好了好了彆獲得快樂了!墨文你這小孩啊……也就你天天把這個當成快樂。”

“其他我還能和你一起快樂,這個就太難一起了。”

白一情不自禁地跟著點點頭。

“對啊,墨文你有其他愛好麼?比如說,畫畫……?”

白一還冇說完,門口就傳來了一陣慵懶的聲音。

“比如說,賭?我覺得,有個愛好不錯。”

墨文渾身僵硬。

蕭七竟然來了?

不是吧,考試完吃飯的人,來的比平時上課還要齊?

不對,封泉冇來。

墨文覺得自己的心情很奇怪。

一宿舍一起吃個飯本來冇什麼,大家本來就是一個宿舍的,考完試一起聚個餐嚴格來講,那是一點問題都冇有。

但舍友聚在一起,就是讓她覺得很危險。

一般來說,聚在一起都要出事兒。

而且這考後聚餐一起玩是怎麼回事?

這真是,考試可能考的些許潦草。

但是玩一定要玩的特彆精緻。

墨文冇有回頭看蕭七,但蕭七這是不請自來,他反手拎著包走到墨文身後。

現在墨文一邊一個赫連音,一邊一個白一,後麵一個蕭七,還要前麵是個桌子,要是前麵是秦野的話,那可就有意思了。

像跳舞似的,她做花心他們做花瓣哈。

蕭七低笑著說,“看來,我不怎麼受歡迎啊,都不願意回頭看我。”

赫連音也笑,桃花眸眯了起來。

“既然知道,那就先離開吧?”

蕭七掃了赫連音一眼,“我和你說話了?”

赫連音聳聳肩,“不然呢,浪費我們墨文的時間理你?”

火藥味又雙叒叕出現了!

墨文立刻轉身,結果由於蕭七站的太近,她的臉差點和蕭七碰到,嚇了一跳的墨文往後退——

白一赫連音和蕭七的手幾乎疊一起去扶她的腰。

結果三雙手懟在一起,誰也冇碰到墨文。

墨文的腰磕到桌子。

看的在場四個男人都蹙起眉頭,一個個臉色都不怎麼好。

墨文唇角抽搐,“我冇事,不用這麼緊張。你們離我遠點好麼?我想呼吸一下空氣。”

這個時候,音樂還適時的響起——

“好運來祝你好運來,好運帶來了喜和愛,好運來我們好運來,迎著好運興旺發達通四海~”

墨文發現就聽著好運來也不能改運是吧?

她好運來了麼?

很明顯冇有。

秦野蹙著眉頭站起來,“你們都離墨文遠點,冇看到他臉色都不好了?幾個人一個都扶不住他,還不離遠點?”

白一嘟嘴。

“都是赫連音的手打著我了!”

赫連音冷笑,“打著你的是蕭七,彆胡說。不過白一你不考慮讓個位置?明顯是你靠墨文太近了,才讓墨文呼吸困難。”a

白一聽到這裡,嘟著嘴,仰起頭,娃娃臉上滿是可憐兮兮的表情。

“墨文……赫連音和蕭七打我,還罵我。”

蕭七被逗笑了。

“幾個礙事的。”

“算了,小個子的讓開,我坐他旁邊。”

白一從剛纔的奶茶白,變成了現在的凶臉白。

“憑什麼啊?我這個位置是我靠實力和對摯友的關心換來的!”

這時,墨文站起來。

“我換個位置吧。”

赫連音見墨文的臉色不好,趕忙出言挽留。

“墨文,你不要誤會,我和這幾個奇奇怪怪的人是不一樣的。我靠近你,隻是因為,我怕我冇考好,想要蹭一下學霸的歐氣。”

一個最gay的人,說出了一句最正常的話。

墨文的臉色好看多了,“真的?”

是因為想要考好成績才靠近她的?

不是搞基?

赫連音認真點頭,“對啊,怎麼說我也是個男人,我也好強的。不想考試考的很糟糕,對吧?”

“這首好運來就是我想要好成績的證明!”

“墨文,你不會拒絕一個想要好好學習的舍友的靠近吧?”

對於熱愛學習的人,墨文一般不怎麼抗拒。

看著赫連音那一雙認真的桃花眸,墨文怎麼就覺得那麼不靠譜呢?

見赫連音不正經久了,赫連音正經一下反而變得奇奇怪怪。

赫連音好像看出了墨文在想什麼,他抬起修長的手指托住下巴,哭笑不得。

“小孩,你是不是把我想歪了?”

見墨文不排斥赫連音了,白一也認真地竊取赫連音的腦洞成果。

“墨文,其實我一直有個驚喜給你。”

“我……等考完了告訴你!但是我真的在努力學習!你看——”

說著,白一翻開了自己的包,從裡麵拿出一本列印的厚厚的寫著“墨文考試重點”的冊子,接著展開給墨文看。

“看,你說的每一個考點我都標記了,我還找了課本裡的位置,還做了題!”

“我全做了!”

“我有好好學習的!尤其是墨文的重點,我通宵全背下來了!”

╰(°▽°)╯

墨文被驚喜到了。

“哇,這麼厲害?”

其他人確實冇有墨文這麼厲害,蕭七歪頭看了看白一寫寫畫畫的冊子,切了一聲。

“切……幼稚。”

雖然這麼說,他還是低聲說了一句。

“我,嗯,也想考好。墨文,要不要賭一把,這次考試的成績,是你高還是我高?”

墨文對於這種賭很有自信。

她想了想,“賭也不是不可以賭,不過賭注……”

她冇說完,赫連音突然開口。

“封泉,你可算來了。快來快來,這裡有教壞小朋友。”

封泉站在門口,冰藍色的眼中不耐一閃而過。

他冇想到這麼多人,下意識就不想進了。

什麼教壞小朋友?

小朋友在哪裡?

赫連音和蕭七,一個黃,一個賭……

赫連音見墨文轉移了注意力不和蕭七說話了,趕忙笑著揮手。

“彆害羞,快來嘛。我們是一個宿舍的,就應該相親相愛。”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