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不知道,自己不過就認真看了一場啦啦操表演,怎麼全隊的氣氛都不對了。

白一笑的特彆甜,認真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秦野在低頭係領帶,不過感覺他的眼神裡好像有殺氣。

赫連音雙手抱臂,挑起眉梢似笑非笑地打量著墨文,瑩潤的唇動動,聲音帶笑。

“哦,喜歡這一款啊?輸了還能有個女朋友是吧?不錯不錯。”

墨文有點不好意思,她低頭,唇角不自覺地帶了一點“終於有人發現我的魅力,我女扮男裝很成功啊”的笑意,客氣地說。看書喇

“冇有冇有,我也不談戀愛。這就是個意外。”

白一的包子臉更鼓了,他特彆想擼袖子去和那個女生掰頭一下。

不過就是大白腿麼,他也有啊!

墨文哥活動著手腕,腳腕,心裡默唸著——

在場的人都是木頭人,都是木頭人,都是植物大戰殭屍裡的殭屍,我怕什麼?

完全不用怕——

“小辣椒,加油!!小辣椒——!”

桑爍的聲音幾乎刺破墨文哥的耳膜,墨文哥唇角抽搐。

媽的誰是小辣椒啊?!

等等,不要躁動,木頭人,木頭人——

在班裡躁動的時候,藝術班女領舞走到墨文身邊,又眨了眨眼睛,她頭上還有一點汗水,眼睛亮亮的。

“墨文哥哥,加油哦~”

說完,她就和一群女孩子笑著離開了。ia

墨文再次有點不好意思。

“嗯,謝謝。”

秦野冷聲說,“準備好了麼?我們該上了。”

這話由秦野說出來,就無端有一種要打群架的感覺。

墨文哥身體僵直,他不停地念著——木頭人,木頭人!

體育老師通知該他們上場了。

白一這個時候,轉過身,伸出拳頭。

“來,我們碰個拳,加油!figtg!兄弟們還有姐妹們燥起來!”

其他班的動員都是一群女孩子嬌滴滴的聲音。

而墨文他們這邊的應援聲一群男人的聲音蓋過了女人。

“嗯。”

“嗯~”

“我去彈鋼琴了。”

“加油加油加油!你們加油!掩護我啊!”

班裡的女孩子們都很興奮,她們覺得自己就是過來湊數的,但是能夠看美男還能磕cp,太值了。

墨文哥深吸一口氣,又和墨文碰了碰拳頭,然後又抱了抱墨文,“祝我好運。”

墨文安慰墨文哥,“好好,肯定好運的,我就在你旁邊。跳錯了也沒關係。”

全班走到操場上。

操場上還有其他班級跳啦啦操留下的啦啦球的碎屑,地上亮晶晶的。

校長無聊地坐著,對副校長小聲嘀咕。

“這個你來主持吧,我對男人冇興趣。”

副校長差點翻個大白眼,“你能不能好好地做一個正經的校長呢?年紀輕輕就是個色批,像話麼?!”

校長說,“男人好色點怎麼了?男人本色聽過冇?好了好了,他們要上場了,你快點說話吧!”

副校長無奈地拿起話筒,介紹了兩句。

“——嗯,開始表——!”

他剛說完,整個體育場就響起了鋼琴聲。

非常乾淨的鋼琴音,眾人的目光不由地落在操場邊上,而後,震驚了。

“樂隊?!”

“這什麼土豪手筆啊!直接帶了個樂隊過來演奏?!”

赫連音請了一支樂隊給封泉伴奏。

這是一向孤僻喜歡單獨演奏的封泉向赫連音提出的建議,他覺得光是鋼琴音和啦啦操賽場不夠配。

不過這音樂,是墨文當時寫的小樂章的完整版。

封泉的鋼琴配著樂隊一出,這個高級感瞬間就上來了!

操場上的尖叫聲都小了。

感覺這和演唱會似的,這是不花錢就能聽的麼?

隻有人小聲說,“艸!太強了這歌!以後我死了用這歌出殯!”

配合著封泉的音樂,更吸引人的無疑就是帥哥。

墨文哥站在前排最中間,臉紅的像個紅蘋果,他隨著音樂抬起手,扭了扭腰,眼角的目光落在他旁邊的赫連音身上。

突然,這個目光就吸引住了。

赫連音的動作非常高級,同樣是一個動作,他像是良家婦女被迫營業,人家赫連音就像是男團出道一樣。

臉上的慵懶的笑容,隨意的動作都帶著高級感。

赫連音表情管理無敵,桃花眼帶著笑,動作不誇張,但是腰和胯都非常會扭。

男人的那種性感顯露無疑。

墨文哥突然就緊張了呢,他再往旁邊看一下——

好傢夥,他妹更會啊!

那長腿,那細腰,腰軟軟的,動作有力之中還透露著一種純情,男性的魅力和女性的柔軟結合在一起,墨文臉上也帶著笑。

察覺到墨文哥看她,墨文眨了眨眼睛。

墨文臉上的笑容甜甜的,好像在灰色西裝內包裹的是一塊奶白色的巧克力,吸引著所有人的目光。

墨文扭腰,明明不色色,但是卻很撩人。

扭的在場的女生男生都想流鼻血。

白一特彆想跑到墨文身邊,眼神總是下意識往墨文身邊飄,但是為了比過藝術班的領舞,白一也是拚了。

他一張娃娃上有汗流下,衣服緊貼著身上,髮絲黏在額前,皮膚顯得更加白皙,在平時很奶的氣質之上多了一點男子的嚴肅。

又奶又欲的。

秦野也冇有拉胯。

他由於個子高,動作幅度比其他人小一點,但是走位更多,動作也十分標準,和其他人相比,他的動作裡有一種難說的“殺氣”。

但是又很合群。

看一個西裝暴徒一臉嚴肅地跳舞,蹦蹦跳跳是什麼感覺?

秦野跳的很帥,但是莫名讓人覺得有點好笑,又特彆溫馨。

尤其是他看了墨文一眼,臉上帶著一些汗水,冷厲的黑眸中含著笑容,彷彿他做的這一切都為了取悅一個少年。

他們的動作都不算難,跳動比較少,專業編舞讓這個舞步有躍動感又特彆能顯示男性的魅力。

男子和女子的感覺不同之處在於,他們的動作都透露著一種力量感。

力量又性感。

而且很難得,竟然除了墨文哥之外,其他四個“男生”的動作齊的嚇人,給人一種“刀群舞”的感覺。a

拿著手機放大看他們的女孩子都快瘋了!

他們幾個人差點嚴重乾擾在後排跳舞配合陣型的女孩子們,女孩子們被撩的有點腿軟,都不知道該看誰比較好。

但是女孩子們仍舊十分認真地完成了動作。

最後一個動作,女孩子們在後排一個人舉一個人,做成一個塔形狀。

墨文哥站在她們麵前擺個甜甜的poe。

而最前麵的四個帥哥在最後一個音符落下的時候,齊齊一個後空翻,又齊齊落地!

坐在觀眾席上,戴著黑色逆十字架的男人抬起手輕輕地拍了拍,唇角揚起。

這掌聲好像喚回了所有人的心神,掌聲和尖叫聲這才響起來。

校長瞪大眼睛,久久冇有回神,直到副校長重重咳嗽一聲,他才拖著下巴說。

“妙啊……男人也不錯啊……”

副校長蹙著眉頭,“還是我來說?”

校長搖頭,“不不不,我來吧。這個分就很難打,這個設計屬於神仙級彆了吧?”

另一邊。

跳完了等著打分的墨文微微喘著氣,剛想說話,藝術班的女領舞在操場邊上把手放在嘴前做成喇叭狀喊她。

“墨文!好帥!!我輸了也可以做你女朋友麼?!”

赫連音也開口。

“這次估計又小熱搜了,壓不壓熱度?”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