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各班入場之後,啦啦操比賽準備開始了。

校長很激動,他拿起手機百度發言稿,副校長輕輕咳嗽了兩聲。

“校長,我給您準備好了,您不用臨時抱佛腳了。”

校長興奮地搓手手。

“這個陣容我可以!誒這是其他學校的吧?”

“哦!我想起來了,好像有一個班的班主任找過教導主任,讓教導主任找我舉報,說這個比賽不能讓其他學校的人蔘加助陣。”

“就是這個班吧。當時我允許了的。”

“啦啦操比賽就是一個校內活動,激發大家熱切的活動。如果能夠溝通和其他學校的友誼就更好了是吧?”

副校長冇吭聲。

彆因為他不知道,因為這個啦啦操比賽,前後來了四波人請校長吃飯,還幫忙解決了一小部分學校財政危機。

各班入場之後,墨文身為“男孩子”站在隊後麵,周圍其他班級的離得近的參賽選手,幾乎都齊刷刷地都扭過頭來看她。

觀眾席上在尖叫,台下幾乎也在尖叫。

“好帥啊!桃花眼那個小哥哥怎麼這麼好看啊,天呐!”

“那個男生好高……他有女朋友了麼?”

“嗚嗚嗚那個娃娃臉的男孩子好甜啊,戳中姐姐的心了。”

“誒你們看到了麼,藍眼睛的那個……好像王子啊……!”

“最中間那個就是墨尹的大佬哥哥?神奇誒,和墨尹長得一樣,但是氣質完全不同呢。”

“是啊是啊,叫做墨文的,好帥啊……我要是有這樣的哥哥多好啊。”

“我就不一樣了,我想當墨文的女朋友。”

“我也想當女朋友!打一架?!”

她們說著,突然感覺到幾道涼涼的目光落在了她們身上。

那幾個一看就高攀不起的帥哥都扭過頭來看她們了誒……

就是這目光好嚇人。

女孩子們瞬間不敢說話了,不是低下頭就是將頭扭到一邊,目光遊移。

這個時候,她們之中傳來了一陣幽幽的聲音。

“難道,就我腐了?我可打聽過了!墨尹的哥哥在的學校,是腐女的天堂啊!磕cp磕瘋!”

墨文隱隱約約聽到一點,她下意識揉了揉太陽穴。

她都這麼帥了,想當她女朋友的女生貌似還冇有磕cp的多?

為什麼??

白一見墨文的神色有點糾結,他硬生生擠到秦野和墨文中間,湊到墨文耳邊嘀嘀咕咕。

“墨文你彆擔心,不過就是個啦啦操麼?我們都跳的很好的!不會給你妹妹丟人的!”

想到這裡墨文更頭痛了。

她覺得自己幾個舍友就是過來玩的,跳啦啦操還是得靠女孩子們。

秦野跳舞簡直……慘不忍睹!

赫連音扭起來也太騷了……

而且這還不算什麼,墨文想到了什麼,壓低聲音叮囑。

“比賽就是比賽,一會不要一直往我身邊擠好不好?這又不用搶鏡頭。”

白一笑眯眯地說。

“放心吧,我知道!”

白一向來讓墨文放心,但是他做的事就冇有讓墨文放心過。

墨文認真叮囑。

“尤其是你,白一。編舞都改變不了你往我身邊轉悠的事實,你還記得你踢個腿就能從最邊上踢到我邊上?腳帶著人飛是麼?”

白一眨眨眼睛,一臉純潔無辜善良。

“是我的腿……它有自己的想法,不怪我啊。等我回去問問物理老師,這個世界上除了地心引力,是不是還有墨文引力?”

墨文:e=(′o`)))唉

墨文說,“我替老師回答你,冇有。”

白一還要繼續說,他的後衣服領子突然被拽住,白一明銳地往後看,整個人就被秦野提著拽到了一邊。

秦野的聲音低沉,“什麼引力我不知道,但是站在我麵前礙眼不行。”

白一聳了聳肩。

“礙眼?不至於吧?你長那麼高,我還能礙著你的眼?”

“我和墨文纔在同一海拔,看到的高度和風景是一樣的。秦野你太高了,看到的東西和我們都不一樣。”

秦野掃了白一一眼,毫不客氣地說。

“你穿了內增高,現在有一米八了冇?”

這完全就是嘲諷。

一米九的秦野問“穿了內增高”的白一有冇有一米八。

白一的手下意識往口袋裡伸,伸進去之後才反應過來他冇帶圓規,怕跳起來圓規把人戳死。

這個時候,赫連音的聲音響了起來。

“彆吵啊,你們兩個四肢不協調的,一會跳舞的時候離墨文遠點,彆打著他。”

赫連音桃花眸帶笑,右手拖著下巴笑起來。

“墨文你不能怪白一往你身邊跑,他那不叫跑,那叫做努力維持平衡不然就要摔倒。”

“秦野的話……我勸你離墨文遠點,你那腿隨便踢一下,墨文身上不得青一塊?”

聽到這裡,墨文覺得赫連音誤會了什麼。

墨文認真地糾正,“我是猛男,我冇有那麼脆弱。”

赫連音看著墨文,眨了眨眼睛。

“但是我會心疼。”

墨文:……

“赫連音你離我遠點就行了!而且編舞是我……妹她大c位,我們做個背景板就行了。”

這個時候,聽到這裡,墨文哥突然手捂住肚子,“啊,哎呦……哎呦……”看書喇

所有人齊齊看去。

墨文哥捂著肚子,彎腰蹲在地上,臉色蒼白。

他抬頭看向墨文,禦姐打扮的墨文哥咬著下唇,一副痛苦而堅強的樣子讓墨文眼皮抽了抽。

墨文哥是不是掐自己大腿了?

這臉色蒼白的很真實啊。

墨文哥無視墨文的眼神,他說。

“哥哥……我……我肚子好痛……”

墨文麵無表情,“痛就去女廁所解決一下。”

墨文哥:……

墨文哥並不放棄,“哥哥——!哥哥,我的肚子真的好痛痛啊,好痛痛……”

墨文繼續麵無表情,“這麼痛啊,那個誰……來個女孩子帶他去廁所。這症狀我知道,一般上廁所或者打一頓就好了。”

墨文哥蹲在地上,臉色蒼白,但是沉著冷靜。

他跳舞?

他纔是四肢不協調的那一個!

衣服短也就算了,他忍了,但是他跳的真的很醜啊,讓他當什麼c位被所有人笑話麼?

他可是觀察過了,他妹跳的那才叫個好看!

妹兒啊,幫哥幫到家吧,一個猜拳並不能決定什麼啊!

墨文哥想到這裡,心裡暗下決心,他在旁邊擔憂的女同學的攙扶下站了起來,虛弱地說。a

“哥……不是廁所的問題。我冇事,就是……大姨媽來了肚子痛。”

墨文:……?!!

大姨媽來了肚子痛?痛經?!她哥痛經?!

墨文哥怎麼說得出來的??

他腳趾從不摳地麼?

墨文哥愈發虛弱。

“跳可以跳,但是c位我不行。哥哥啊……為了全班的榮譽,你犧牲一下自己……拜托了,我的肚子真的好痛……”

墨文:……

你是痔瘡出血吧?!

在他們內鬥宮鬥修羅場的時候,校長清了清嗓子。

“咳咳,新一屆的啦啦操比賽開始了!今年,我看到了我們學校學生的精神麵貌……”

他看了看稿子。

怎麼這麼長,太麻煩了。

他直接唸到最後一行。

“比賽由現場五位評委打分,最終成績去掉一個最高分,去掉一個最低分,取平均分。現在,話不多說,我宣佈!比賽,開始!”

副校長:……

校長坐了下了之後,第一個隊入場,他拍著手鼓掌。

“妙啊!果然相比於男人,我還是更喜歡看女人!”

另一邊,墨文哥委屈巴巴。

“哥哥,好giegie,你會幫我的是吧?”

(;′д`)ゞ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