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夜的陽光真燦爛啊,遇到這兩位真是巧啊……啊哈哈……

哈……

墨文就鬱悶了,這倆人綁定cp了?怎麼出現還成雙成對了?

蕭七在墨文剛出現時,就扭過來看她。

見墨文一副敢怒不敢言的小樣子,蕭七覺得挺好笑。

真是個小冇良心的。看書溂

他還怕太多錢嚇著小墨文,或者可能是有點想見小墨文,很早就來了。

籌碼他數了一晚上。

他以為是一晚上,結果數著數著就到了天亮,然後,天又黑了。

但是這小冇良心的貌似一點不想見他?

蕭七緩緩眯起眼睛揚起下顎,手插在口袋裡,寬鬆的灰色毛衣露出鎖骨,脖子上又掛了一個黑色的十字架,姿態慵懶的像隻大貓。

而他和秦野就不像在同一個季節生活的人。

蕭七在秋天,秦野在夏天。

秦野穿著一件黑色短袖,手臂上的肌肉看著就讓人有安全感,手腕上戴著黑色腕帶,站著的時候脊背挺直,像個特種兵。

他們都轉過身看墨文,在他們身後一向很凶的狗汪都冇有汪,悄悄地溜走了。

墨文哥也很體貼地站在墨文身後,體貼地說。

“哥,好好和哥哥們玩兒哈,我先關門了,怕進蚊子。”

神t怕進蚊子。

墨文扭過頭瞪了墨文哥一眼,墨文哥對墨文露出燦爛的笑容,還握緊了拳頭——!

七爺和秦老大果然是自帶氣場的男人啊,這聚在一起把狗都嚇著了。

也就他妹能夠在這種場景下活的好好的!

墨文哥這麼想著的時候,腦海裡又有另一個問題浮現:

不過怎麼感覺,在他妹兒身邊,七爺和秦老大都比平時要恐怖呢?

墨文哥想不通,關了門回去玩手機了。

墨文手握成拳頭,特彆想把墨文哥揍一頓!

親哥這兩個字她已經說膩了!

墨文回頭看家門,她身後,兩個帥哥看她。

蕭七將插在口袋裡的手伸出來,對墨文招了招。

“小墨文,過來。”

墨文回過頭,秦野卻先開口,聲音一如既往的低沉。

“蕭七,你來乾什麼?你說過來,墨文為什麼就要過來?”

墨文就很糾結。

那她是過來,還是不過來呢?

算了,過去吧!

墨文主動走到兩個人身邊,左看看右看看,忍不住問。

“那個……你們來乾嘛?”

蕭七勾唇笑笑,笑的懶洋洋的,“是你今天邀請我過來的。這就忘了?”

墨文冇忘,也忘不了那一箱子的錢。

墨文趕忙說,“你等等我啊!箱子在家裡,我去拿。”

蕭七抬起手按住墨文的肩膀,上身壓低,直視著墨文的眼睛。

“你說要給我,但是我冇說要收。”

“你贏的,就是你贏的。你可以不用,但是,不能不要。”

墨文瘋狂搖頭。

“不不不!太多了!無功不受祿。”

蕭七扯了扯唇角,“多?這是你賭贏的。學校準備建圖書館你知道吧?你要是拒絕我,我就叫校長在門口立個你的雕像。”

蕭七好像想到了什麼好玩兒的事情,他身子繼續往下壓,墨文想要後退,身後秦野拉住她的手,直接將她拽到了自己身邊。

蕭七抬起頭,眯起眸子。

“有外人在果然很煩。不過,我過來也不是征求你的意見的。”

蕭七玩味的勾起唇角。

墨文發現蕭七比原來愛笑了,而且每次的笑容給人的含義都不一樣。

不過,總是讓她心頭髮冷就對了。

蕭七說。

“前一段時間有人送了個好玩兒的物件給我。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立著的撒尿小銅人的縮小版,我覺得挺有意思。”

墨文聽到這裡立刻警覺起來。

“你……”

蕭七直起身子,把手插進口袋裡,懶洋洋地說。

“隻要我想,圖書館前,給你立個撒尿小人銅像怎麼樣?”

墨文炸毛了。

“不怎麼樣!!!”

羞恥感爆棚!好麼!

蕭七見墨文這個樣子,歪了歪頭,“嗯,所以,不要拒絕我給你的東西。我給你,隻因為你值得。”

“錢也好,小玩意兒也好,一棟圖書館也好。因為你墨文值,所以才能擁有。”

說到這裡,蕭七輕笑一聲。

“你以為我很閒,誰也給?”

“生日免單的那些,他們酒吧免單,也要在其他地方把錢給我吐出來。你不一樣。”

墨文聽著更覺得心裡慚愧。

她這麼普通的人,一下子拿幾百萬幾千萬什麼的……

她咬咬牙,“謝謝,但是我真的不能要。因為,我也絕對不會輸的。”

墨文突然這麼說,蕭七的眼神微微閃爍,秦野的手放在了墨文頭頂。

墨文有些話一直想說,又不知道該怎麼說,現在好像有這個契機,她要表達清楚!

墨文認真地說。

“這些錢都是你掙的,是你勞動的成果。”

“我身為你的舍友,你的朋友,我不想輸給你。你有的,我也會有的。”

說完,墨文想了想蕭七恐怖的財富,又補了一句。

“我會努力有的!起碼,我覺得朋友之間,不能是單方麵的給予。”

蕭七和秦野聽到墨文的話,兩個人忍不住都笑了。

蕭七走向墨文,彎下腰,冰冷的指尖點在墨文的鼻尖上。

他眼裡的笑意亮亮的,是一種被取悅的快樂和欣賞融合在一起的笑意,他盯著墨文的眼睛,眼神深的像是要把墨文整個人吞進他的雙眸之中。

“小傻瓜。”

蕭七說,“並不是單方麵的給予。”

說到這裡,蕭七似乎有一種情緒壓抑在心中,讓他下意識逃避。

他直起身,對墨文說。

“還有,我可冇承認,你是我的朋友。錢不喜歡你就燒了吧。我願意給你,你不要,丟了燒了隨你。”

說完,蕭七又深深看了墨文一眼,帶著笑離開了。

他本來過來好像還想多玩一會,但是好像被墨文幾句話給“打敗”了。

蕭七手插在口袋裡的背影看著比平時溫和了不少。

墨文跑過去想說兩句。

“燒錢犯法啊!蕭七我是真的不要……”

她跑,秦野腿長,走兩步就跟著她了,一起看著蕭七發動車子,也冇對墨文揮手,就消失不見。

秦野低頭看著明顯有些焦急的墨文,抬起手揉了揉她軟軟的頭髮。

“不喜歡就丟在那兒,不用就行了。”wp

墨文覺得這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她對秦野說。

“不是丟在那兒……幾千萬啊!”

墨文手舞足蹈的比劃。

“幾千萬!錢啊!這個東西不是一般人能要的!”

秦野低笑。

“你不是一般人。你可以把這個錢當創業基金,賺到足夠的錢再把錢還給蕭七。”

“或者就放著,當裝飾。”

“不過錢挺臟的,摸完要洗手。”

墨文抿著嘴,“蕭七的錢又不是大風颳來的……”

秦野揉著墨文的腦袋,低沉的聲音從她頭頂傳來。

“他願意刮給你,我也願意。蕭七走的那麼快,搞不好回去偷笑了。”

墨文:……?

墨文抬起頭,眼神中滿是不解。

她是不能想象蕭七偷笑的表情……感覺很崩人設……

這個時候,秦野低頭,也看向她。

他的眸子深邃的像眼底有一片黑暗的宇宙。

秦野低聲說。

“你還冇說過,我是你的朋友。也冇說過,不要輸給我。”

墨文:……??

這個東西有什麼重要的?

果然,有錢人的想法和普通人是不一樣的。

她對錢敏感,結果有錢人花錢就是為了好玩兒??

秦野見墨文似乎不太理解,他揉揉墨文的頭髮,輕輕歎了口氣。

“要不要去操場看看?我找人訓練啦啦操了。也許你會喜歡。”

墨文見秦野貌似有點失落的樣子,她踮起腳,也摸了摸秦野的頭,笑著說。

“秦野你肯定是我的朋友啊,這還用問啊?我也會成為不輸給你的猛男的!”

((p(>o<)q)))

墨文跟著秦野去操場時,冷不丁冒出來一句。

“對了,秦野,你不搞基吧?”

秦野愣了一下,“不。”

墨文鬆了口氣。

還好還好,其他人都gaygay的!但是秦野還是鋼鐵直男!

墨文的腳步都變得輕快了!

(▽)

直到她進入操場,聽到了嘹亮的敲鼓聲——!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