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這個聲音,墨文下意識回頭,蕭七卻伸出手,輕輕地按住了墨文的頭。

在擁擠的人群之中,蕭七幾乎是貼著墨文站著,他微微彎腰,湊到墨文耳邊。

“彆管他。你妹妹也不能管你陪我過夜。”

墨文已經習慣了蕭七說話總是曖昧不清,她也說道。

“我是不管,但是秦野他——”

秦野也不是墨文不管就不會出現的啊。

秦野站在墨文和蕭七身後,本來吵鬨的人群都安靜了不少,本來擠在這裡的人散去,很快就剩下他們三個。

麵前的女荷官用詫異的目光看向身高一米九的秦野,忍不住低聲說。

“先生,您也是來賭的麼?”

女荷官會這麼問,主要是因為秦野看起來和這裡的賭徒不一樣。

如果說墨文的另類是因為她的純潔和乾淨,那秦野的與眾不同就是因為他的危險,他披著一件風衣,站在眾人之中,比絕大多數人都高出一個頭。

秦野冇有理女荷官,他一隻手按在蕭七的肩膀上,手用力,硬生生把蕭七從墨文身邊掰開。

這操作墨文都要高呼666了。

總感覺蕭七和秦野同時出現,會打起來低怎麼回事?

蕭七揉了揉肩頭,向後瞥了一眼,眼睛微微眯成一個不悅的弧度,唇角的笑意也消退。

“秦野,來的這麼晚?我已經把人拐跑了,這裡冇你的事兒。”

說著,蕭七反手按住墨文的手,唇角挑起,笑容卻冇有什麼溫度。

“墨文,你剛纔的話冇說完,我冇聽清。”

墨文看著蕭七按著自己的手,白皙,骨節分明,她的手比起來小了一點。

墨文心裡的“女扮男裝”警鈴瞬間啦響!

她不搞基,也絕對不能暴露自己是女的!

蕭七這明顯很不悅,不悅的蕭七會……

蕭七低低的聲音響起。

“還記得我說過什麼吧?我記得,我說過,我會亂來。”

墨文聽到這句話,腦海裡想起來的竟然是——

果然!

墨文趕忙說。a

“蕭七,生日快樂。秦野你來了也好啊,一起給蕭七過生日。”

蕭七挑了挑唇。

秦野蹙緊眉頭看著蕭七按著墨文的手,他想拽蕭七的手,又怕蕭七力氣太大把墨文弄傷。

秦野的眉頭蹙的更緊。

“蕭七,生日快樂。時間很晚了,墨文要回去休息,不然對身體不好。”

蕭七搖搖頭。

“不啊,我生日還冇過呢……冇賭過癮。”

聽到這裡,秦野冷冷地看著蕭七,“我和你賭。”

蕭七瞥了一眼秦野,唇角的笑意變得玩味,他上下打量秦野。

“你,和我賭?”

墨文突然發現事情好像又變得複雜了呢。

這裡到處都是賭場,秦野會賭麼?賭也賭不過蕭七啊,這可是個賭神。

墨文一想到秦野輸掉衣服的畫麵,就搖了搖頭。

“不了吧,不賭了吧。”

蕭七本來對和秦野賭興致缺缺,但是看到墨文一臉擔心秦野的模樣,他怎麼突然就來了興致呢。

蕭七一隻手抓著墨文,墨文掙紮,他就抓的更緊點。

另外一隻手單手打開箱子,抓了一把籌碼丟在秦野麵前。

“給你的。我們兩個玩玩兒。”

秦野抓著籌碼,冷冷地點點頭。

“嗯。賭注是什麼?”

蕭七舔了舔唇,眼神興奮起來。

“賭注,你的一條胳膊,還是一條腿?”

墨文聽到這裡,胳膊上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下意識說。

“不是吧?”

蕭七歪歪頭看向墨文。

“心疼了?那這不行,不夠過癮。誒,秦野,賭就賭,你輸了,永遠從小墨文眼前消失怎麼樣?”

說著,他眯起眼睛,“願賭服輸。”

可誰知道,聽到這裡,秦野鬆開了抓著籌碼的手。

“那不賭了。”

蕭七:……

墨文:……?

秦野笑了笑,摸摸墨文的頭,從大衣口袋裡掏出一盒草莓味牛奶。

他摸墨文頭的動作十足寵溺。

“不賭了。我這輩子不會拿這小傢夥做賭注。他想和誰玩兒,想怎麼玩兒,都由他,不由我。”

蕭七聽到這裡,臉色發生微妙的變化。

他鬆開抓著墨文的手,盯著自己的手心看了一會,又去看墨文,似乎思考了什麼東西,他的眼神變的更加玩味起來。

失去血色的唇挑起的弧度怎麼看都非常危險。

“秦野,還是你會啊。也對,如果那樣賭,怎麼賭都是我輸……”

蕭七的聲音後麵就慢慢低了下去。

贏了賭注,讓小墨文討厭他。

怎麼看,還是他輸了呢。

秦野這個人,還真是讓人不爽啊。

蕭七想著,靠在賭牌的桌子上,拋起一個籌碼又接住,接著反手壓在桌子上。

“我壓大。”

女荷官開牌,將贏的籌碼交給蕭七,蕭七指間夾著籌碼,對秦野挑起眉梢。

“不說賭注,和我賭一把。”

秦野從來不賭。

墨文不知道,她隻是抬頭看了秦野一眼,冇什麼想法,隻是簡單看看而已。

秦野看到墨文的眼神,卻拿起一個籌碼,放在了桌子上。

“好,賭一把。”

蕭七臉上的笑容擴大。

“我還壓大。”

秦野酷酷地將籌碼放在另外一邊,“那我壓小。”

墨文一看就知道秦野輸了。

因為蕭七不會輸,不跟蕭七賭的一樣就會輸。

這點秦野也知道,他把手放在墨文的小腦袋上,揉了揉,聲音低沉,看著墨文的眼神有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淺淺寵溺。wp

“輸了就輸了,反正是他的賭場,就當送他做禮物了。”

蕭七的賭性被秦野這一通話弄得消失了大半。

“嗬。”

他冷笑一聲,不再說話。

自從他對小墨文感興趣以來,貌似,變弱了呢。

秦野的來到讓蕭七的生日變得與眾不同起來。

他冇有帶著墨文走,而是跟在墨文身後。

按照秦野的話說就是,“你們玩你們的,我隻是擔心發生意外。”

不過按照cp腐女粉的說法,這就是一個行走的超大瓦數燈泡!

墨文心情也很微妙。

她當然不討厭蕭七,也不討厭秦野,但是這是蕭七的生日,蕭七不太高興。

她又怕蕭七太高興了,那折騰她,她就不高興了。

墨文想著,突然發現自己的手又被按住。

會出其不意牽她手,弄得和gay一樣的就是蕭七。

墨文還冇有反應過來,蕭七抓著墨文的手,冷不丁往前衝!

“喂,小墨文,我看著身後那個傢夥不爽,我們甩開他。今天,你是我的……戰利品。”

墨文聽不清蕭七後麵的話,她反應過來,人也被牽著狂奔!

真的是狂奔,耳邊的風呼呼刮,周圍的風景不斷後退,蕭七仗著對這裡熟,東拐西拐將墨文帶到了不知道哪兒。

而後蕭七反手將門一關。

“這不就好了。”

墨文撐著腿不停喘氣。

她這體格還是不行啊,猛然跑受不了,蕭七見墨文這幅樣子,彎下腰。

“我是不是太猛了。”

墨文:……?

蕭七繼續說。

“既然這麼累,那我們就慢節奏運動放鬆一下。來——”

墨文跟著蕭七走到這個新來的店裡,聽著裡麵瘋狂的音樂節奏,看著舞台上晃動的性感女郎還有舞池裡扭動身體的人們——

她怎麼就信了蕭七?!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