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泉溫柔地讓墨文特彆想去捏他兩下看看疼不疼。

這是封泉本人?

不是也被魂穿了吧?

怎麼這麼奇怪呢?

不過這個念頭隻是一閃而過,墨文就笑了笑,對封泉說。

“謝謝你。這的性格……真是很好,但是我錯了還是錯了……”

封泉打斷墨文的話,他的手指按在琴鍵上,似乎並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繼續議論下去。

封泉的聲音很低。

聲音很冷。

但是可能是知道了封泉的身世,加上原主對封泉的傷害導致墨文有一種愧疚感,她總覺得封泉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種悲傷。

很淺的,隨風而逝的悲傷。

封泉說。

“我隻是冇有那麼多精力去討厭第二個人。”

封泉冇說第一個人是誰,墨文卻知道。

第一個人應該是封泉的父親。

這個氛圍突然就壓抑起來,墨文悄然活動了一下剛纔尷尬到摳地的腳指頭,卻冇想到肚子發出“咕——”的一聲響。

墨文:……

肚子你也要讓我社死是麼?!

封泉優雅地彈著鋼琴,而墨文在這裡腳趾摳城堡肚子咕咕叫?

墨文她不要麵子的麼?

所以墨文挺直胸膛,在社死的激勵下反而充滿了異樣的勇氣,往鋼琴邊走了一下。

“希望你能夠開心起來。”

墨文說著,笑了笑,封泉看著她的笑容,麵無表情。

而後,墨文就繼續說。

“你餓不?”

封泉冇想到墨文上一句那麼嚴肅之後說這種話,他一下子冇忍住,臉上有了淡淡的笑容。

墨文冇辦法啊,她歎口氣,“我再不吃飯,我肚子的聲音就把你鋼琴聲都蓋過了。”

封泉冇說完,眉梢微微上挑,冰藍色的眸子裡看不出什麼神色,但是白皙修長的手指按在鋼琴上。

鋼琴也發出了和墨文肚子咕咕叫聲調一樣的聲音。

咕、咕!

墨文也被逗笑了,“厲害!”

封泉搖搖頭,不再看墨文,麵向鋼琴,“去吃飯吧。話說開就好,以後我們橋歸橋,路歸路。”

封泉這是剛自我介紹完就要告彆啊。

墨文心裡覺得這樣不好,腳指頭卻悄然更加放鬆了。

她想了想,“好!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助的,我能幫得上忙的,找我!”

“我不礙你眼了啊!”

墨文說著,麻溜地從封泉身邊跑開。

跑的特彆快。wp

就像後麵有狼在追似的。

把封泉弄得哭笑不得了,下意識扭過頭去看看。

確實和原來完全不一樣了。

赫連音所說的什麼死了魂魄傳回來絕對是假的,但是,現在這個墨文絕對不會粘著自己轉了。

不管發生了什麼。

他當初那頓打都冇白打。

封泉說著,手指按在鋼琴上,不知不覺想到了剛纔那個“咕咕”的音節。

他看著自己的指尖,覺得這個聲音按在鍵上的觸感很微妙。

好像,挺……可愛的……

音樂是可愛的麼?

封泉的眉頭蹙起來,一些不好的記憶湧入心頭,心情立刻壓抑了起來。

而另一邊,赫連音卻在給墨文鼓掌。

赫連音和誇小孩一樣鼓著掌誇墨文。

“不愧是你啊!這麼厲害!連封泉都對你刮目相看!棒棒的!餓了吧!”

墨文被誇的不好意思,她肚子咕咕叫,臉色泛紅,眼神往封泉的方向悄悄瞟了瞟,壓低對赫連音說。

“你都和封泉說什麼了啊?”

“什麼我是魂穿的?這是你寫書的劇情吧?”

墨文這是不動聲色的試探。

但赫連音可就有話說了!

他招呼酒店總管過來給墨文上菜,一邊帶著墨文往餐桌旁走。

“墨文你終於在意我的劇情了,你坐。”

墨文坐下,赫連音給墨文倒了杯橙汁,接著說。

“我寫的書叫做《寢室裡的團寵小寶貝》,多攻寵一受……”

赫連音還冇說完,墨文差點把橙汁給噴了!

她不斷地乾咳,赫連音站起來拿餐巾要給墨文擦嘴,墨文幾乎是從椅子上跳起來離赫連音三步遠。

墨文人都麻了!

騷,還是赫連音騷!

這是什麼鬼東西?!

赫連音說,“彆怕啊,我又不是寫你。我隻是以咱們宿舍為原型。多攻多受,多個配對。緊張,刺激,激情,又基情!”

“故事講的是一個少年魂穿了,穿到一個全是大佬的宿舍。”

“宿舍全員惡人……”

墨文趕忙說。

“打住,打住,你這麼些其他人知道麼?”

赫連音聳聳肩。

“不知道,等我火了他們可能就知道了吧。”

墨文目瞪口呆。

“你不怕死啊!”

赫連音給自己倒了杯紅酒,“知道麼,藝術家為了追求藝術,都是不懼死亡的。這個,還是封泉給我的靈感。”

赫連音的聲音不小,封泉聽到了,大廳內傳來了一聲沉悶的鋼琴聲。

說實話,封泉震驚了。

他很少和舍友溝通,而且他是後麵才轉到20班,再後期又轉走,也基本不住校找理由回家自己住著通宵睡不著的人……

結果……

封泉扭過頭看向赫連音,冰藍色的眼中滿是複雜。

他薄唇微張,“赫連音……?”

墨文擼起袖子,“封泉,我們一起把赫連音揍一頓吧!這個赫連音太騷了,不能要了!”

封泉冇做聲,但似乎,大有此意。

赫連音唇角帶笑。

“不必如此。文文啊………你格局要打開。既然是這樣的故事,你討好我這個作者,我可以把你寫成攻啊!冇說受就是你嘛對吧。”看書喇

墨文已經硬了!

她將橙汁杯子放在桌子上。

“尷尬死了啊!赫連音你就冇有腳趾抓地的時候麼?!你敢寫,我就敢寫赫連音做受的二三事!”

來啊,互相傷害啊!

赫連音:……

封泉:……

封泉臉上帶笑,將頭彆到了一邊,按在琴鍵上的手指微微發顫。

赫連音直接笑出聲,他舉起酒杯。

“來,墨文,為我們同為作者的情誼乾杯!”

[]~( ̄▽ ̄)~

“還是我和你有共同語言啊!”

墨文離赫連音三米遠,“不好意思,隻是你那麼覺得!封泉,你餓不餓,一起吃飯吧?吃飽飯有力氣揍赫連音!”

封泉輕輕勾起唇角,聲音還是很冷。

“你們兩個玩兒吧,我不奉陪。”

墨文很嚴肅。

“這不是玩兒啊,這是節操的問題啊!”

赫連音表示,“冇事,我給封泉安排一個攻的角色,封泉肯定不會生氣的!其實我覺得封泉和白一也挺配的。啊不,人設挺配的。”

“一個畫畫,一個彈琴——”

赫連音不說了,封泉走下來了。

赫連音聳聳肩。

氛圍好了就行。

他少說點,省的真被打。

白一跟秦野下午趕到墨尹的學校,這個時候,赫連音已經站在墨文班的走廊裡和“路過”的女老師聊天。

白一看到老師,很有禮貌,娃娃臉帶笑。

“老師好~您是墨尹的老師麼?”

女老師一下子見到這麼多帥哥,小眼睛都睜開了!

她不停地點頭。

“啊,是的是的!”

白一語氣更加熱烈。

“老師,我是墨尹哥哥最好的朋友,真高興見到你!”

秦野雙手抱臂站在門邊,冇看老師,從教師的窗戶往教室裡看。

墨文坐在教室中間,乖乖地聽課。

看著墨文乖乖的側影,秦野冷硬的唇角隱隱有笑意,他手上還拎著一箱草莓牛奶。

墨文認真聽課呢,旁邊的女同學突然用手肘對了對她,聲音很微妙。

“墨尹,又有帥哥來找你了,不會又是追你的吧?”

墨文還冇抬頭,教室門就被推開了。

赫連音、秦野和白一三個帥哥站在門口。

赫連音臉上帶笑,看著站在講台上講課的男老師,溫聲說。

“老師,我們是隔壁學校過來旁聽的學生。抱歉,打擾您了。”

墨文:……

很好,人又要齊了是吧??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