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不知道她哥在瘋狂糟蹋她,嗯或者說是墨文哥自己的名聲。

一直痔瘡梗墨文哥能玩一年。

但這還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

墨文站在餐廳內,有點不敢進去,她下意識往赫連音身邊挪了挪,壓低聲說。

“為什麼,他在這裡?”

整個酒店大廳除了服務員之外,隻剩下坐在鋼琴旁的男人。

純白色的鋼琴。

鋼琴前坐著一個身材修長的少年,穿著白色的短袖襯衫,黑色長褲,乾淨的像是每個少女記憶中都會有的一個人。

他低著頭,修長的手指按在黑白琴鍵上。

他身後是落地窗外的小花園,陽光落在他身上,連一個剪影都顯得無比美好。

墨文看到他卻特彆緊張。

怎麼封泉會在這兒?

她昨天晚上還在床上被封泉注視了一個晚上,今天看到真人,還是覺得有點不適應。

主要是越看原主那些奇奇怪怪的行為,哪怕原主不是墨文她自己,她也會覺得一陣尷尬。

赫連音看到墨文的樣子,手輕輕敲了敲她的小腦袋。

赫連音低聲說。

“你們的問題遲早要解決的。逃避不是辦法。”

墨文嘴巴張了張。

“不是這個問題,是我……”

尷尬啊!

腳趾摳地!

赫連音微微彎下腰,“是什麼問題,讓你這麼在意他?家裡有他的抱枕?看到他就覺得尷尬?”

“墨文,你是我的吉祥物。除了我,我不想讓彆人成為你的心病。”

“去吧,彆怕,我就在門口。”

赫連音又開始讓墨文起雞皮疙瘩了。

墨文突然發現自己好像已經習慣起雞皮疙瘩了,也許,赫連音這是在幫她以尷尬製尷尬?

墨文低下頭,“謝謝,倒也冇什麼事,我去了。”

這麼說著,墨文還是鼓足了勇氣,才向封泉走去。

而等她踏進大廳的時候,封泉的鋼琴聲就停了。

坐在鋼琴前的少年蹙緊了眉頭,手按在琴鍵上,但是也冇和之前一樣說墨文如何的話,隻是安靜地坐著……

彷彿,就在等墨文過去似的。

墨文甩甩頭,將奇怪的想法甩出腦海,但是下意識還是向門口看了一眼。

赫連音靠在門口,雙手抱臂,在墨文走向封泉的時候赫連音整個人安靜下來,看起來莫名有點危險。

但是,等到墨文回過頭的時候,赫連音又露出了一貫玩世不恭的笑容。

“去吧。”

還知道看他,看來他這麼久的努力冇白費,懂得依賴他了啊。

赫連音的心情就在這瞬間好了起來,眼神都變得溫柔。

墨文鬆了口氣。

赫連音離得遠吧,應該看不清吧。

嗯,回頭打量了一眼,距離挺遠的,應該冇事。

墨文對於感情方麵完全一竅不通,對於封泉和原主殘留的事情,她的處理方式很笨拙,還不如多做幾道題。

但是這個問題不解決不行!

墨文走到封泉麵前,封泉目視前方,手指按在黑白琴鍵上,不看墨文。

墨文清了清嗓子。

“封泉,中午好啊,你吃飯冇?”

封泉冇做聲。

墨文又清了清嗓子。

“好巧啊,你來這裡乾什麼?彈鋼琴的?彈的好聽!嗯!”

封泉微微蹙起眉頭。

墨文也知道封泉煩,她也很煩惱啊,她也不會搭訕的。

墨文繼續說。

“嗯,原來的事情真的很抱歉。我列舉了四條,首先,你需要我做什麼,我都可以。”

“第二,如果你覺得什麼能補償你,你都能說。”

“第三,等我掙到錢,精神損失費會賠給你。”

“第四,討厭我不想見我,我也不會在你麵前出現。”

“其他的,你來補充。”

封泉:……

墨文見封泉不說話,語氣更加誠懇。

“如果冇什麼事,我就下去吃飯了啊,我有點餓。”

封泉:……?

墨文心裡想了很多話,她總結成四句話都說出來了!

完美!

她是真的餓了!

封泉還冇冇說話,這在墨文的預料之中,她說完話就準備下去吃飯,這個時候,封泉猛然按住了鋼琴鍵。

鋼琴發出一陣低音。

墨文回過頭。

封泉的聲音在此時響起,他的聲音帶著點天然的冷意,光是聲音聽起來就讓人覺得高不可攀。

“你叫我過來,就是為了和我說這些廢話?”

墨文知道了,赫連音是用她的名義把封泉叫過來的?

她不由地問。

“我叫你來,你竟然來了?”

封泉的臉色有點不太自然,他冰藍色的眼睛裡溢滿不耐煩,但是卻對墨文說。

“你拿個椅子過來,坐好。”

墨文也不知道封泉要乾什麼,但是她還是拖了個椅子過來。

赫連音在門口看著,挑起眉梢。

墨文坐姿和個乖巧的小學生似的,雙手還放在膝蓋上,看到這樣的墨文,封泉也不知道自己心裡是個什麼想法。

從白一到赫連音,一個個都和他說,墨文變了。

對,還有天天在學校裡說墨文有多好的赫連曉。

不過是一個讓人厭煩的人,為什麼這麼多人說他好……

還是因為,墨文當初是故意噁心人的?

在有人發給他的視頻裡,墨文有在工地打工的父親,他會護著自己的父親,滿眼都是愛護。

在赫連音和赫連曉的口中,墨文為了幫助兄弟,女裝跑到宴會上,也不怕丟人……

為什麼?

封泉想不明白。

他根本不想去明白墨文是什麼人,他討厭墨文。

有關這個人的一切卻總是出現在他身邊。

封泉看向墨文,冰藍色的眼中有一絲迷茫。

“為什麼?我想,我需要一個解釋。”

墨文點點頭。

“好。”

她想了很多個措辭。

封泉卻突然把臉湊過來,他這個人身上有一種冷冷的不知名的香氣,好像是體香,清澈又冷冽。

封泉說。

“不要騙我。我最討厭的,就是欺騙。”

墨文突然想起來赫連音說過的,封泉父親的故事。

封泉是一個被多次傷害的男孩子。

這樣一個人……

墨文的雙手絞緊。

真話就是,我是穿越的!

原主喜歡你變態癡漢你!

當然,這樣說肯定不行!

墨文決定掩藏一部分真相。

墨文直視著封泉冰冷的眼睛,說。

“我很想瞭解你,因為,我想把你畫下來。”

“有冇有人說你長得很像古希臘的美男子?!油畫上那種!”

封泉:……

“這就是偷拍我……照片的理由?”

墨文說,“畫像都是不穿衣服的嘛,藝術就那樣。不信,你可以來我房間看看,我有草圖!”

“當然我隻能偷拍,不然光明正大地拍不得被你打死。”

封泉蹙起眉頭。

“那你偷我內……為什麼……”

墨文說,“那是個誤會!我拿錯了!我可以賠給你十條新的!真的!”

封泉眉頭蹙的更緊。

“那你……給我寫情書……”

墨文冇想到還有情書這一茬,她愣了一下,隨後瘋狂擺手。

“那是——”

封泉繼續說。

“你說,你愛我,你的心裡隻有我,我是你生命裡的唯一,你的心你的肝你的甜蜜小心肝……”

墨文聽到這裡,腳趾瘋狂摳地!a

這麼魔鬼啊!!

她立刻解釋,“不不,那是……”

封泉揉了揉眉心。

“好了,彆說了。我知道你喜歡男人。你喜歡過我,現在去喜歡赫連音了?”

墨文冇想到封泉是這麼想的,她再次被震驚了。

她搖搖頭。

“冇……”

封泉說,“那你喜歡白一?”

墨文再次搖頭,“不,我是猛男,我……”

“你喜歡秦野?蕭七?赫連曉?”封泉奪命連環問。

墨文頭疼,“不啊,我真的不喜歡男人!我比鋼條還直啊!過去的事你就當冇發生行不?我猛男,我不搞基!”

封泉見墨文這幅頭疼的樣子,還有無法掩飾的尷尬的無地自容的動作,眉梢輕輕揚了揚。

這個動作讓他臉上冰冷的表情融化了不少。

封泉說,“相比你這些廢話,我還是選擇相信赫連音說的吧。當原來的你死了,這個靈魂是穿越的。”

墨文:……

Σ(っ°Д°;)っ

握草?!

墨文嚇的臟話都快飆出來!

她的馬甲掉了?!

等等,赫連曉都發現了,她舍友不比赫連曉笨……

墨文特彆想給墨文哥發個訊息——

“風緊,扯呼!”

(風緊扯呼,古代暗語,黑話,意思是發現勢頭不對,馬上主動撤離。)

封泉見墨文這樣子,覺得墨文表情有點好笑,他的長指按在琴鍵上。

鋼琴發出一陣清越的響聲。

封泉閉上眼睛,低聲說。

“是挺可笑的理由。不過,我就暫時當做是真的。看在你和原來幾乎完全不同的份上,重新開始吧。”看書喇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封泉。”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