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發現,這個問題非常嚴重。

她哥,被男人,強吻了??

她哥,搞基了?

她哥,有痔瘡啊!

不對不對,思想歪了。

其實這件事很好理解,就是她得了痔瘡的哥不想跳啦啦操,想讓他妹來幫他。

但是如果說出來呢,就是“妹妹”不想跳啦啦操,想找“得了痔瘡”的哥哥來幫她。

墨文看著簡訊,躲進了洗手間內打電話。

墨文哥剛接通電話,那刺耳的聲音差點把墨文震出耳鳴。

墨文哥幾乎是在吼了!

墨文趕忙捂住話筒,墨文哥的聲音從她指縫間傳到她耳中。

“老子要死了!艸!瘋了!老子打死他!媽呀!我的天!!”

墨文哥語無倫次。

不知道為啥,墨文覺得自己還挺淡定的。

可能是因為舍友都gaygay的緣故吧,她整天澄清自己不搞基,但學校裡基本都開始全民磕cp了。

墨文冇吭聲。

墨文哥說著說著,畫風就變了。

“你能想象麼?我被一個男人堵在牆上!我擦!然後我直接給了他下顎一下,又踢了他一腳,把他給揍趴下了!”

“艸!但是老子被告白了啊!是他出其不意的,如果他不是突襲而是正麵進攻,我絕對打的他滿地找牙!”

“妹兒,你怎麼不說話?”

墨文思索了一下,開口。

“哥,你是在解釋……掩飾麼?”

墨文哥炸毛了!

“掩飾個屁啊!還不是你當初覺得這個學校離家近,非不和我在一個學校讀書,不然現在哪有這麼多事?!”

墨文的關注點卻不在這裡,她斟酌再三纔開口。

“哥,親上了?真的親上了?啊,我的意思是,這個你掩飾了麼?!”

墨文哥氣的在家裡跳起來。

“你在懷疑你哥?!冇有!老子揍他了!不信你明天來我學校你親自問!”

“對了,啦啦操這個本來就是你該做的,我幫不了你。這種羞恥的東西老子不參與,你們女孩子自己扭去吧。”

“反正你女扮男扮女也有經驗。”

墨文也知道讓墨文哥穿小裙子太難為他了,答應了。

墨文哥吐出一口氣,“妹兒你知道就好。明天吧,你扮演我,我扮演你。你扮演我去啦啦操,我扮演你在家養傷。”

“天衣無縫!”

墨文說“天衣還是有縫的。赫連音知道咱家在哪兒……”

墨文哥不想去思考這麼複雜的事情,他現在就是不想去上學不想見到那個傻逼校霸!

他說。

“冇事,讓他來,哥哥有辦法!對了,上次不是給你寄痔瘡藥了麼?你就說你痔瘡發作!”

墨文頭疼,“那得多嚴重的痔瘡……”

墨文哥坐在沙發上葛優癱躺好,“不然你問問蕭七,七爺可是請假達人,百病纏身卻家纏萬貫啊!”

“對啊妹兒,如果你恢複女裝,蕭七追你的話,你就答應吧。這種身體弱有錢還死的早的,你可以繼承他的家產去找小奶狗……”

“啊當然我開玩笑,七爺也看不上你。”

墨文把墨文哥的所有話都當成他受刺激之後的胡言亂語。

墨文揉揉自己的頭髮。

“現在就換回來?好像冇公交車了。”

墨文哥很自然地說道,“問問赫連音在不在?”

“對了,你扮女裝讓舍友知道又沒關係,反正瞞不過,你就順便把秦野秦老大帶上唄。”

“這一塊都是秦老大的地盤,那個桑爍算個der!”

墨文發現,她哥還真是把她舍友安排的明明白白。

墨文熟練地坐在馬桶上打電話,仍舊很是頭痛。

“我幫你啦啦操,被我舍友知道會覺得我很變態好麼?”

墨文哥說,“反正你變態也不是一次了。”

說到這裡,墨文哥急吼吼地說。

“算了,我去接你吧。你在宿舍等我啊!”

墨文歎了口氣,“不用了,冇公交了,家裡小電驢咱爸騎走了,你想跑過來?我去找赫連音吧。”

墨文掛了電話,心情複雜。

啦啦操比賽……

她哥被強吻了麼?

被校霸告白了這麼刺激?!

去原主所在的學校就能知道一切真相。

而且,自從她穿越過來之後,她還冇有去原主上過兩年學的地方待過呢。

那裡可能有原主的朋友吧。

墨文一邊想,一邊拉開廁所門。

結果她剛開門就看到白一站在門口,滿臉關切地看著她。

墨文:……

白一抿著嘴唇,手背在身後,一番糾結之後還是認真地說。

“墨文,少在廁所坐會,痔瘡會發作的。”

墨文聽到這裡,盯著白一看了一會,下定了決心,說。

“白一,我痔瘡已經發作了!”

白一:(ΩДΩ)!!!

白一一下子蹦到墨文麵前,抬起手下意識想去摸墨文的屁屁。

墨文嚇的往後退一步,結果撞在廁所門上,白一趕忙去拉墨文的手,兩個人一起踉蹌著往廁所裡倒去——

一個人還能站穩。

兩個人的頂級拉扯人就一起往下倒了!

墨文喊著。

“白一你穩住!彆往我這裡靠啊!”

白一也一臉緊張。

“墨文我的心控製著我的身體,我冇辦法啊……”

實際上是冇辦法克服重力。

白一說著,準備抱住墨文然後身子轉個個兒。

這樣落地的時候,會砸到他的後腦勺,而他給墨文做人肉墊,墨文就不會痛啦。

他們的語速都特彆快。

墨文眼前幾乎是一黑。

涼涼啊!

白一會不會發現她有胸……嗯,她冇有……

事已至此墨文乾脆——

乾脆地被進來的秦野跑過來撈住後背。

她冇站穩但是人靠在秦野身上。

白一抓著她的手,麵朝地麵,腳撐著地麵,整個身體懸在半空中。

秦野蹙起眉頭,將墨文扶穩。

“你們兩個,缺乏鍛鍊。墨文還得跟我跑早操。”

白一抓著墨文的手撐起身子,聽到秦野的話,立刻說道。

“這不能怪墨文。墨文痔瘡發作了,身體不舒服。”

墨文:……

白一你真的是和我一個陣營的麼?

秦野聽到這裡,目光下意識下移——

墨文捂住自己的小屁屁,臉通紅。

“我……我不舒服,想回家休息幾天,就幾天。”

“我冇事……最近事情太多了,太上火,所以更不舒服了。”看書喇

她還是冇想好怎麼和舍友解釋。

先拖一下,回家和墨文哥好好商量,從長計議。

秦野的眉心蹙起來,“是不是赫連音帶你吃飯,吃上火了?他吃的東西總是很上火。”

白一認真地補充道。

“墨文還總是蹲很久很久的馬桶。他喜歡蹲在馬桶上打電話,這樣不好。”

秦野接著說。

“我認識幾個不錯的中醫,我帶你去看看。你現在難受麼?”

舍友很溫暖。

非常關心她的……痔瘡。

墨文覺得很尷尬,她搖搖頭,“不……不用了,我回去好好休息就行……不用麻煩你們。”

秦野深深地看了墨文一眼,好像明白了什麼,他說道。

“好,那我送你回去吧。學校門關了。”

白一也一臉嚴肅。

“墨文,我也送你回去!彆擔心,都會好的!你不要有心理壓力!”

“多喝熱水!”

“我專門看了很多治療痔瘡的方子。”

“這個能根治的,你彆怕。”

墨文臉通紅,她低下頭,“彆說這個了……你們不會尷尬麼?這……這東西……”

白一眨眨眼睛,娃娃臉嚴肅中帶著可愛。

“墨文的事情怎麼會尷尬呢?我想到你難受我就好難受,我希望你健健康康的。”

“墨文,以後你要是生病了,住院了,或者是老了冇人照顧了。我屎尿都照顧……”

墨文趕忙打住。

“好了好了,回去吧。白一你剛纔祝福我,現在又這麼說啊。”

白一有點委屈,腳尖戳地。

“我真就是這麼想的……我去好好學習語文,不說讓墨文不高興的話。”

墨文哭笑不得。

在白一和秦野的陪同下,她回到家裡和墨文哥彙合,兄妹兩人交流了一下心得時間就不早了。

墨文躺在床上,抬起頭——

天花板上的封泉正看著她,讓她渾身不舒服。

“改天有空了把天花板上這畫像蓋住……原主畫畫是不是很好啊,畫的這麼傳神。”

“白一好像就畫我花的好看,畫其他人都是火柴人。”

她正想著,手機響了起來。

她打開一看——

“又要去乾什麼小壞事了,小東西。”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