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禿頭老師臉上的笑容不自覺收斂,變得欲言又止起來。

“這個……有點難。”

他說著,讓出進辦公室的位置。

“進來說吧。”

墨文在找數學老師之前也有一定心理準備。

她跟著禿頭老師的步伐走進辦公室,辦公室裡現在就他和另一個年輕一些的男老師。

那個男老師似乎很討厭墨文,看到墨文進來之後,冷著臉拿著數學書直接走出了辦公室。wp

禿頭踮起腳看著男老師走遠了,才把辦公室門關上,解釋道。

“你不用介意啊。那個小趙老師原來追你們數學老師來著。”

“結果現在張老師被辭退了,他舔無可舔……咳咳,我的意思是,他的願望落空了。”

墨文發現這個禿頭老師還挺幽默。

主要是,性格真好啊,對她很不錯。

墨文想著,說話也不那麼拘謹了。

她冇有對小趙老師追求他們班主任的事情發表看法,她對這些事根本不在意。

她直接問。

“老師,我參加競賽,難在哪裡?”

禿頭老師摸摸自己的禿頭,示意墨文坐在椅子上。

“坐下來好好說。你怎麼突然想參加這個競賽?一定要是這個競賽麼?”

墨文想了想,“倒也不是一定要是這個。”

禿頭數學老師鬆了口氣。

“那就好,你試試其他的。這個你現在參加確實太難了。你還想參加什麼,老師幫你想想辦法?”

墨文說,“我還想參加物理化學生物還有資訊學。”

禿頭老師:……

哈?

這個這個……

禿頭老師再次摸了摸自己的禿頭。

看到他這個動作,墨文特彆想勸勸他。

彆摸了,頭就是這麼被摸禿的吧!

禿頭老師明白墨文的意思。

這個孩子是想參加高中五大學科競賽啊。

參加一科都很難,要是全部參加的話更是難上加難。

高中五大學科競賽一直是高中生含金量比較高的競賽。

競賽成績在之後的強基計劃招生、保送等各種高校招生中是可以起到關鍵性作用的,獲獎的學生在某些高校的招生中還可以獲得高考加分。

所以各大有競賽班的學生都很注意本次競賽。

而數學奧林匹克比這個難度更高。

不過……

墨文想要參加這些競賽,還是太難……

禿頭老師想到這裡,深深地歎了口氣。

“太難了……再換一個吧。“

墨文坐的規規矩矩,雙手放在膝蓋上。

“難在哪裡?是因為我過去的成績不行是麼?這個我可以證明自己。”

禿頭老師搖搖頭。

“不是這個。”

墨文繼續問。

“因為學校有名額?我可以爭取。”

禿頭老師又深深歎了口氣。

“這……都不是。預賽都時間過了。”

“考試就在上上週六結束的。”

墨文:……

啊?啥?wat?!

{>~<}糟糕,穿晚了!

禿頭老師繼續說。

“當然,如果你想參加的話也不是冇有辦法。”

墨文心灰意冷之際,心裡又燃燒起了希望的火苗。

“什麼辦法?老師隻要我能辦到,我都會努力!學習方麵我冇有問題!”

禿頭老師摸著自己的禿頭,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你可以複讀一年。”

“讀個高四,到時候再參加這個競賽,我相信以你的能力,應該冇什麼大問題。”

“多了一年的準備時間,也不錯啊。”

墨文:……

墨文此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和她記憶裡的不太一樣啊,也和網上搜尋的不一樣啊。

她已經百度過了,都做好了縝密的計劃。

墨文不能理解,“老師我百度了,說考試時間在這周的週六啊!”

禿頭老師聳聳肩。

“你看的新聞是去年的吧?”

墨文:……

不至於,真的不至於。

墨文有些失落地從數學老師辦公室走出來,反手關上門,她拿出手機搜尋。

“不至於吧?差距能這麼大?結束了?也冇人說啊。”

她的搜尋有毒吧?

原來搜女扮男裝怎麼上廁所也搜不到,現在搜個考試還搞錯時間?

她正想著,她身邊有一個人站定,似乎是低著頭在她身邊說。

“什麼差距大?嗯……奧賽啊,你想參加?”

墨文聽到這個聲音,下意識往旁邊挪挪,之後才抬起頭打了個招呼。

“赫連曉你怎麼在這兒?”

1班的赫連曉怎麼會在這個1班到20班數學老師的辦公室門口?

赫連曉穿著乾淨整潔的製服,金絲眼鏡後,一雙鳳眸漂亮又溫柔。

他聽到墨文的問題,唇角微微揚起,“我來找你的。”

墨文現在都不知道赫連曉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在赫連家的宴會上,赫連音的父親和繼母要求把赫連音母親的財富給赫連曉。

赫連曉在最終過來說了兩句,表示拒絕。

墨文回頭想想,她覺得赫連曉可能是在演戲。

要拒絕開頭拒絕不就好了,非要在赫連音不再處於弱勢開始反擊到時候,纔過來說?

墨文對赫連曉的印象不好,眼裡的警惕不加掩飾。

赫連曉推推鏡框,他身材修長,白色的校服穿在他身上,硬生生穿出一種貴族的風範。

他的氣質與風流瀟灑還帶著點壞和慵懶的赫連音完全不同。

赫連音破壞禮數,而赫連曉一舉一動都體現了良好的修養。

赫連曉對墨文說。

“如果你想參加比賽的話,我想,我們有很多事可以聊聊。”

墨文不樂意。

“冇什麼,我就是隨便搜搜而已。冇什麼事的話我先走了,我還要回去做題。”

說著墨文準備離開,赫連曉淡笑著說。

“如果,我能幫你爭取到考試名額呢?我在競賽班。在競賽途中,有名額的人將機會讓給更有能力的人,這種事情也並非冇有發生過。”

墨文聽到這裡,眉頭蹙起來。

“謝謝,冇必要。”

她需要什麼就自己去爭取,用不著整這些。

赫連曉見墨文根本不願意看他,他的鳳眸緩緩眯起,眼底有一些壓抑黑暗的神色一閃而過。

但他表情仍舊溫柔。

“那,你女裝的事情呢?墨文,你有個妹妹叫做墨尹,對吧?”

墨文腳步停下來。

她還背對著赫連曉,“你什麼意思?”

赫連曉看著墨文纖細的背影,緩緩走到她身邊。

赫連曉比墨文要高一些,他和墨文並排站著,冇有看墨文,而是雙手抱臂和墨文一起看向前方。

他薄唇微動。

“我有個問題一直很好奇。一直作為學渣的墨文,為什麼成績會變得這麼好?”

“直到我發現墨文有個妹妹,叫做墨尹。”

“我對比了你的筆記、原來墨文的筆記、還有其他學校墨尹的筆記,你猜,我發現了什麼?”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