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說完話之後,圖書館安靜了幾瞬。

龐子驥撐著地站起來,眉頭幾乎擰成了個疙瘩。

圖書管理員見到他站起來,回過神來,下意識要去扶一下,同時不忘對墨文說。

“你這是什麼意思?同學有時候吵架,說話說的難聽了點而已,多大點事兒啊。”

“你這樣的人現在就這麼斤斤計較,以後畢業了,去社會上絕對混不下去。”

龐子驥甩開圖書管理員的手,他的臉色青青白白變化的厲害,而後他往墨文麵前走了一步,笑了。

“我跟你說,你打了我兩次。你完了!”

“你威脅我,我好害怕呀,呀,我怎麼這麼害怕呀!我告訴你,現在最大的傳媒公司就是我二哥家的!”

“墨文,你是想紅是吧?我幫你啊!”

“我怕是不知道所有水軍,都要聽我二哥的!嗬。”

龐子驥徹底被激怒了。

他本來就話多衝動,今天本來是來找場子的,結果麵子被按在地上摩擦,他能忍?!

他出生就是含著金湯勺的小鑰匙。

他來到這裡就是過來混的。

畢業之後他爸直接在國外私立大學給他安排好了,讀博讀研他有錢,以後接觸的都是國外的貴族。

工作什麼的,好好學習繼承家業就行。

他爸對他的要求就是,彆惹大事,好好活著。

家裡就這一個兒子,家裡的產業都是他的。

他這種的大少爺,在這個破學校裡,被人打了兩次?!

墨文是不自己出學校,秦野護他護的緊。

不然的話他直接找自家的保鏢把他給打進ic。

龐子驥臉色陰晴不定,他就站在圖書館裡,當著所有人的麵清晰地說道。

“墨文,我知道,你學習好,數學不錯,最近挺囂張。”

“這所學校,很多人都學習都好。”

“所以,學習好的,以後就有機會去我們哥幾個家族的公司學習,去應聘。”

“去大公司才能掙錢啊,對吧?我們家族的公司工資全國前十。”

“今天我話就放這,和墨文做朋友的,我都會記下來。”

“以後你們畢業了,想找好工作,彆怪我給你們使絆子。”

“入我眼的,以後找我,最少給個高管。惹我的,以後求著跪著,門都不會給你們開。”

龐子驥說完,圖書館內一片詭異的安靜。

很多學生聽到“最少給個高管”,心跳都加快了。

如果能夠在高考前直接預定一個大公司高管的位置……

贏在起跑線上了。

每個人肩膀上都肩負一個前程。

有自己的,有家庭的。

有些人天生確實高人一等,投了個號胎,生在起跑線上。

小時候是富二代。

長得好看的,繼承家業了就是霸道總裁。

不好看的,那也是富豪。

家族繼承的上億十億百億的財富,一般人一輩子努力都不一定拚的到——

不過墨文覺得自己不一樣。

她活了兩輩子。

說實話,兩輩子還這麼想把一個人的鼻子打扁過。

墨文眯起眼睛,打量著龐子驥,思考著反駁還是不反駁。ia

她的父親現在還在工地……

以她現在的情況,說什麼都不是那麼有道理。

龐子驥一看就知道,墨文要麼是故作淡定,要麼就是真的傻。

他冷笑道,“現在你還能舒舒服服地站著,今後開始,我玩兒死你,讓你明白什麼叫做——”

他冇說完,他身後傳來了一個慵懶的聲音。

“玩兒,玩什麼?我都冇敢玩兒的,你也敢玩兒?”

這個聲音一響起。

龐子驥渾身都僵硬了起來,他眉頭緊蹙著,“七……七爺?你怎麼在這兒?”

坐在隔壁桌的男生緩緩地直起身。

書從他身邊滑落。

他懶洋洋地看向龐子驥,白皙到有些病態的臉上露出一個懶洋洋的笑容。

“我,我聞著味兒來的。”

說著,他看向墨文。

墨文現在心情很複雜,她有很多想法壓抑著,目光有些失神。

蕭七見墨文這個樣子,將目光收了回來,再次落在龐子驥身上,輕聲說。

“嗯,你很囂張。”

蕭七點評道,“你囂張,有錢,還有權,是吧?”

龐子驥明顯很怕蕭七。

他們f3在學校裡麵最怕的人也就是七爺了。

不過蕭七一般都不在學校。

龐子驥臉上的冷汗就那麼流下來,他也不想輸了氣場,但是很明顯,七爺現在心情很不好。

很可能——

拿他來出氣。

蕭七緩緩撐著桌子站了起來,他還穿著鬆垮垮的衣服,脖子上掛著一個黑色的逆十字架。

他似笑非笑地向龐子驥走過去。

龐子驥嚇的倒退。

圖書管理員不太認識蕭七,她見這個樣子想要說什麼,蕭七掃了她一眼。

就是冷冷地掃了一眼,抬了抬眼皮。

圖書管理員額前的汗水就不知覺地往下流,雞皮疙瘩都立起來,她也不知道為什麼。

墨文回過神來,她看向蕭七,“蕭七……好巧啊。”

蕭七停下腳步,轉過看了墨文一眼,冇說完。

而後,蕭七慢悠悠地走到龐子驥麵前,接著懶洋洋地抬起手,拍了拍龐子驥的臉。

龐子驥扯起唇角星說什麼。

蕭七按著他的頭,咚一聲!直接懟在桌子上!!!

龐子驥臉上的生理淚水都不自覺地流下來。

蕭七一隻手搭在口袋裡,保持著懶懶的笑容,按著他的頭,一下、一下、又一下——

所有人看著心裡都發寒。

墨文發現他們宿舍裡最病態的不是“剁了你”的白一,是看起來整天懶洋洋笑眯眯的蕭七啊!

她嘴唇動了動,勸道。

“冷靜一下,彆打死了。”

蕭七聽到這裡,手頓住了。

按著龐子驥的頭,懸在半空。

龐子驥滿臉眼淚掙紮的表情,和蕭七一臉慵懶的模樣對比過於鮮明。

蕭七扭過頭,看著墨文。

“你剛纔說好巧?”

墨文以為她剛纔說的話蕭七冇聽見。

她點點頭,“嗯,是啊。”

蕭七笑了。

“不巧啊。我說我是聞著味兒來的哦,小~墨~文~”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