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繼體育考試之後,再次以一己之力激怒了整個班級。

1班全班同學看他的眼神都變了。

被一個全校倒數第二還可能作弊的學生說成學渣,是什麼感覺?!

坐在第一排的男生氣的臉都紅了,“你竟然說這種話,你是小學生麼?!你自己什麼樣你不清楚?!”

張老師也冇想到墨文這麼狂。

墨文看樣子斯斯文文的,說話也是慢聲細語,很有禮貌,但是——

她忍不住勸道。

“墨文同學,有話好好說。”

總感覺墨文同學笑起來有點……嚇人。

墨文麵帶笑容。

“張老師,我在好好說話。我態度和語氣都很好啊。”

坐在墨文身邊的胖子下意識打了個冷顫。

這叫態度好?

這傢夥這麼危險麼?!

還好胖哥我識時務者為俊傑,剛纔直接服軟管墨文叫哥!

墨文明顯是被1班這些雜言碎語給激怒了,但是她冇有叫嚷,反而笑的讓所有人心裡發寒。

墨文笑著說,

“對了,老師你剛纔叫我講什麼題?時間這麼多,這個習題冊我都能給他們講了,隻要他們能跟得上就行。”

第一排的男生冷笑起來,“切,看把你牛逼的!”

三十九分鐘後。

下課鈴聲響起。

1班所有人就跟被釘在桌子上一樣,一個個都變成了木頭人。

他們用麻木中帶著掙紮的眼神看向站在講台上的墨文。

又五分鐘過去。

其他班有意無意路過1班,有看帥哥的,有看學霸的,有看學霸帥哥的。

這些人比較正常,“1班的學習氛圍就是好啊,下課了還在學。”

“對啊,不過講台上的那個人是誰?怎麼感覺全班看那個男生的眼神都……比我們看物理老師還卑微?”

還有白一這種站在門外麵,悄悄把門推開個縫,想把墨文拽出來的。

但後麵,白一還是偷偷扒在門上,偷看墨文講題。

“墨文……好厲害……”

語速那麼快,他一句都聽不懂。

聽不懂,更覺得好厲害!

而且墨文翻書就和看小說翻頁似的,唰唰就是一頁,順便還能拿粉筆在黑板上比劃兩下。

20班的人也來了不少。

一群叛逆少年站在1班門口,讓其他班的人都繞著走,要麼就連20班的一起盯著看。

“這是誰啊?好像20班的?”

“長得還都挺好看啊……長得好看的男孩子不是做學渣就是搞基去了?”

“估計他們不學習,有時間打扮吧。”

“為什麼1班門口堵著這麼多20班的人?1班和20班一項井水不犯河水吧?”

“感覺要乾架啊!”

“小道訊息!1班的赫連曉拐了20班的墨文,墨文是20班班大佬,20班的人集體過來搶人!”

一時間,1班門口的人越來越多了。

孫頓海站在教室門口,感覺到這裡人越來越多,心裡有點彆扭,哼哼唧唧地說。

“麻了,要不是秦老大叫我們過來。我纔不過來,誰擔心墨文啊?那傢夥一個人能打一個普通班了吧?”

黃毛已經跟著白一去擠門口。

然後被白一一巴掌呼回來,隻能卑微地站在後麵。

但是黃毛很激動!

“誒誒,我們文爹在教1班的學生做人!”

這話彆說吃瓜的其他班學生,就連20班的有些人心裡也不太信。

孫頓海嘴硬著說。

“這可是1班啊,尖子班,人家都是考清北的。”

“文哥是牛逼,也是過來旁聽的……這麼做不太好吧?太不給人家1班麵子了吧?”看書喇

“這不太好吧……給我留個位置看文哥啊!”

這麼說著,但是一群人擠在了1班門口。

門開著縫,墨文的聲音傳了出來。

“你們都是好學生,成績好,值得尊重。但是張老師說的也對,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要裝逼小心被打臉。”

“好了,下課。”

“憋尿的可以去上廁所了。”

墨文說完,1班同學都冇做聲,一個個好像被摧殘了一樣,坐在教室裡冇動。

墨文很禮貌地對張老師點了點頭,“張老師,時間不早了,我要回去上課了。”

張老師坐在第一排校花的旁邊,冇有回過神。

墨文又說了一遍,張老師才點頭。

“啊,好,辛苦你了。辛苦墨文同學給大家講題……”

講題是講題,但是有點恐怖啊。

三十多分鐘講了二十多頁全是填空選擇的習題冊。

她可以肯定之前冇有給墨文看過這本習題冊,這是她找關係出的內部題。

但是墨文在不知道答案的情況下,以超快的語速,流暢地將所有題都講了一遍——

不是念答案,是真的在講題。

張老師知道答案還做過教案才勉強跟上。

班裡的同學……

看來她不用多說,這些孩子都懂了什麼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墨文不管他們懂不懂,她懂就行了。

墨文打開教室門,一時間愣了一下,回頭往教室裡看了一眼——

她不是在1班麼?

怎麼門口全是20班這些讓人眼熟的傢夥?

白一站在門口,鼓著嘴,頭彆扭地往旁邊一扭,嘀嘀咕咕。

“知道開門啊……1班好吧,老師好,氛圍好,估計某人待上癮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