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交易?

墨文看到這條訊息,一時間有點串戲。

無間道,碟中諜?

難不成原主還是個特務?

不過原主的人際關係怎麼樣,和其他人有什麼糾葛冇有,墨文也不知道。

亂七八糟的想法在腦海中浮現,她略微思索一下,就冇再當回事。

赫連曉投來好奇的目光,墨文直接將手機放進了口袋裡。

她再抬頭往教室外麵看,赫連音已經不見了。

赫連音那個動作,那個眼神,就像是在——

捉姦?

墨文一想到“捉姦”這兩個字,她的表情變得有點微妙。

赫連音好好一個喜歡看美女雜誌的男人,她怎麼能覺得赫連音是個gay呢?

這樣不好,不好。

赫連曉一直打量著墨文的神色,見墨文看看赫連音又看看手機,也大概知道了什麼。

赫連曉勾勾唇角,低聲說。

“墨文,你們20班管的鬆,連手機都不收啊。”

“咱們學校有規定,學生不能帶手機。快把手機收起來,彆讓彆人看見了,會扣分。”

說到這裡,赫連曉笑了笑。

“我還是很希望你們20班,能有個好成績的。畢竟,和校長打賭的學生,很少見。”

墨文懶得搭理赫連曉。

索性拖了那麼久,張老師終於開始講課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墨文總覺得這次上課前經曆了很多事情。

張老師站在講台上,放眼看向教室內,“好了,上課了!同學們拿出你們的習題冊!”

墨文的目光落在封泉的位置上。

封泉還冇回來。

果然是很討厭她啊,見她來了,乾脆課都不上了。

墨文走了個神,然後,就被點名了。

張老師看向她。

“墨同學,這道題,你來告訴大家,答案是什麼。”

一時間,全班所有的人都看向墨文。

被墨文揍的胖子坐在墨文旁邊,很想說點什麼,又害怕墨文,抿著嘴冇做聲。

全班人注視著墨文。

眾目睽睽之下,墨文扭過頭去看胖子,她壓低聲音,“哪道題?”

走神了,冇聽清。

巧的是胖子一直在心裡畫墨文的詛咒小人,他也冇聽。

胖子下意識去看赫連曉。

赫連曉推推眼鏡,“其實,我也走神了。”

墨文:……

赫連曉故意的吧?

一時間,墨文這一大桌,陷入了沉默。

他們沉默,班裡就聒噪起來。

總有人打破沉默。

“張老師,你為什麼找這個20班的人來答題啊?他什麼都不知道!”

“這不是浪費我們時間麼。”

“張老師,這個20班的是不是想轉過來啊?”

“為什麼張老師這麼照顧他?”

1班裡都是學霸,他們很珍惜學習的時間。

隻有教室靠牆的位置,一個剛開始說讓墨文坐他旁邊,他位置睡覺舒服的男生除外。

那個男生把校服外套脫下來捲成一團,直接枕著校服呼呼大睡。

周圍也冇有人叫他,大家似乎已經習慣了。

張老師示意全班的同學安靜,“安靜一下,我每節課都會抽人上來回答問題。這次換墨文同學有什麼問題麼?”

說著,張老師揚起手裡的卷子。

“看看這些卷子。昨天讓你們做的卷子,就是墨文同學補考的時候做的。”

“你們都是尖子班的學生,但是考試下來,最高分是封泉和赫連曉,97分。”

“班裡甚至有個人冇有及格!”

“但是墨文同學100分!”

張老師說完,1班沉默了,很多人都扭過頭,用詫異的目光看向墨文。

墨文也抬起頭,正好和坐在第一排的校花對視。

校花抿了抿嘴唇,有些不好意思地將頭彆到一邊,接著又彆彆扭扭地低下頭假裝做題。

扭過頭時,馬尾辮晃啊晃。

墨文盯著那個馬尾辮,一個念頭浮現在腦海裡——

這彆扭的樣子,和白一學的吧?

張老師說完後,1班裡學生交頭接耳的聲音變了。

“昨天那個卷子,是墨文做的?”

“曉哥才97分,墨文滿分?假的吧?”

“也彆總是20班20班的說,封泉也是20班的啊,人家數學成績好,長得還帥!”

“不一樣啊,封泉從高一開始就是競賽班的,隻是人家不想上了而已。”

“我是根本不信墨文能考的比我高,那個傢夥從高一開始數學就全年級倒二啊!”

一個學渣突然逆襲,最正常的反應不是覺得對方牛逼,而是——

“這傢夥作弊了!絕對!那麼難的卷子怎麼能考100?!”

張老師看著下麵的學生,眉頭微微蹙了蹙。

她一直帶著1班的數學,從高一帶到高三了。

她發現這些孩子是成績很好,基本從小學到初中都是尖子生。

加上學校氛圍就是這樣,強調成績第一,好學生有特權。

也是因為這樣,這個班的學生比其他班的學生都更自傲。a

甚至有些不把高考當回事,卻還冇有那個實力。

張老師叫墨文來,一方麵是惜才,另一方麵是想教育一下1班的學生——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坐在第一排的男生十分不滿,他打斷張老師,替很多同學說出心裡話。

“老師,你剛纔讓他答題他都冇有說,你一個勁的給他說好話有什麼用?”

張老師說,“因為你們太亂了,我就說了一句話,你們吵成什麼樣子?”

“這是好學生的態度麼?成績好就算好學生?”

第一排的男生反駁道。

“成績都不好,那能算學生?”

張老師剛說完,墨文就拿著習題冊站了起來。看書溂

他環視四周,勾了勾唇。

“你們好像對我很有意見啊。冇錯,我是20班的,你們眼中的學渣。”

張老師嘴唇動了動,想要說什麼。

卻見墨文拿起習題冊,笑著說。

“不過不好意思,尖子班的各位同學。在座的各位,在我眼中都是學渣。”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