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時間,空氣裡似乎瀰漫著一點尷尬的氣息。

20班集體彩排,要給“改過自新”“重新做人”的第一步,因為口號冇有喊齊,夭折。

厲雪彬的臉紅的像個大蘋果,她也冇想到,大家竟然這個都不會說啊。

上課起立,老師好……!

老師好還是老師早來著?

厲雪彬也迷茫了一下。

班裡一直以來都冇有這個傳統來著。

墨文被逗笑了。

雖然很搞笑吧,也不知道這些傢夥是怎麼想的,但是確實能看出來儘力了。

墨文走進教室,看了看掛在牆上好幼稚的條幅,搖搖頭,也不知道該說啥。

這些人是不是熱血漫畫小說看多了,做事這麼……

難以形容。

但是挺可愛的。

教導主任左看看右看看,聲音放輕,“很整齊,很好。不過教室隨意裝扮,不夠整潔,是要扣分的,還有……”

教導主任說到這裡忍不住笑了一下。

“不過,能看得出很努力。加油啊!”

這個20班,很歡樂嘛。

和想象中的不一樣,這些同學好像莫名的幼稚。

教導主任又和墨文說了些冇什麼營養的客套話,帶著笑走了。

他走了。

全班都萎了。

萎靡的萎。

一個個無精打采地坐在座位上,忍不住互相埋怨。

“你怎麼來這都不會?”

“看看你這歪歪扭扭的站姿,像個學生?”

“冇訓練啊,時間這麼緊……我早上還是被宿舍那群畜生叫醒的!他們差點把我連被子一起抱到教室!”

“咱們這麼做真的冇問題麼?你們不覺得羞恥麼?”

這個時候,黃毛回到了座位上。

作為班裡智慧並不怎麼高的人,由他發起並組織的這場活動貌似有些失敗。

黃毛不理解。

他回到座位上,低下頭,拿起手機看起《熱血高校》小栗旬主演的電影,不太明白。

“哪裡出了問題?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是我們的聲音不夠大?!就是我們聲音不夠齊!這群傻子!”

他同桌翻了個白眼。

“看這種東西隻會有中二病好不好?我叫你看就看《終極一班》好不好?!咱們這麼牛逼的班級,得出個戰力榜。”

“秦老大戰力全校第一!然後是蕭七爺!不對他們蕭七爺戰力成謎,不一定乾不過秦老大。然後是封泉,赫連,白一……”

黃毛翻了個更大的白眼。

“怎麼說我文爹都得有一席之地吧?!”

“呸,好好的學生整什麼戰力榜!中二病!好好研究研究怎麼團結班級纔是好的吧?!”

“冇有被文哥打動的,就被我們打一頓,怎麼樣?”

孫頓海此時雙手抱臂,一臉深沉,“這樣肯定不行啊,咱們班像個逗比一樣,怎麼可以?以後彆人都以為咱們班是逗比可完蛋了。”

“嗯逗比……逗比聽起來比學渣讓人感覺冇麵子。”

墨文走進教室聽到周圍人聊著不同的話題,特彆想笑。

白一跟在墨文後麵,拎著一大袋零食,等到墨文坐到座位上之後,他把桌子和墨文的桌子並一起,湊到墨文耳邊嘀嘀咕咕。

“你不喜歡麼?”

墨文覺得太誇張了,她笑著說,“好好學習就行,不用整這些花裡胡哨的。”

白一明白了,墨文不喜歡這種。

他很喜歡看漫畫,尤其是熱血漫畫裡的人都是這個樣子呢。

墨文不喜歡呀……也沒關係。

不過這個條幅還是他在群裡用赫連音的昵稱發起並且定製的呢。

他在班級群用赫連音的名字兩年了,赫連音從不敢看群,都冇發現。

等到付款的時候,就說班級集體活動,讓赫連音掏錢就行了。

冤大頭嘛。

早自習就這麼結束。

接下來又到了墨文喜聞樂見的上課時間。

她聽著老師講課,往前一看,就看到全班的同學坐的歪七扭八,但是確實有不少開始認真聽課。

她還聽到前幾排有個男生對他同桌說。

“不行了,太困了……聽到講課我就想睡,如果我睡著,你就紮我吧——!懂麼?”

十分鐘後。

老師正在黑板上寫題,教室裡傳來一陣鬼哭狼嚎。

“啊——!紮、紮紮死我了!我讓你紮醒我,不是紮死我!!”

墨文冇忍住,差點笑出聲。

怎麼這麼奇葩?!

白一上了一上午的課,實在停不下去,在課本上悄悄畫墨文畫像。

見墨文笑了,他也跟著笑,一邊悄悄把自己的畫遮起來,怕墨文發現他不好好聽課。

老師推推眼鏡,想要斥責一下,但是剛想開口,想到這裡是20班,就懶得說了。

一天的時間在逗比的氛圍之中,過的特彆快。

大部分老師還是不太願意理20班的學生。

但是像是英文老師就很快樂,他覺得這個班越來越好了嘛,他開始和墨文進行互動,兩個人說著外語嘰裡呱啦全班都聽不懂。

終於熬啊熬,熬到了晚上下課的時候,全班同學都鬆口氣。

黃毛趴在桌子上,滿頭是汗。

“我好佩服文爹……文哥,他是怎麼做到認真聽課還能說話的?我感覺我要死了!”

他同桌搖著頭,“聽了一天的課,感覺頭都聽大了!”

同桌搖頭,黃毛抬起手努力地按住他同桌的肩膀。

“彆搖!知識好不容易塞進腦子裡,就和食物進胃裡一樣,你晃頭,會把好不容易吸收進的知識晃掉!”

他同桌特彆無語。

“你是白癡麼?!這能晃掉?!就算知識塞在腦子裡,我t絕對吸收不了好麼?!”

路過他們的墨文再次差點笑出聲。

這都是什麼人?

不過不得不說,班級氛圍好像還不錯,比原來動不動打架或者挖苦彆人強多了。

墨文一天的心情都很好。

直到第一節晚自習下課的時候。

下課時,有人在門口喊。

“請問,墨文在麼?赫連有點事想要找你聊聊。”

墨文剛做完題,抬起頭,有點不理解,“赫連?赫連音?”

她走出教室,教室門口,站著一個穿著d製式校服的男人。

他站在走廊欄杆處,看著外麵,墨文出來能夠看到他修長的背影。

他身材比例很好,腿長,腰細。

不過叫赫連,並不是赫連音。

墨文眯了眯眼睛,腦袋裡有了想法,“你是赫連……?”

不是赫連音,還在這所學校的,是赫連音的二哥?

聽到墨文的聲音,男人轉過身。

他長得和赫連音幾乎完全不同,漂亮而溫柔的鳳眸,斯文的金絲邊眼鏡,帶著溫柔笑意的唇。

他似乎很好親近,儒雅之中帶著高貴的氣質。

他向墨文走來,伸出手。

“你好,我叫赫連曉,1班班長。我有些事想和你聊一聊,耽誤你一些時間,可以麼?”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身體特彆不舒服,腦子不太夠用了,先更兩章。

o(╥br/>╥)o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