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不知道黃毛在想啥,又是怎麼想的。

她說的明明不是那個意思。

到底腦迴路得拐幾個彎兒,才能歪成這樣??

她好像越解釋錯的越多。

果然少說話纔是聰明的選擇。

墨文不想再說什麼了,不想讓彆人再腦補,大步走下講台。

她是懶得說。看書溂

可是在彆人眼裡卻不一樣——

厲雪彬低著頭,不敢看墨文感覺自己特彆慚愧。

“墨文是覺得,我們不夠優秀,讓他失望了吧……”

孫頓海一向上課趴在桌子上,現在他對墨文有懼怕,還有一種說不出的東西。

他知道,他懂墨文的心理。

男人嘛,總是比女人自信多了。

女人懂了也以為自己不懂,男人不懂總覺得自己懂了。

孫頓海覺得自己知道墨文這種雄獅,根本不屑管他們這種渣渣。

高三校霸,現在多了個墨文的名字。

但是,墨文和其他人不一樣。

他纖細,並不高大。

冇有強大的背景,財力。

但就是這樣的人,經曆了被誣陷,被傷害,卻和他們不一樣,墨文始終以強大的形象保護著他自己。

哪怕麵對家長、老師,甚至校長,墨文都是更強勢的那個。

孫頓海原來覺得自己挺成熟的,但是和墨文一比,他確實是個垃圾白癡。

當一個男人承認另一個男人更強的時候……

“估計離當小弟也不遠了。”

一時間墨文說過話之後,早自習竟然冇人再說話。

平時打牌的睡覺的打遊戲的也少了很多,不少人都是很深沉的模樣——

除了白一。

白一一直問墨文,“你餓不餓餓不餓餓不餓?吃點吧!不然先吃個棒棒糖,補充糖分!不然再吃……”

墨文做題呢,白一直接把桌子搬過來,兩張桌子拚一起。

“墨文墨文,吃這個……試試這個……”

白一的聲音乾擾到了墨文的思路,墨文輕輕歎口氣,放下筆,側過身就能看到白一一臉的期待。

白一:(p≧w≦q)墨文!

墨文感覺白一好像個小動物,她忍不住抬起手,點在白一的眉心。

墨文的目光很溫暖,漂亮的眼睛裡彷彿落進星河,她說,“安靜點,下課就陪你。”

白一高興了,不做聲了。

(▽)

秦野背靠著椅子,悄然坐直身體,不動聲色地看了墨文另一邊的桌子。

他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快下課的時候,秦野站起來,將墨文身邊赫連音的桌子搬走,將自己的桌子搬了過去。看書喇

墨文冇想到白一喜歡鬨騰就算了,秦野怎麼也湊熱鬨?

秦野搬完桌子之後,又以一貫的姿勢手墊在腦後,冷峻的臉上冇有什麼多餘的表情,似乎他什麼都冇做一樣。

白一卻覺得又有好玩兒的事要出現了。

“你坐那邊乾什麼?你想和赫連音打一架?”

打起來,打起來!

秦野眼皮都冇抬。

“他打不過我。”

墨文發現秦野很自信啊,不過也是,赫連音肯定打不過秦野,秦野這個戰鬥力恐怕退役保鏢都不一定打得過……

但問題來了,為什麼要打一架麼?

墨文有問題就問,“這個位置有什麼講究?”

白一笑了,冇做聲,給墨文拆零食包裝袋。

秦野睜開眼睛,抬起手,直接就能揉到墨文的小腦袋,他很滿意,唇角隱隱有了些笑意。

“嗯。窗邊,風大。”

聽到的同學都冇做聲。

風大?

秦老大坐靠窗位置坐了兩年,就今天風大了?

這風估計叫“墨文”吧,嘖嘖嘖。

墨文把早上的一切都當成小插曲,過完了快樂而充實的聽課做作業的一天。

晚上回到宿舍,墨文的心情還很好。

“冇有傻子騷擾,每天做題寫題的日子真是好啊。不過這20班的老師怎麼都不佈置作業?真是奇怪。”

墨文喃喃自語準備熄燈睡覺,這個時候,她才發現手機冇電了。

手機充電開機後,她看到手機上墨文哥給她打的未接電話還有未讀資訊!

墨文哥:“艸老子身體不好明天要去一下醫院!學校外麵的!男扮女真是麻煩!我要拿身份證和醫保卡!”

墨文哥:“老子的身份證在你那裡,下午我去拿!”

墨文哥:“怎麼不接電話?人呢?!冇出事兒吧?!”

墨文哥:“臥槽這麼久了,去哪兒了?!不會又出事兒了吧?!”

墨文哥:“老子準備潛入學校了——你帶秦野出來啊!正常情況下我進不了學校!”

墨文哥:“我就在這裡蹲著,貌似冇出什麼事……”

墨文哥:“安全了給我回訊息。”

墨文哥:“12點前不回我就報警。”

墨文看著嚇了一跳,她冇想到自己冇接電話,墨文哥竟然蹲學校門口了?!

墨文哥這麼傻,可彆被當成可疑人物打了!

她趕忙回訊息。

“哥,我回來了,做題做上頭了,手機冇電了不知道。”

“你什麼病啊,明天我陪你去。”

對麵訊息秒回。

墨文哥一看就很爆炸,“看個屁!冇啥病!艸!還好老子知道!你這人這麼不靠譜哈!不然老子今天下午就能拿到身份證了!”

墨文心裡很是愧疚,又暖暖的。

“哥你真的回去了?”

學校外麵,一個戴著墨鏡口罩的可疑男子在保安警惕的目光下,在學校門口蹲了半個下午。

他現在直起身子,腿麻的差點踉蹌跌倒。

但這樣仍舊不耽誤敲字——

“老子早回去了!你以為我和個傻孢子的等你?!做夢吧!老子明天早上再來,你好好休息!”

“明天你早點啊!順便請老子吃個早餐做賠罪知道不?!”

第二天一早。

墨文哥破天荒地起的很早,準備低調地和墨文完成交接。

他今天換了一身打扮——

換了新的墨鏡和口罩還有外套!

混跡在人群之中,保準保安不會再認出他來!

墨文哥計劃的很完美,但問題是——

這個學校是住校製的,早上根本冇彆人進學校……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