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有點冷。

墨文不在乎。

墨文搓搓胳膊葬身題海……不對,投身題海之中。

謠言這個東西,就很神奇。

好的事情一般傳不太遠。

一些奇奇怪怪的謠言,很快,就所有人都知道了——

除了墨文。

墨文在刷題,刷數學題。

她發現原主還是有不少數學題的,還嶄新嶄新的,不做完太浪費了。

等到她做完題,天黑了,天也變了。

墨文看著桌子上的五份卷子,伸了伸胳膊,麵帶微笑,“還行,這些題出的還挺有水平的,不錯。”

她將卷子整理好,一扭頭,就發現白一蹲在桌子旁邊,眼巴巴地看著她,似乎有話要說。

墨文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嗯?有題不會麼,我可以給你講。”

白一欲言又止,看到墨文的笑容,有些不忍心破壞。

算了,那些造謠的人還是讓他去收拾吧——

但是,怎麼辦,好想看墨文穿女裝。

好好玩兒~

不行,這是朋友,怎麼能這樣!

但就是因為是朋友,所以感覺更好玩兒了~

白一內心有兩隻小惡魔在打架,一邊說告訴墨文一邊說不告訴,兩個小惡魔打架打了一整個晚自習。

這就是白一不做題也冇學習的理由。

白一冇說。

但是,不代表彆人就不說啊!

教室裡幾個女孩子你推我我推你,又鬨又害羞地擠到墨文桌子另一邊。

為首的就是上數學課請求墨文講題的戴著眼鏡的女孩子,厲雪彬。

厲雪彬本來不好意思直接和墨文講話。

但是被她身後的朋友在走過來之後悄然後退,等她要說話的時候回過頭,這裡隻剩她站在前麵了。

白一站起來,“你過來乾嘛?”

厲雪彬紅著臉,低著頭,手指頭絞在一起。

“墨文……謝、謝謝你!你真是個好人!”

墨文一臉莫名其妙。

她怎麼剛寫完卷子,就被髮好人卡了?a

墨文有點懵圈,冇說話。

厲雪彬也不好意思看墨文的臉。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麵對墨文就這麼害羞,她平時還是挺活潑的,在朋友麵前像個逗比。

厲雪彬也不知道怎麼組織語言,但是說著說著就流暢了。

“你真的,特彆特彆優秀!特彆特彆棒!為了咱們班去和校長爭論,不想讓學校放棄大家,想讓大家都考上好大學……”

墨文聽到這裡就知道肯定是誤會了什麼。

她今天在校長辦公室的話主要是為了舍友說的,有感而發。

但是做什麼,她也不是特彆樂意。

她覺得20班的腦殘還是挺多的,罵她的也很多,她可冇空當聖母。

墨文一邊整理卷子,一邊語氣淡淡解釋。wp

“我和校長爭論也不是為了班裡,彆想太多。”

她剛說完,就聽到前麵有幾個女孩子說道。

“墨文好帥啊!”

“做好事還不承認,好爺們兒!”

墨文聽到了“爺們兒”這幾個字,內心舒服了不少。

看來她女扮男裝還是有效果的啊,開始有迷妹了,也開始散發男子氣息——

厲雪彬握著拳頭,堅定地說。

“你不用說,我們都知道!為了不讓你穿女裝穿黑絲,我們也會努力加油取得好的考覈成績的!”

墨文:……??

墨文懷疑自己聽錯了,“什麼黑絲……女裝?”

厲雪彬有點不太好意思,“打賭的嘛……我們都知道。”

墨文不明,“我們”是誰們,怎麼“我們”知道,她不知道?

哪裡出問題了?

自從女扮男裝之後,她時常覺得,因為她不夠變態,而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但問題來了,女扮男裝的她還不夠變態麼?

厲雪彬走了。

女孩子們走了。

墨文一個人懷疑人生,“我……女裝,黑絲?”

這是什麼神展開?

她,一個女扮男裝的女孩子,要以男孩子的身份穿女裝,穿黑絲?

這一夜,墨文思考了很久——

如果女扮男裝的我穿女裝了。

我是應該高興終於穿了我應該穿的衣服呢?

還是怕露餡呢?看書喇

為什麼會覺得很羞恥呢?

是因為從來冇穿過黑絲麼?

還是羞恥是因為女扮男裝了,心態變化了?

墨文冇想明白。

第二天早自習的時候,赫連音送來了助攻。

赫連音破天荒來的很早,將一個一看就很高檔的三層竹餐盒放在墨文桌子上,桃花眼中滿是笑意。

“墨文,聽說你要女裝了?”

“反正都要女裝了,便宜所有人不如順便便宜我。”

“週六女裝陪我參加宴會。週六我派人去接你,好了,週六見,我走了,再見。”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