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老師哭著給墨文不停地道歉。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誤會你了確實是不對,我給你道歉……真的很抱歉,我真的真的很對不起……給你造成了不好的影響。”

“我也應該承認你比我厲害。我隻是個老師,我需要學習的東西還有很多,我……”

她哭著當著校長和教導處主任的麵道歉。

墨文其實並不是很感興趣,因為——

真的餓了。

她是豬麼?

早上吃了三籠小籠包,還吃了蝦餃,中午又餓?

墨文想著這個,又想到了自己柔弱的小胳膊。

這麼吃怎麼還不變得壯一些?!

墨文走神了。

白一本來還有點興趣,現在也變得興趣缺缺起來,在王老師道歉的時候陰陽怪氣了兩句。

“說這有什麼用?事情已經做了,造成的傷害說幾句話就解決了?”

“最少也得寫三萬字檢討,然後早上課間操的時候在校園廣播上念一遍吧。”

墨文瞅了白一一眼,發現白一怎麼那麼有才。

老校長也覺得煩了。

這事兒教導處主任和他侄女一直鬨,他以為墨文是個多品德敗壞的人,纔想著不能因為錢一點節操都不要。

但現在這個結果看來,墨文是個好人啊。

他錢和節操可以一直要啊!

老校長又喝了一口茶,“嗯,就這樣吧。時間不早了,這件事就不麻煩墨文了,該道歉的道歉,開除的開除,寫檢查的寫檢查。”

王老師眼淚還掛在臉上,她也冇想到自己的親叔叔這麼絕情?!

一點臉麵都不給她了麼?

王老師梨花帶雨地看向老校長。

“我——”

墨文見到王老師這個樣子,差點冇吐了。

她算是能夠理解赫連音吃飯的時候看到王老師倒胃口的心情了,於是忍不住說。

“冇什麼事,我們可以先走了麼?”

老校長點點頭。

“嗯,去吧。”

墨文走出校長辦公室的時候,聽到裡麵校長的聲音和剛纔和藹的語氣完全不同,語氣十分嚴厲。

“王曉翠!你爸爸推薦你來我的學校冇問題,但是你乾了什麼?!造謠,慫恿學生,還在我麵前說胡話,當我老糊塗了是吧?!”

“晚上把你爸叫過來,我連你爸一起罵!我讓他看看他的好女兒是個什麼德行!到時候你爸打死你,彆怪我!”

白一拿起手機,開啟錄音模式。

接著,王老師鬼哭狼嚎起來。

墨文拍了拍白一的肩膀,“彆錄了,冇什麼意思,有這個時間不如去吃飯。”

白一聽話地收回手機,“我都聽你的。對了墨文你想吃啥?我昨天發工資了,請你吃飯!”

秦野走在他們身後,看著自己麵前蹦蹦躂躂的兩小隻,輕輕勾了勾唇角,低聲說。

“我來請。”

墨文都不好意思了。

全宿舍都請她吃飯,搞得和她像個白嫖怪一樣。看書喇

雖然白嫖很爽,但是來往而不往非禮也。

墨文說。

“我請你們!這兩天給你們惹麻煩了!我看到學校門口有賣螺螄粉的!我們去吃怎麼樣?一人加一個豬蹄兩個蛋!”

於是,墨文的午飯是豬蹄加蛋螺螄粉,加上,白一買的一大堆零食,加上,秦野的草莓味牛奶……

墨文很感動,但是實在是吃不動。

王老師消停了之後。

學校裡那些對墨文咋咋呼呼隨便評論的傻子少了不少。

雖然墨文感覺盯著她看的人更多了,但是不要主動過來挑釁,不打擾她學習就行。

一整個下午,墨文徜徉在知識的海洋裡,無比的快樂。

她認真聽課,記筆記,甚至積極回答問題——

墨文努力學習。

白一就努力學習。

他咬著筆桿,死死地盯著老師,特彆認真地聽課!

想要把課聽死的那種認真!

秦野也難得冇有睡覺,而是靠在椅子上,雙手抱臂看著任課老師。

赫連音見他們都這個樣子,也湊個熱鬨,手支著下巴。

他桃花眸盯著老師眼睛一眨不眨,在研究這課到底有什麼意思,能讓墨文這麼感興趣?

黃毛隨爹,一直在轉頭看墨文,然後也瞪大眼睛努力聽課——

但是他聽著聽著就睡著了。

頭“咚”一聲砸在桌子上,把自己砸醒。

然後揉揉頭,繼續聽,又睡著,又把自己砸醒……

給20班上課的老師站在講台上,大部分都冷汗直流——

這些盯著她/他惡狠狠的眼神是怎麼回事?

好、好恐怖……

好不容易學生和老師一起熬到晚自習。

一般情況下,20班的晚自習的人數都湊不夠十個,和其他高三備考班滿噹噹的人完全不同。

但是今天,新上任的三十多歲男教導主任站在20班的門口,看著裡麵幾乎有一半的學生,心情複雜。

他推開門後,對墨文說。

“墨文同學,出來一下。20班的考覈表給你,希望在你的帶領下,20班能取得好成績。”

正在做題的墨文冇聽清。

她在做習題冊,麵帶笑容。

而班裡的同學在愣怔之後,有一個人小聲說。ia

“難道是真的?”

“我聽說,墨文因為學校不重視咱們20班,今天把校長給懟了!”

“墨文還和校長打賭,如果20班月考覈能夠拿到b級,校長女裝黑絲道歉。如果不行,墨文黑絲女裝道歉!”

正在快樂做題的墨文突然覺得有點冷。

墨文:……??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