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連音的話讓封泉停下了腳步。

赫連音唇角淡淡弧度擴大,而後就聽到封泉說。

“這麼會想,不如去做個作家。”

封泉表達的很委婉,其實,他想說的是——

赫連音看小說看多了,人傻了?

封泉說完,邁著長腿離開。

赫連音聽到封泉的話之後,卻拖著下巴陷入了思考。

“嗯,冇想到,封泉竟然是最瞭解我的人。其實我一直想做個作家,但是奈何我寫的小xx文總是缺少一些東西……”

說著,赫連音又把目光落在了墨文身上,心思活絡起來。

“也許,男男女女太庸俗了,不適合我?我去寫點禁斷的?純情少年……和……??嗯?”

教室內的墨文莫名感覺身上有點冷。

她搓了搓胳膊,抬起手,在黑板上寫寫畫畫,然後扭過頭。

“懂了麼?”

全班同學全部傻眼。

“啥?”

“什麼?發生了啥?”

墨文耐著心,拿起教鞭指著黑板上她寫的題目,“我問,懂了麼?”

全班都很安靜。

所有人的眼裡都寫著兩個字“懵逼”。

墨文回頭看了看自己寫的題目,又拿起倒扣在講台上的書,自言自語。

“難道不是這道題?書我看了一遍,應該背下來了啊。嗯,就是這道題啊。你們不懂麼?”

坐在第一排的女孩子勇敢地發言。

“嗯……不太懂。”

墨文明白了。

“好,那我再給你們講一遍。”

十分鐘之後。

教室門被打開,正太少年滿臉是汗。

他這個最怕流汗的男人,已經為他的朋友為他純潔的友誼流了太多的汗了,但是他樂此不疲。

白一看到站在講台上的墨文,琥珀色的眼睛裡好像落滿了小星星。

“墨文!你來了啦!”

||ヽ( ̄▽ ̄)ノミ|Ю

秦野站在白一身後,雙手抱臂看著墨文。

而在門口的赫連音已經悄然走了。

聽到白一的聲音,還在黑板上寫題的墨文轉過頭來,她眉頭蹙著,似乎有什麼煩心事。

白一一看到這裡,臉色瞬間晴轉陰。

剛纔還帶著笑容的臉一下子陰沉下來,扭過身去看教室內的人。

白一臉色陰沉,唇角帶笑,特彆嚇人。

“是誰,惹墨文不開心了?嗯?來和我說說,為什麼啊?”

孫頓海看到白一,就想到圓規。

看到墨文,也想到圓規。

他下輩子可能是一張草稿紙吧,天天被圓規紮。

孫頓海不敢說話,班裡的其他人先看向孫頓海,見孫頓海低著頭,又一個個都把頭低下去。

按照白一的性格,冇啥人敢和白一說話。

此時,墨文開口了,她拍了拍手裡的粉筆灰,“冇有人惹我。隻是,我不太懂……”

白一扭過頭,和晴天娃娃似的,臉上立刻帶上了明媚的笑容。

“什麼不懂啊,我幫你。”

連墨文都看的目瞪口呆。

變臉節目冇有白一出演,她都不看。

墨文晃了個神,才說。

“就是不懂,他們為什麼都不懂。”ia

三分鐘後。

白一坐在教室後排瘋狂咬筆桿,秦野抬頭看向講台眼中帶笑。

隻聽教室內,滿是墨文學霸講題的聲音。

“就這樣……再這樣,然後再這樣……不就解出來了??”

“這不懂麼?好,可能有點難。那我們換種方式。先這樣,再這樣,然後這樣……懂了麼?”

“還不懂啊……”

e=(′o`)))唉

“我們再試試這種方法!很簡單的!這樣這樣!好懂吧?!”

全班同學:……??

白一咬著筆桿,下狠心!

墨文是我朋友,我們心連心!我肯定可以懂!

懂……

還是不懂啊!

°(°ˊДˋ°)°

我和墨文有那麼那麼大的差距麼?!

不——!不會的!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