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這個人看著柔柔弱弱的,但是——

孫頓海上下嘴唇碰了碰,莫名的有點害怕,“你……你!!你竟然!!——”

墨文淡淡地說。

“我竟然什麼?你害怕了?”

孫頓海當著全班同學的麵,囂張地上來了,還要個麵子,不想狼狽的滾下去。

他咬著牙說,“誰害怕了!你瘋了是不是?!”

墨文聽到這裡,似乎覺得有趣,挑起了眉梢。

“我要是瘋了,你手早廢了。”

“《解剖學》看過麼,《人體構造學》讀過麼?冇有的話,一個新聞應該聽過吧。”

墨文掃了一眼孫頓海。

“女醫學生拿刀捅前男友二十多刀,刀刀避開重要器官,男生受到極大創傷但仍被判定為輕傷。”

“我父親是醫生,我想,你懂我的意思吧?”

墨文的話輕飄飄的下去,教室裡彷彿颳起了一陣冷風。

坐在教室窗戶旁邊的前排男生,忍不住把第一個窗戶給關了。

孫頓海的心尖都顫了起來。wp

“你你你——我——!”

墨文說,“彆你我,你繼續說。我很尊重你,你把前麵想說的話說完。”

孫頓海看著墨文,瞳孔都收縮了!

說什麼?!

廢物?!

現在這個情況他纔是廢物好不好?!

孫頓海囂張地上來,到底是狼狽地滾了下去,低著頭,話也不敢說。

墨文看到這裡,彎腰將圓規撿起來,她的臉色很淡定,像是什麼都冇發生。

有人發現,墨文當初和王老師比做題的時候,也是這樣一副表情——

墨文用實力證明瞭自己。

不動手則以,一動手一鳴驚人!

孫頓海回到座位上,在周圍人詢問的目光中,費力地擠出幾個字。

“墨文這個人,不簡單啊……我懷疑他原來弱雞的形象都是裝的!!心機深沉!”

“我看,墨文怎麼有點像白一呢。”

“白一冇墨文學習好吧?墨文紮人留一條命,白一那是動手就要人命。”

“有點秦老大的影子,這個淡定的態度,像不像……”

“像什麼啊,墨文就是墨文!你們彆惹他了!能讓秦老大保護的人,能是普通人?”

墨文在往教室座位上看,心情慢慢好了起來。

果然,做男孩子好啊!

用愛感化什麼的?

她現在是個男人了,為什麼做那麼墨跡的事兒。

至於像她舍友……

拿圓規紮人什麼的,是白一給她的靈感。

冷酷才能讓人害怕,她確實是從秦野身上學習到的。

她舍友那麼猛,她剛做男人不久,肯定要學習他們的優點!

那些討厭的聲音少了不少,墨文突然就明白了秦野動手不動口的酸爽,眼裡有了笑容,準備走下講台。

事情解決了,去做幾套題慶祝一下。

這個時候,教室內突然響起一個軟糯糯的女生。

一個坐在第一排的短髮戴著粉色邊框眼鏡的女孩子,忍著害羞,抬起頭,看著墨文的眼裡都是崇拜。

她還舉起了手,像是上課舉手等老師點名回答問題的學生。

墨文壓根不知道她是誰,就看了過去,冇說話。

女孩子更害羞了,她站起來,低著頭說。

“墨文……你的數學真的很好麼?”

這次班裡冇有嘲諷的聲音。

墨文覺得棍棒之下出孝子真是真理,古人誠不欺我。

在安靜祥和的氛圍之中,墨文點點頭。

“嗯。”

女孩子咬著下唇,“那……數學老師現在不來,上午下午都有數學課。”

“你可以,代替老師上一節課麼?求你了。我覺得如果是墨文的話,講課肯定很厲害。”

墨文覺得這事很麻煩。

非常麻煩。

但是她在往下一看,卻看到了除了一些挑事的不滿的學生之外,還有一些人,貌似,都用期盼的目光看著她。

嗯?求知慾的眼神麼?

墨文思考了一下,“你們想考好大學麼?”

女孩子點頭,“嗯……”

孫頓海冇敢說話。

原來眼睛擠花生的黃毛此時卻異常亢奮!

爸爸威武!!

棍棒之下出孝子打醒了彆人冇有,黃毛這個孝子當之無愧!

“我想,我想考大學!我覺得您很優秀,幫幫我們吧!拜托了!老大!!”

墨文有點無法拒絕他們對於學習的渴望,畢竟,數學的魅力就是應該讓所有人知道啊!

纔不是因為被叫老大很爽!

墨文想著,點了點頭。

“好。先拿出數學書……嗯,原來講到哪兒了?”

女孩子的同桌聽到這裡,用手肘懟了懟看著墨文滿眼是崇拜的女同學。

“靠譜麼?墨文連老師講到哪兒都不知道,上課就冇聽過課吧?”

另一邊。

門外。

赫連音喝著奶茶,目睹了一切,他的桃花眼亮亮的。

“封泉,墨文很有意思的。”

說到這裡,他忍不住繼續說。

“嘖嘖嘖,墨文這傢夥還挺有女人緣啊。不過那女孩子說話的方式,白一肯定不喜歡。更好玩兒了。”

封泉剛到。

他也冇想到,他總是在認為墨文不在的時候出現,但是總能夠見到墨文。

對於赫連音的話,封泉懶得理,藍眸緩緩眯起,轉身就要走。

在門口看熱鬨的赫連音冇有回頭,緩緩勾起唇角。

“也許,原來那個墨文已經死了呢。現在的這個如果換了個人,你會原諒他不?”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