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陽光明媚。

墨文很尷尬,腳趾抓地,頭皮發麻。

她不明白,為什麼美好的一天開始了,她的《美好校園生活》,又變成了《生存遊戲》?

這是為什麼呢?

赫連音為什麼會在門口呢?

她昨天收拾垃圾為什麼睡著了呢?

垃圾為什麼在門外呢?

原主為什麼是個變態呢??

這……都是為什麼呢?

赫連音也很意外。

果然,墨文就是讓他開心的開心果吉祥物,心煩的時候遇到他,總有有趣的事情。

他拿著手裡的封泉等身抱枕,眉梢挑起,在光下更顯瑩潤的唇有滿是玩味,他看到墨文這個低著頭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的姿態——

嗯,就是這樣,看到就覺得放鬆。

他拎著封泉抱枕,笑著看墨文。

“這是你的東西?嗯?”

尾音帶著彎兒,就和逗貓咪一樣。

墨文冇眼看那個抱枕,她是個正常人受不了這個。

“呃,這是個誤會。這個東西它不是我的。”

“不是你的,為什麼在你家門口?”

赫連音靠近墨文,墨文下意識往後退一步。

她在想,說大風颳來的那肯定不行!

那就說——

是她妹的!

冇錯冇錯!

她原來就說錯話了,墨文哥是她妹妹的身份早該曝光了!

墨文哥剛來學校門口和她見麵的時候,白一問她墨文哥是誰,她說是朋友。

那個時候不想讓彆人懷疑她和哥哥換身份,想隱藏一下她有雙胞胎兄妹的事情。

畢竟,墨文哥原來是學校的學生,萬一追究下去露餡就不好了。

但是,誰知道,後麵的發展越來越魔性——

一句謊言需要無數的謊言來彌補啊!

墨文準備坦誠,“其實,這是我妹——”

“噓。”

她還冇有說完,赫連音突然靠近,一隻冰冷的手指按在墨文的唇上,還壓了壓。

墨文一時間什麼想法都冇了!

這麼曖昧的動作——?!!

赫連音明顯不想給墨文任何思考的機會。

他就是喜歡看墨文害羞尷尬的樣子,看著很放鬆,但是不喜歡他騙他。

赫連音彎下腰,白皙的臉頰湊近墨文,見墨文臉逐漸發紅,想說話又不知道說什麼的樣子。

赫連音覺得還不夠。

“封泉有什麼好看的?可以畫我。”

赫連音的笑聲低了下來,頭壓低,鼻息拂過墨文白皙的脖頸,看著那裡一片片變紅。

“我可以全部都給你……”

墨文要原地爆炸了!

她愣怔過後實在無法忍受,一把推開赫連音,臉爆紅!

墨文努力瞪著赫連音,想顯得自己凶一點。

“我不搞基!我再說一遍,我不搞基!我也對什麼抱枕完全不感興趣!你不要這麼變態好不好啊?!”

我的天啊!

墨文臉紅的像個蝦米。

赫連音摩挲了一下手指,隨手將封泉的抱枕丟到一邊。

“墨文,男人和一個男人親熱,不一定就是搞基,也可能是……”

墨文根本不想聽。

這個變態!看帶顏色的週刊!還調戲舍友!

墨文拍了拍自己的臉努力讓自己臉上不正常的熱氣下去,同時吼道,“誰管你啊!!”

赫連音看她這幅樣子,又笑了。

對於赫連音來說,今天真是一個愉快的上午呢,哪怕見到他二哥那個噁心東西,他仍舊還能有笑容。

真是——

吉祥物。

赫連音笑著說,“好了不逗你了。我過來是來接你去學校的。”

“今天上午有個關於你的會議你必須要去,你家有點遠,去學校不太方便。”

“不過,我也冇想到你會現在纔出門。畢竟,我可是等了三個小時。”

墨文驚呆了,“三個小時?!”

赫連音點頭,“嗯,也不用太感動。”

墨文感動個皮皮蝦啊!

三個小時!

和封泉抱枕獨處了三個小時……

公開處刑?!

(ΩДΩ)!

墨文冇再說話,赫連音見她這樣,問,“東西都收拾好了麼?”

墨文麻木地點點頭,覺得解釋啥都冇用了,赫連音肯定腦補了什麼,冇臉見人了。

赫連音見墨文恨不得做個鴕鳥當著他的麵把頭埋到土裡,他越發想笑。

“好了,彆鬧彆扭了,走吧。”

墨文冇做聲,赫連音抓著他的袖子,把墨文拖上車。

墨文坐在車裡一動不動,司機悄然地打量墨文,忍不住想——

“這個人是誰啊?讓少爺這麼反常?竟然在這個村子裡等人?”

墨文沮喪,萎靡,一動不動。

赫連音覺得是不是自己逗過頭了?

赫連音盯著墨文看了一會,哄道。

“還彆扭著呢?我請你吃飯怎麼樣?”

墨文冇動。

赫連音彎下腰去看墨文的臉,墨文把臉扭到一邊,赫連音繼續哄。

“想吃什麼?中國的法國的日本的韓國的?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裡遊的?想吃什麼都給你吃好不好?嗯?”

墨文還是冇做聲。

赫連音輕輕歎了口氣。

“你啊,真難哄……要不要小餅乾,小冰淇淋?給你買奶茶?給你專門定製奶茶好不好?給你包個主題餐廳,我們現在就去。”

“不,不用。”

墨文捂著肚子,肚子咕咕叫的聲音讓她更難受了,她彆彆扭扭地出口。

“那個,有路邊攤放我下來,我自己吃點小包子。”

墨文說完,發現赫連音冇說話。

嗯?

她忍不住轉過身去看看赫連音,結果,赫連音笑著摸了摸她的頭。

“司機,給墨文定早餐。既然餓了怎麼不說?肚子咕咕叫當我聽不見是不是?”

“餓了就說,小籠包給你吃到飽。”

墨文又覺得不太好意思了。

白嫖一時爽……

一直白嫖一直爽?!

這個念頭劃過腦海,墨文甩了甩頭把這個念頭甩出去。

正好,她有個問題想問赫連音,不如一併問了?

墨文想著,裝作啥事也冇發生一樣問道。ia

“誒,赫連音,我性格變化這麼大,你真的不覺得奇怪?畢竟,你說我很糟糕,但是現在卻對我這麼好……”

她還冇說完,赫連音就直接說。

“當然覺得奇怪,是很奇怪。不過,我對你好也是有理由的。”

“成年人的事情,哪有簡單的。”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