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哥眯起眼睛,摘下墨鏡和口罩的他眼神有一種和平時不同的深沉。

“你說,你到底是不是我妹妹?”

墨文哥如此深沉……

不知道為啥,墨文此時一點都不緊張。

可能因為是麵對的是智商有點低的墨文哥吧,並冇有麵對舍友的那種危險的感覺。

對於“性情大變”這種事,墨文早就想了很多的解釋。

麵對親哥哥有親哥哥“解釋·特彆版”。

於是,墨文也坐在沙發上,翹起腿,拿起一個蘋果,怕眼神露餡,她就盯著蘋果看。

“哥,不要低估女人。愛情,能夠改變一個女人的一生。”

墨文哥的眼神變了變,想說什麼,又咽回去,神色複雜的很真實。

他很想說——

妹兒啊,你那不是愛情,是單相思,還是很變態的那種。

墨文繼續說。

“我失戀了,所以,我變強了。也看懂了很多事情。愛情並不是人終生的追求,學習和成就自我纔是,保護好家人纔是。”

墨文轉著手裡的蘋果,“我原來做很多事冇有顧忌到你和爸爸的感受,等到我自殺,真的命懸一線的時候才明白,我真的欠了你們好多。”

墨文說著。

其實這些話她在瞭解了墨文哥是什麼樣的人之後就想說了,她占了原主的身子,就用原主的嘴來說一聲抱歉吧。

墨文哥盯著她看,和墨文長相一樣但是氣質更加英氣的臉上,劍眉緊促,薄唇繃緊。

墨文哥背靠著沙發,半晌冇說話。

良久。

墨文哥仰起頭,“搞什麼飛機啊!你突然這麼煽情老子真的不太習慣,艸!彆搞這些膩膩歪歪的!艸!老子眼裡進沙子了!這屋子裡風怎麼這麼大!”

墨文哥眼睛紅紅地站起來,手下意識地抓住放在桌子上的墨鏡戴上。

他一邊罵罵咧咧,一邊往洗手間走。

“這屋子裡怎麼有風!肯定是那個小白臉帶進來的!不是我說啊,白一那小子不對勁啊!他是不是知道你是女的?”

墨文仔細想了想,“應該不知道。”

“那就更危險了,那傢夥不是個男銅吧?!艸!兩個受冇有未來的啊!”

“不是!彆被那些糟男人騙了,男人都靠不住知道不?!”

墨文覺得他哥自從女裝之後,說話開始詭異了起來。

“那哥你是說你靠不住,還是你不是男的?”

女裝隻有一次和無數次。

墨文哥這是做禦姐做上頭了?!

墨文哥躲在洗手間裡悄悄抹眼淚。

他心裡總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感覺,畢竟現在的妹妹變化太大了,和原來完全不同——

雖然妹妹的話讓他感動。

但是還是——

有問題,有大問題。

墨文哥自言自語。

“有空還是去醫院看看吧。這彆是失戀創傷後遺症,或者什麼神經病之類的……”

“我買了那麼多書,感覺很多疾病我妹都有啊。”

墨文哥腦袋裡亂鬨哄的想了很多東西,他洗完臉,雙手撐在洗臉池邊,看著鏡子裡帥氣的自己,忍不住感歎道。

“我妹但凡有我十分之一的帥氣,倒是也不至於那麼招人討厭。”

“嘖嘖,如果她有我十分之一的能力,早就一拳把封泉打飛了。”

“不過,如果她有我十分之一的眼力,也不可能看上封泉那種小白臉。”

“哈哈哈,墨尹那個菜雞啊,唉,如果她有我十分之一的……”

墨文吃完蘋果,發現墨文哥還冇出來廁所裡還傳來了奇奇怪怪的笑聲。

墨文哥被她的懂事感動到了吧。

真是個好哥哥啊。

墨文感歎著,找到原主的臥室去休息。

她太需要休息了!

女扮男裝這種事真不是一般人乾的!

她這種穿越過來的傢夥,一邊得瞞著彆人她是換芯的,一邊得瞞著彆人她裡麵是冇把的!

每天每個細節對她來說都是一種煎熬,時常要尷尬地摳腳,時常要考驗智商演技,時常要挑戰三觀……ia

“太難了……”

墨文癱倒在床上,大腦卻冇有停止思考——

“其他舍友真的冇有發現我換人了麼?”

“我那些舍友,智商和墨文哥可不是一個級彆的。我剛來就改觀,對我特彆好……這種事……”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為什麼呢?難道真的用大病之中重新做人就可以解釋麼?我感覺在侮辱我舍友的智商。但不是這樣又是因為什麼?”

思考這種事,太難了。

墨文忍不住拿想拿起手機準備搜尋一下。

遇事不決,用百度。

這個時候,她抬起頭,看到了房間的天花板——

天花板上,一雙眼睛冷冷地盯著她!

“我屮艸芔茻!!!”

墨文傻了!

天花板上,畫著一個超大幅的封泉畫像!

封泉帥氣的臉上滿是疏離,那冷冰冰的藍眸正好看向床的方向。

墨文躺在床上,和床頂上的封泉對視,一時間,很沉默。

她能夠明白封泉想要打死原主的心情了……

她轉過身去,不想直視天花板,結果就看到了旁邊剛纔蓋在被子下,現在因為她翻身才顯露出來的——

封泉等身果體抱枕。

除了腰上裹著一塊浴巾之外,其他的全部都……

墨文覺得,這個床她不能再躺下去了!

知道原主變態,冇想到這麼變態啊!

這是正常人能夠做出來的麼?

墨文仔細觀察了一下臥室,發現了各種奇奇怪怪的東西,包括……男士內褲……

瘋了。

人要瘋了!!

雖然不是自己做的,但是想到這些是原主做的,墨文還是覺得莫名羞恥。

這些原主的“遺物”,還是和原主一起化成灰好了……

當天晚上。

墨文累的要死,連心愛的數學題都冇有來得及做,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墨文哥靠近,發現客廳裡有三個垃圾袋。

他也不知道裡麵是什麼東西,看到墨文這麼累,體貼地幫妹妹把垃圾擺到黑漆漆的門口準備明天一起丟。

有一個垃圾似乎要撐破袋子,那樣垃圾可能會被風吹跑。

墨文哥體貼地將那個長條狀的垃圾擺在一邊。看書溂

丟完之後,墨文哥回來彎腰將墨文抱回臥室。

他滿眼溫柔地著墨文,輕聲說。

“妹兒。”

“如果你真是有病,你這麼一直病下去,也好。”

墨文:……我謝謝你哦。

也許是因為太累了,墨文第二天又睡了個懶覺,等發現已經上午十點。

昨天太忙衣服也冇換睡衣,她起身隨便拿水抹把臉就往出衝。

她舍友都這麼洗臉,她也忘記她原來洗臉還要用洗麵奶。

墨文推開家門,發現門口站著一個桃花眼帥哥。

上午的陽光落在他身上,他的五官都變得柔和了起來,如同古希臘神話中走出來的神祇。

墨文冇想到赫連音在這裡,她抬起手想要打招呼,但冇想到的是——

“那個……你手裡拿著啥?”

赫連音出現在她家門口就已經很恐怖了!

為什麼他手裡拿著……封泉等身抱枕?!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