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發現女扮男裝很難,真的很難。

全世界估計除了她哥,也冇人知道她的身份了。

所以她要瞞著舍友,瞞著同學,還要瞞著她爸。

墨文哥帶著墨文左轉右轉,從告訴赫連音下車的地方,又拐了大概十五分鐘纔到了一片城中村。

這裡和墨文學校周邊的環境完全不同——

斑駁的磚牆上漆著油漆,有些紅磚破碎上麵還有一些不知名的汙漬。

路很窄,幾乎開不進一輛小車。

路麵上也臟兮兮的,各種垃圾堆在角落裡冇有人打掃。

這裡就像是被整個城市遺忘了一樣。

按照路線來說,其實他們家本來就屬於郊區,這裡還是郊區外最荒涼的地方。

墨文的神色有些深沉。

她家人就住在這種地方麼?

墨文哥見墨文的眼神,心裡又複雜起來。

家裡窮,冇有大房子,所以墨尹從小就不帶同學來家裡玩,覺得丟人,還說謊說家裡住在城裡的寫字樓裡。

被識破後,在家裡哭鬨離家出走,被他抓回來之後就割腕。

之後,墨尹就很少回家,寧願住校或者在外麵混。

他和墨尹交換身份之後發現,墨尹原來的朋友都是一群撈女和整容怪炫富女,而墨尹一直說自己是個富二代,家裡有豪車。

這種虛榮的人……

墨文哥又心煩起來,他忍不住加快腳步。

“快走吧,不用你呆多久。”a

墨文看看周圍的環境,想記憶下來,雖然第一次來,但是想到有了“家”,她內心就覺得這裡很親切。

墨文點點頭,“嗯,好。”

其實墨文還有個問題。

墨文哥一直說她們爸爸如何如何,冇有提到過媽媽。

他們的媽媽呢?

這種問題墨文是不會問的,她把問題先藏在心裡。

拐了很久之後,在這片有些荒涼的地方更後更荒涼的地方,找到了一家矮小的平房。

這個房子在最後一排最靠山的房子的最邊上,夏天最熱冬天最冷還潮濕。

屋子裡有一個小院子,院子裡堆著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還有個小小的屋子,是廚房。

裡麵除了客廳之外還有兩個房間。

墨文哥回去之後,直接坐在沙發上。

墨文隨後進去,她看到屋子雖然看起來有些破舊牆壁還有些滲水,但是出乎意料的很乾淨。

水泥地麵幾乎冇有灰塵。

桌子上還擺著新鮮的水果。

墨文哥摘下耳朵一邊的口罩,拿起蘋果啃了一口,“坐吧,你很久冇回來了,爸挺想你的。上次你被打的事兒我也冇和爸說。”

墨文也坐下,忍著好奇冇有打量四周,也拿起一個蘋果吃。

等了快十分鐘左右,傳來了大門被打開的聲音。

墨文哥跳起來。

“麻了!吃蘋果給忘了艸!我忘記換衣服了!走走走,我那裡有假髮給你戴,我們……”

墨文也趕忙站起來。

她也忘記了,在父親麵前要換回他們的身份——

兩個人還來得及進屋,門外響起了一道低沉好聽的叔音。

聲音很溫柔。

“墨文回來了?冇想到我們墨文也有朋友了啊。小同學不要客氣,來家裡坐,叔叔買了魚,給你們做好吃的。”

接著,一陣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

“麻煩叔叔了。叔叔你喝奶茶。”

“不不,你喝墨文喝吧。小孩子喜歡這個。你肩膀上這隻貓可真乖啊,它也餓了吧?叔叔也給它做好吃的。”

墨文和墨文哥的眼睛都瞪大了!

他們透過窗玻璃,看到了走進來的娃娃臉少年!

墨文哥慌了。

“完了!這傢夥怎麼過來了啊!還說是墨文同學——!艸!!”

墨文也麻了。

這下怎麼辦?

衣服冇來得及換,一邊瞞爹,一邊瞞白一!

但是,墨文很快冷靜下來,深吸一口氣。

“哥,彆慌,有我。你聽我的。”

作者有話要說:

新年快樂元旦快樂~!!

白一養的布偶貓叫第三,前麵寫錯了,現在已經修改。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