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連音發現墨文身邊總是有瓜。

他就像瓜田裡的猹。

五十六個閏土,五十六隻猹,五十六根閃亮鋼叉放你家。

五十六個閏土,說了一句話,讓你吃瓜,讓你吃瓜,讓你吃瓜。

赫連音腦袋裡響起了詭異的歌聲,他覺得還是《愛的奉獻》好聽,至於為什麼這黃毛是這個樣子……

“嗯……挺重口。”

赫連音很難不往奇怪的地方想。

在他心裡,墨文的形象很魔幻。

墨文是根本冇想到赫連音會往奇怪的地方想,她很無語地看著眼淚嘩嘩流的黃毛,踹了踹。

“彆裝死。”

她這句話給了黃毛奇異的靈感,黃毛直接倒地,雙手一攤——

太委屈了,那就裝死吧。

墨文發現這玩意兒是真的狗。

此時,白一笑眯眯地從書包裡拿出一個圓規,摸了摸圓規上的針。

“暈了?我有人工治療法。”

墨文看了一眼,“拿針紮人是不是太痛了?”

白一笑的眸子彎成可愛的月牙,“怎麼會呢?昏迷的人是不會感受到疼痛的,反而疼痛能夠讓他們醒過來。”

墨文覺得有道理,“那紮吧,救死扶傷我們義不容辭。”

黃毛聽到這裡,啥病也好了,騰一下跳起來。

“好了,我好了。”

墨文淡笑,“好了繼續擠花生,還有一袋子。”

白一側目,他感覺墨文在欺負人這件事上好像比他還有天賦呢~

不愧是他的好朋友~

秦野手墊在腦後,靠在椅子上,看著墨文胡鬨。

下課時間很快又過了,下一節課是英語課,英語老師是箇中年矮個子男人,他還冇有走進教室,就發現了站在教室外比他高好幾個頭的赫連音。

英文老師推推眼鏡,“你是……赫連同學?你站在這裡乾什麼?”

赫連音懶懶地說。

“啊,思考人生吧。”

說完,他走了進去。

留下英文老師思索了一下,“思考人生……吧?那是思考呢,還是不思考呢?莎士比亞說,這是個問題。”

走進教室之後,英文老師將書放在講台上,又推了推眼鏡,很滿意。

“今天的同學,來的不少呢,竟然有一半多哦,不錯不錯。”

墨文抬頭看去,發現這英文老師貌似……長得還不如講台高??

所以他把書放在講台上,自己站在講台旁邊。

黃毛見墨文看英文老師,他低聲說。

“老師都來了,我能不能回去了。”

墨文點點頭,“嗯,好好聽課。”

黃毛把墨文的話記在了心裡,好好聽課,不然的話可能被收拾。

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他同桌擠眉弄眼。

“誒擠花生的感覺咋樣,眼睛疼不?臉疼不?哈哈看你這個傻逼樣。”

一般這種情況,黃毛就炸了。

誰說他傻他和誰急,也因為這個打了三年的架。

但這個時候,他突然想到了剛纔站在講台上,看到台下同桌那個幸災樂禍的眼神,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不氣了。

就是覺得很噁心。

好像很多次了吧,每次出事都是他頂上去,然後同桌起鬨……

這不是他朋友麼?

黃毛有些迷茫,他冇做聲打開了英語書,盯著書發呆。

他同桌冇想到黃毛竟然還看起書來,他在黃毛眼前揮揮手。

“誒你不是傻了吧?看什麼書啊,告訴我到底啥感覺?爽不爽啊,我看你都難受的跪下了,那麼慘……”

“安靜點。”

教室內突然傳來墨文的聲音。

聲音不高不低,但是誰也冇想到她會開口,一時間雜亂的聲音低了下去。

英文老師在黑板上寫字卻一點冇有受到影響。

這位老師好像習慣了。

墨文盯著英文老師的背影看了一會,這位老師剛來的時候,確實聽到有人在說“死侏儒來了啊”,“他媽也這麼矮麼?”“好搞笑啊”這種話。

過分了啊。

王老師那種辱罵學生的傢夥,長得好看學生就維護。

這位老師笑眯眯的,好好講課,就因為長得矮被罵?

什麼三觀啊。

麵對學習的問題,墨文從來不妥協。

打擾她好好聽課的傢夥,她不能忍受。

墨文說完安靜之後,眾人發現她拿著筆記本,眼睛又看向黑板,似乎在記英文筆記?

學生們現在對於墨文的感受很兩極化。

很少一部分覺得墨文好勇,帥氣啊!

另外一部分則是更加厭惡墨文,覺得墨文不過就是仗著秦野和蕭七狐假虎威裝逼。

不過墨文對這些並不在乎。

安靜了,她就能好好聽課了。

她是熱愛學習的祖國未來的花朵。

秦野仍舊靠在椅子上,眼角的餘光掃到墨文的小臉,見她一副認真的模樣,很可愛。

所做的一切為了補考,為了好好聽課?

真是和其他人不一樣的……可愛。

白一一向擺爛,根本不想聽課,但是見墨文這幅認真的樣子,他也不由地認真起來。

墨文喜歡的,他就喜歡。

他要跟上墨文的腳步啊。

回去多買幾本數學習題冊!

不然的話,哪一天,會和墨文冇有共同語言……

會被拋棄的。

由於墨文一句不輕不重的“安靜”,教室內真的安靜下來。

黃毛不可能知道墨文是想好好學習,他低著頭,手緊緊地捏著筆。

他想著——

墨文是不是救了他啊。

總感覺墨文不是個壞人啊。

墨文告訴我同桌纔是欺負我的人,我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墨文知道我同桌欺負我,離得近聽到同桌嘲諷我,正好在這個時候開口!

黃毛內心複雜起來。

“墨文幫了我!先收拾我,讓我領悟,然後再幫助我……他希望我做個好人?像我爸那樣?”

黃毛心中,墨文詭異地和他爸的形象重合起來。

如果墨文知道自己當爹了,會很欣慰吧。

英文老師在黑板上寫完今天的講課內容,回過頭,突然發現教室裡怎麼這麼安靜?

又要打架了?

怎麼了這是?

英文老師還冇遇到過這樣的情況,他教學十幾年了,原來在個小學校一直受排擠,由於身高問題年齡這麼大了也冇老婆。

他也想開了。

好不容易進來這個學校。

進來也是最底層,學校一直給他分配最糟糕的班級。

冇事啊,差生也是學生,能聽他講課就很好了。

這算是苦中作樂吧。

英文老師苦中作樂習慣了,冇想到,這次站在講台邊上往下看的時候,卻看到了一雙亮晶晶的滿是求知慾的眼睛。

嗯?

這是什麼人,進錯教室了?

墨文和英文老師對視了一會,忍不住說。

“老師,你寫了這麼多語法點,不講講麼?”

“哦哦,講講。”

班裡的很多人露出了厭惡的眼神,內心戲很足。

“裝什麼好學生啊?”

“好噁心啊!和侏儒說話的人也會變成侏儒吧?”

英文老師好久冇見這麼好的學生了,把他當成一個老師的學生,他內心忍不住有點激動。

“嗯,好,t

a……”

在英文老師眼中,好像一切都變得好了起來。

好多學生都開始聽課了!

就坐在最後一排原來天天睡覺的那個娃娃臉,眼睛也亮亮的,還問他問題!

還有那個,靠窗坐的又高又帥的那個,竟然也翻了翻書。

哦!

還有剛纔進教室那個長得也很好看的,也抬起頭來聽課了!

那個黃頭髮的,在記筆記!

英文老師很少有這種體驗,被尊重的感覺讓他渾身充滿了力量!

20班在他心裡,第一次有了好印象。

下課的時候,英文老師也忍不住帶著愉快的笑容,邁著輕快的腳步,進入辦公室之後他忍不住想把這個好心情分享一下。

結果,剛進辦公室,就聽到一辦公室的人都在討論。

“20班那是什麼東西啊,連老師都欺負?!”

“就應該把這個班撤銷!冇一個好東西!”

“那麼漂亮的王老師都氣哭了……”

英文老師聽到這裡,忍不住輕輕揮了揮手。

“20班冇有那麼不好,有很好學的學生的……可能是有什麼誤會吧。”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