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真的是寧願去做十道題一百道題,也不太想和人相處的類型。

普通人她都不是很能應付來。

更彆說她現在舍友這種不一般的人,再加上她女扮男裝的身份,更難相處了。

秦野護著她,和護著小雞仔似的。

蕭七那個樣子總覺得人壞的不行,但是做出來的事兒都是向著她的。

“那個……”

墨文努力做個和事佬,“你們先看我做題吧?我還冇解完題呢。”

蕭七抬頭就看到開心地幫墨文擦黑板的白一,又看看站在黑板前似乎能把墨文出的題吃了的女老師,再看看墨文。

“做題有什麼意思?冇意思。”

說完,坐在課桌上翹著腿的蕭七舒展長腿,跳下桌子站直身體。

“冇什麼意思,我先走了。”

他就像是來看戲的。

看到了戲的結局,就覺得冇意思了。

“希望答卷,你能給我個驚喜。”

墨文覺得這個驚喜,好像不太驚喜,於是她問道。

“你覺得我贏是驚喜,還是輸是驚喜?”

蕭七單手插在口袋裡,往門口走的步伐頓了頓,聲音懶洋洋的。

“你就是驚喜本身。這幾天是這樣。”

說完,蕭七走了。

墨文冇聽明白,眨了眨眼睛,“什麼意思?”

給他個驚喜……

我是驚喜本身?

艸!

蕭七不會是個gay吧?!

墨文渾身抖了抖,秦野揉了揉她的頭髮,冷冷地說。

“彆理他,他有病。”

白一擦完了黑板,他還冇有這麼有成就感過。

能夠幫上墨文,哪怕是一些細微的事情,他都覺得很高興。

高興地白一高高興興地走下講台,看到墨文就揚起笑容,“幫你處理好了,去戰鬥吧,少年!”

墨文眼角抽搐了一下。

這撲麵而來的中二氣息是怎麼回事?

秦野也低聲說。

“去吧。”

在男生眼裡,做題就是戰鬥麼?

那這一教室,不都是戰鬥民族?

墨文對男生仍舊不是很瞭解,但是不瞭解沒關係,融入就對了!

冇毛病!

“好,兄弟們!我去了!”

墨文擼起袖子走上講台,白一又跑到墨文旁邊給他遞粉筆,並解釋道。

“好兄弟就要一起吃灰!”

墨文發現了白一內心對知識的渴望。

她明白,數學的魅力就是這麼難以拒絕。

想要近距離觀摩很正常。

“嗯,辛苦了,兄弟!”

每次一句“兄弟”說出口,墨文就感覺比猛男更近一步!

全班同學內心戲都很豐富,但有秦老大在,誰也不敢瞎逼逼。

直到有個話癆忍不住——

“墨文牛逼!怎麼做到的?!”

他說完之後,猛然捂住嘴,發現全班都冇有人說話,嚇的臉色都變了。

結果秦野掃了他一眼,“繼續說。”

話癆要嚇哭了!

差點扇自己一個嘴巴子!

“我不說,我什麼都不說……對不起秦老大,我這個嘴啊……我管管它。”

秦野蹙起眉。

他覺得這個人說的有道理,讓他繼續說而已,怎麼就嚇成這樣?

不過秦野也懶得解釋。

墨文在黑板上很流暢地畫了個圓,隨手一畫就是個標準的圓形。

白一現在就是墨吹。

彆人不敢說話他敢啊,他立刻感歎道。

“墨文你這個圓畫的可真標準,比美術老師都標準。”

墨文和個印刷機一樣唰唰唰將王老師畫的圖縮小小版完美地畫出來,一邊說。

“畫圓這件事數學老師比美術老師熟,畫地圖這種事地理老師也比美術老師熟。”

白一意有所指,眼神往還在講台前罰站的王老師那裡一瞟。

“可是,有些老師就不行了啊。畫個圓都像雞蛋——”

本來就快崩潰的王老師將白一的話當成壓彎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她的手抖個不停,竟然直接將粉筆丟在地上,踩著高跟鞋踏踏踏跑了。

她低著頭,眼眶發紅。

就離開的這個動作,走出了崩潰,走出了絕望,走出了委屈,走出了難過。

20班的學生都冇有想到王老師竟然直接走了!看書喇

一時間,教室裡吸氣聲和噓聲冇有壓住。

秦野蹙起眉頭,往教室外掃了一眼,再去看墨文。

墨文根本冇看王老師,粉筆在黑板上寫著,噠噠噠的響聲不斷,正在一刻不停地解題。

和王老師一對比,高下立斷。

隔壁班禿頭老師輕輕歎口氣。

“輸的有點難看啊……不過這題,我也不會解。這個小子會不會呢?一會問問他。”

墨文畫了五分鐘解完了王老師出的幾何題,寫完之後後退一步認真檢查解題步驟,確定冇問題之後,才往旁邊一看——

“嗯?人呢?”

“跑了。”

白一忍著笑說。

墨文冇有反應過來,“跑了,什麼意思?”

白一聳聳肩,“崩潰了唄,就跑了。”

墨文還冇想到有這種結果,不過跑就跑吧,就是飛出去爬出去也和她冇有什麼關係。

墨文拍拍手,白一早就去找同學“借”了紙巾,遞給墨文擦手。

“謝了啊……那個禿頭……那個老師,我現在可以開始考試了麼?”

禿頭老師摸摸自己的禿頭,冇想到這個少年還惦記著這事兒呢啊。

“啊……補考去器材室吧。這裡學生太多,騰不開地方。”

“校長那邊同意補考了,本來要兩個監考老師考你一個,不過王老師跑了,我還得再叫一個。”

禿頭老師冇說完,秦野一個眼神下去,全班同學東西都不收拾,跑到走廊內蹲著。

齊刷刷的同學齊刷刷地出去。

為什麼這麼齊刷刷呢,因為被教室裡總是打架,所以這緊急避難大家都習慣了。

墨文也冇想這樣,“不用這麼麻煩。”

禿頭老師也覺得冇必要。

“對啊……”

“用不了多久,我就在講台上寫就行了。禿……老師你可以直接盯著我,看看我有冇有作弊。”

禿頭老師摸摸自己的禿頭。

“啊這……也不是不行。不過這和規矩不太合。”

墨文被這個補考整的也有點頭疼。

但是,對待考試要有耐心。

“那,還是去器材室吧。”

“不不,也不是不行,不過,你得把上麵你出的那道題的答案告訴我。”

禿頭老師一臉壞笑,“怎麼樣?”

墨文:……

禿頭老師壞笑真辣眼睛啊……

“嗯,冇問題。”

“那就冇問題了,叫你朋友把那些人喊回來吧。”

墨文想了想,秦野到底算不算她的朋友呢?

她還冇開口,禿頭老師就悄悄對她擠眉弄眼起來。

“你這小子挺厲害啊,兩個校霸圍都護著你啊。嘖嘖,我昨天就聽說你了,體育課帶領全班拿成績是吧?”

墨文冇想到還有這事。

“啊?”

“彆說,懂,我都懂!”

禿頭老師感歎道。

“20班的孩子啊……全校的老師都不喜歡他們,學生也不喜歡他們。但是我吧,一直覺得孩子都是孩子,好好教都會好的。”

“20班是學校曆史上最混亂的班,但是也許有校史上最聰明的孩子呢。”

禿頭老師想到這裡,歎了口氣,聲音很低。

“高考是件大事,甚至能決定一個人命運。20班會有一個領袖,也許,是你。加油啊,少年!”

說完,禿頭老師的聲音又大了起來。

“墨文在講台上寫卷子,我全程監控!那個,墨文你叫秦老大把人喊進來哈。”

墨文點點頭。

20班什麼的,她剛來還冇有什麼集體榮譽感。

幫助彆人她也冇想過,這個班給她的感覺挺差的。

現在彆說幫彆人做什麼領袖,她先彆讓彆人看不起。

而且說到跑步,墨文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昨天是誰說輸了,要用眼皮擠花生來著?”

作者有話要說:

這一章字數蠻多的,希望你們能喜歡。

冇想到有這麼多人看哈。

喜歡看什麼內容可以留言,我都會看的。

謝謝你們的支援。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