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一冇有家,也冇有家人,他曾經收養了一隻流浪貓,現在,他就像當初收養第三一樣,被墨文收養回了家。

是他們兩個人的“家”。

白一在墨文的大學旁邊貸租了一套公寓,公寓麵積不算太大,兩個臥室一個書房,一個陽台,距離墨文學校步行五分鐘,而且裝修的正好符合墨文的口味。

時間一天天過,秋天實驗室外的葉子落了,墨文從實驗桌上抬起頭,筆放在一邊,她習慣性地揉了揉手腕,對圍在桌子旁邊的學姐說道。

“你直係學習學妹的論文我幫不上忙。我才大一,他們都大四了。以後再有人來找我,你們就說我在忙,不在。我時間不夠,冇有時間處理這些事情。”

墨文說著,她抬起頭,眼神很冷淡,隱約透著一點不耐煩。

墨文的臉龐由於長期待在實驗室裡比原來更加白皙,她留著短髮腦後隨意紮了個短短的髮尾,模樣像是從二次元走出來的中性美少年。

和她一個實驗室的博士學姐看到墨文不由地恍惚了一下,臉有點發燙,畢竟墨文真的好帥啊……

墨文開始整理桌麵,她都習慣了人們時不時盯著她呆滯的視線,她熟練地和她父親一樣單手蓋上保溫杯蓋子。a

學姐過了一會反應過來,她有點不好意思地低著頭看著自己腳尖,對墨文說。

“啊,我明白,墨文我知道你很忙。隻是他們的量子糾纏項目正是你研究的……”

學姐的話還冇說完,實驗室裡響起了一個少年溫柔的聲音——

“摯友,接電話,我想你啦~”

聽到這個聲音,學姐條件反射地閉了嘴,墨文停下手上的一切動作,接起了手機。

“喂,我還有三分鐘就離開實驗室。”

白一溫柔的聲音從手機聽筒內響起,白一可能都冇有這麼溫柔過,他的聲音帶著少年的氣息,哪怕上了大學了聽起來仍然像個青澀的高中生,他的青澀有一種初戀的羞澀靦腆和溫柔。

“嗯嗯,摯友我在你實驗室門口等你了。今天天涼了,我已經準備好火鍋材料,我們回去就吃火鍋!我還有小驚喜給你哦~”

墨文的實驗室在三樓,她聽到這裡,熟練地走到窗邊。

實驗室樓下,白一穿著一身黑白色的休閒服,他右手拎著滿滿地袋子,正一臉甜蜜地講電話,墨文看到他就覺得很心安,胃也安——

白一又做好吃的了。

和白一住在一起之後,她的體重都上升了一點。

白一原來天天買零食給她吃,現在不光買零食,還買各種食材,天天早上做好吃的,中午做好吃的,晚上更做好吃的……

導致墨文現在一看到白一,就覺得餓。

也許是墨文半天冇有說話,白一明白了什麼,他抬起頭看著墨文的視窗,揚起了大大的笑容,他用力揮舞右手拎著的一大堆袋子。

“摯~友~”

白一冇有大喊,因為他剛開始來找墨文大喊時被保衛科的保安警告了,他以後就學會了做唇語。

墨文由於做實驗疲憊而變得緊繃的表情不自覺地放鬆下來,她看著對他用力揮手像小狗狗搖尾巴一樣的白一,對著聽筒說道。

“把右手的動作放下來吧,多沉啊。”

白一笑容更甜了,他更用力揮舞右手的滿滿的零食袋子,“不放。我買了好多你喜歡吃的,摯友你看你看,花花綠綠的~我就是想給你看看~”

白一笑的甜,墨文的唇角唇角也不由地和他一起勾起來,白一明明壓力很大也很累,但是他現在成了墨文的開心果。

墨文說,“好我看到了。你等我,我準備一下就下去。”

說完這句話,墨文就立刻加了一句。

“我冇有什麼東西拿,你不用上來,真的,我自己下去就行。乖乖等我。”

說完,墨文就掛了電話,她轉過頭時,差點和實驗室裡三個躲在她後麵觀察白一的學長學姐撞上,一個三十多歲剛結婚的學姐看到墨文之後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墨文你家小奶狗又來找你了啊。你們啥時候結婚啊?”

墨文:……

墨文突然不知道該說啥,她原地沉默了一下,才說,“時間不早了。”

這位學姐原來恐婚恐育,結果談戀愛之後整天甜的冒泡,都快成實驗室的紅娘了。

學姐的哈哈一笑,“呀,害羞了呀。其實咱們全校都知道你和白一談戀愛啊。彆人從校園到婚紗,你們可以從宿舍到婚紗哈哈哈。我是已婚婦女了,可以傳授給你點經驗嘿嘿。”

“對了,我和你講個笑話……”

學姐說了半天,旁邊的男同誌忍不住打斷道。

“彆又說那個笑話了。墨文來實驗室冇多久,你和你媽媽視頻,你媽媽以為墨文是你對象高興的兩天冇合攏嘴這件事。你天天拿出來炫耀,你男朋友知道麼?”

三十多歲的學姐眉梢一揚,“知道能怎麼滴。他還羨慕呢,誰讓我們墨文又是美女又是帥哥。哈哈,墨文,你和白一領證的時候告訴我們啊!”

墨文再次沉默了一下。

領證……結婚?

她冇有想過,她是白一的摯友啊……

這不是很明顯的麼?

眼看著實驗室的舍友們貌似都很八卦,她覺得還是解釋一下比較好,墨文拿著手機從幾個學姐學長旁邊走過去,她解釋道。

“你們想多了,不要說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我和白一是朋友。我是他的好朋友——”

墨文正說著,實驗室門口傳來了敲門聲,靠近門口的人問了一下門外是誰之後扭過頭看墨文。

“白一。”

墨文無奈又下意識寵溺地搖搖頭,“不讓他過來的啊。你們等一下,我馬上就離開。”

墨文準備先回去收拾東西,實驗室的門打開了,白一右手拎著滿滿的零食,左手拿著手機,他站在門口,娃娃臉上笑容溫柔,彷彿燈光都要儘數落在他眼底。

他笑起來有小虎牙,青澀又可愛,誰都能看出來,他滿眼都是墨文——除了墨文字人。

墨文看向白一,白一大步從門口大步走過來,“墨文~我來接你回家啦。”

實驗室的學姐對墨文擠眉弄眼,“呀,還直接進來接啊。這是又給墨文買什麼好吃的啦?”

白一這個人隻疼墨文,他給墨文的東西哪怕多到扔了,也不會給給彆人一點,白一也不喜歡對彆人笑,他隻是摯友一個人的……

不過今天白一有點特殊,他對實驗室的學姐點點頭,他很自然地走到墨文身邊,很自然地說。

“摯友,快回去吧。我們兒子該餓了。”

全實驗室:……?!!

什麼?!兒子……餓了?!

墨文也愣了一下,“什麼?”

白一眨眨大眼睛,一臉純潔地看著墨文,“我說我們的兒子啊,好了摯友不耽誤時間了,我去幫你收拾桌子。”

“不用擔心啊,家裡不都是我收拾的?好了去門口等我。”

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