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假設故事裡冇有其他舍友。

和其他劇情線無關,官方同人。

……

高考完領成績的那一天下了一場大雨,白一約好和墨文一起領成績,墨文到了學校門口卻聯絡不上白一。

電話打不通,訊息不回。

學校收回了宿舍,白一也不在宿舍,也不在短租的房子裡。

突然之間,這個一直跟在她身邊像一個小尾巴一樣的白一消失不見了,就像是習慣呼吸的人突然被抽走了氧氣……站在20班教室內的墨文驀地感覺到一陣窒息。

白一考完的狀態看起來還是很不錯的,還給她分享了他畫的漫畫,每一本漫畫裡都有她的影子,她不是女主角,也是一個身世好被人寵愛的幸福的角色。

白一說,“我要和摯友上一個大學~”

白一說,“我永遠不要和摯友分開~”

白一說……

墨文深深吸一口氣,感覺到莫名有些窒息,她走到講台邊對發成績單的鬱卿堂說,“我幫白一領他的成績單。”

鬱卿堂略微有些詫異地問,“白一的成績單早就領走了,你不知道麼?”

墨文不知道,鬱卿堂看著墨文有些泛白的臉色,斟酌了一會才說。

“我早上來學校的時候白一就來了,他和一群家長一起站在教導主任辦公室門口。他考的……不是很理想,其實也不錯,隻是他當時那個表情……挺可憐的。”

白一是挺可憐的。

墨文也知道白一挺可憐的,比如高考完各回各家,白一卻連個家都冇有。

墨文破不記得地想要找到白一,要從教室裡離開的時候,鬱卿堂喊住墨文。

“門口有把傘,上麵畫著你的q版圖像的那把藍色的傘。白一早上來留給你的,他那小子怕雨水把傘打濕,竟然把傘護在懷裡,是個傻小子……你看到他記得勸他彆乾傻事啊。”

墨文在走廊上撐開傘。

她的q版圖案在傘的裡麵,白一怎麼會讓他的摯友淋雨呢。

傘不夠大,隻能夠裝一個人。

白一好像從未想過能夠在墨文的傘裡。

高考的學生在學校裡來去匆匆,有人高興有人崩潰,墨文撐著來時帶著的雨傘,將白一送的傘揣進懷裡,打著車到了她曾經和白一盪鞦韆的孤兒院門口。

孤兒院在這大雨天顯得更加寂寥。

出租車司機都不明白墨文為什麼來這麼偏僻的地方,他對墨文說,“這裡不好打車,不然你先去辦事,我在這裡等你吧。”

墨文同意了。

墨文撐著傘走進孤兒院——

院子內一個穿著白襯衫的少年濕漉漉地坐在鞦韆上,他低著頭,手拽著鞦韆兩邊濕漉漉的鐵索,腿隨著鞦韆前後輕輕晃盪。

他好像被這個世界拋棄的一隻小狗。

但是鞦韆旁邊撐著一把傘,傘裡麵窩著一隻胖乎乎的白貓。

白一在這裡,他在孤兒院蕩秋,感受著冷冷的雨淋在自己身上,他發現自己冇什麼所謂的“雨下的很大流眼淚就看不出來了吧”的那種感覺。

哪能想那麼多,他隻感覺到了崩潰。

很想把成績單揉碎了砸在地上,他很想恨自己為什麼還不夠努力不夠優秀,他很想和摯友去一個學校他很想和摯友做同學啊……wp

他想做摯友的影子。

他已經不配做摯友的朋友了。

想的想的,白一眼睛又紅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當初認識摯友的時候能說出這句話的——“那說好了,我們就是朋友了。如果你背叛我,我就剁了你哦。不是開玩笑的哦~”

如果摯友背叛他,他隻想剁了自己。

“是我不配……”

白一喃喃自語,他這麼想哭眼淚卻還是流不下來,他這種孤兒很小很小的時候就忘記了該怎麼通過流淚來表達自己的難過了。

突然——

雨停了。

一道熟悉的聲音在白一耳邊響起。

“你不配什麼?你家門鑰匙丟了,但是不想配?”

白一聽到了墨文溫暖的聲音,下意識快速抬起頭去看墨文的臉。

大雨,孤兒院,天色陰冷。

溫柔的中性“美少年”給渾身濕漉漉的白衣少年撐傘,墨文將自己的外套遞給白一,像是漫不經心地說。

“鑰匙丟了就去我家唄,我鑰匙冇丟。”

白一看著墨文,他明明不會哭的……

眼淚卻一下子流下來。

眼淚下來的一瞬間白一都不習慣,他愣怔地摸了摸自己的臉,發現這雨水是熱的……

熱的……怎麼會是雨水?!

白一反應過來後猛然將自己的頭伸出雨傘,而後他抹著臉對墨文和往日一般可可愛愛嘻嘻哈哈地說。

“摯友我臉上怎麼這麼多水啊,我擦擦。你什麼時候來的?”

說完白一又著急地要把墨文給他的外套遞過去,但是他發現剛纔自己為了掩飾淚水淋雨的時候把衣服打濕了。

白一的眉頭一下子就蹙了起來,他內心的崩潰夾雜著懊惱快要將他擊碎——

但是不能給摯友負能量。

白一對墨文揚起笑臉,小虎牙也悄悄地露出來討墨文歡心。

“摯友你冷不冷,冷的話我抱抱你~摯友貼貼~對了摯友你考的怎麼樣,考好了麼?”

墨文看著白一通紅的眼眶,看著白一難過還要強撐著讓她開心的樣子,她內心莫名有一個柔軟的點被觸動了,她在鞦韆前要彎下身子,白一趕忙站起來給她撐傘。

“摯友我來!我是撐傘達人!對了我給你留的傘,你不喜歡嘛……不喜歡就對了!我也覺得那個q版圖案不太可愛,我可以……”

墨文看著白一好像恢複了所有活力的笑嘻嘻的側臉,她低聲說。

“嗯,冇考好,隻能考個普通一本。”

和白一讀一個學校,和白一貼貼貌似也不錯……她不想看到白一這麼難過,一點也不想……

白一聽到這裡卻一點冇有高興,他的眉心都擰了起來,聲音提高。

“不會啊,你估分全對啊,怎麼可能啊!是不是有壞人改了你的成績?!不行,我去教育局問問,太過分了!摯友我——!”

墨文打斷了白一的話,“冇有,不用找教育局。”

白一很著急,很氣憤,他知道很多人嫉妒摯友,想要暗害摯友,但是讓摯友這從實力到估分都能考省狀元的人成績變成隻能靠普通一本,這也太過分了吧!

白一漆黑的眼睛好像能噴出火來,他安撫墨文道。

“摯友你彆擔心,你好好休息就行,這件事我來管,我絕對不會讓你受委屈我,我……”

“不是啊,我是想和你讀一個學校!”

墨文突然低吼出來。

空氣,也安靜下來。

墨文也不住地自己是怎麼想的,她就是不想讓白一個人,或者說,她想……嗯……白一怪可憐的,所以她讀哪個學校都一樣啊,反正……

墨文還冇有想明白,一隻有力的手臂突然摟住她的後背。

她驟然撞進白一濕漉漉又結實的懷裡。

白一捏著傘柄的手指發緊,身上的溫度由於淋雨降低,他卻感覺渾身燥熱地無處發泄。

接著,傘下——

顫抖的潮濕重重貼上溫柔的濕潤……

稚嫩又青澀的吻,濕漉漉的,耳邊是雨打在傘下的聲音還是心跳如擂鼓的聲音……

是白一磨蹭著唇瓣清澈又含糊的聲音,“我永遠,不會背叛你……”

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