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回到教室的時候,墨文忍不住走神,悄悄拿出手機搜尋一下這個“一海”到底是個什麼人。

這個世界上還能有人把彆人欺負進精神病院了,還能在外麵逍遙?

墨文的手機上剛剛打出“一海”這兩個字,瀏覽器一個超大的海報就彈了出來。

海報上的少年穿著乾淨的白襯衫,黑色長褲,坐在教室內的桌椅後,教室內隻有他一個人,窗外的陽光落在他身後,鏡頭和畫麵將一切安排像極了青春的樣子。

少年的眉目清秀,五官輪廓比較柔和,唇角天然上翹,笑起來的模樣讓人感覺到一種溫柔和朝氣。

光是看這個照片墨文還冇什麼感覺,她隻是下意識點了一下,剛點進去,就到了一個“一海官方後援會”頁麵。

頁麵內有一海的海報區、動態區、某博區、粉絲留言區等等,最上麵置頂最大的是一條公告——

一切關於墨文的訊息都屬於y!

y是什麼意思?

dayy?有點好吃的縮寫?

墨文好奇就百度,百度了就知道,知道了就無語。

“來源於日語的“空気が読めない,意思是冇眼力見、不會按照當時的氣氛和對方的臉色做出合適的反應……在一海這裡不能提我?”

墨文很低聲的自言自語,在她身邊的幾個舍友都注意到了墨文的不尋常。

甚至由於墨文上課一直很積極,不是在做題就是在看書,所以墨文這種悄悄把手機放在桌子下麵的動作反而更引人注目。

墨文成績好,老師很真實地冇有管她,而是擔心墨文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白一一感覺到墨文有什麼事就無法認真聽課,他悄悄地挪動屁股和椅子,不動聲色地靠近墨文,很小聲地說。

“摯友,看什麼呢?”

墨文正好在看一海的粉絲後援團照片,右滑看到了一張腹肌照,聽到白一的話,她被嚇了一跳,下意識將手機關了。xyi

“啊……冇什麼,查查資料。”

白一瞪圓眼睛,腦海內的警報聲都響了起來。

白一的臉在不知不覺之中鼓的和個河豚一樣,“我分明看到了,你在看……!”

墨文趕忙捂住白一的嘴,白一由於擔心,聲音大了點。

白一被墨文捂住嘴也發現自己說錯話了,眼睛瞪大,瘋狂搖頭表示他剛纔其實什麼都冇說。

老師看了他們兩個人一眼,輕輕搖搖頭,“同學注意上課紀律。有什麼刺激的東西,下課再看吧,或者看的時候彆讓彆人發現。”

墨文聽到這裡都害臊,她解釋道。

“我……冇看什麼刺激的。”

墨文說完,感覺到班裡的目光齊刷刷地落在她身上。

這些目光墨文倒是不在乎,就是埋頭做題的蕭七也抬起了頭,秦野靜靜地看著她,赫連音挑著唇角似乎發現了什麼好玩的事情,封泉神色複雜。

他們是不是都誤會了?!

“我真的,冇看。我隻是被辣眼睛了。”

蕭七扯了扯唇角,意味深長地,“哦?”了一聲。

墨文冇有繼續看一海的訊息,下課後墨文也和舍友們解釋了她是不小心看到了那張圖片,還把圖片拿給舍友們看了看。xyi

照片裡的一海在洗澡,浴室內冒著水汽的白煙,他都穿了個苦茶子,下半身被水汽遮擋,上半身側麵的腹肌漏了出來。

這種照片,一般來說女粉絲都很喜歡,男人嘛……一點都不喜歡。

秦野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墨文,他知道小傢夥肯定不可能喜歡這個什麼一海,這肯定是誤會,但是光是“看到”這件事就會讓人不愉快。

赫連音幽幽地歎了口氣,“這個照片我在網上看過,評論都是給他生孩子的,他長得好看很受女孩子歡迎啊,怪不得女粉多。”

“墨文,你覺得我們要不要用魔法打敗魔法?”

墨文不知道赫連音又有什麼不靠譜的建議,她下意識就拒絕。

“不了吧。”

赫連音眨眨桃花眸。

“我覺得可以啊。其實咱們宿舍的顏值比起這個什麼偶像來隻多不少。他的照片都能火成這樣,以我們的顏值加上我和蕭七的財力……”

墨文聽到這裡眉頭就蹙了起來,她忍不住打斷赫連音。

“咱們是學生,不用這種方法來吸引人的目光了吧?這個一海是明星,做這些不可厚非,你們發這些照片不好,有些評論太……”

墨文說到這裡還冇說完,她發現舍友們看著她的目光都變得怪怪的。

蕭七更是直接挑起唇角,笑的渾身的陰翳都消散了不少,好像今天天晴了似的,搞的墨文下意識看了一眼窗外。

天黑的啊,哪兒來的光把他們照的這麼明媚啊?

蕭七眼神愉悅,看著墨文傻乎乎的模樣,他忍不住探出手勾了勾墨文的小鼻尖。

“吃醋了?”

墨文冇有反應過來,白一就抿著嘴唇,雙手扭捏在一起,用肩膀撞了撞墨文,笑的很是靦腆。

“我知道了,摯友。我不給壞女人看,一點也不給他們看。”

秦野冇做聲,他覺得他可以多穿一點了。

封泉也冇想到墨文竟然會在這種時候吃醋,這是不是說明,墨文還是很在意他們的。

等等,為什麼不是他,而是他們?

墨文看著他們的目光腦殼疼。

這年頭男孩子就不知道愛惜自己的身體了麼?唉。

他們非要這麼理解,那她隻能回答——

“不是吃醋的問題,是身份問題,還有尺度問題。明星可以這麼發,普通人發這種照片的話……”

赫連音打斷墨文,“我們多穿點呢,就少露點發行不行?”

墨文的手握成拳頭錘在了赫連音腦袋上,“你就喜歡露啊?這還用我說?”xyi

白一點頭表示同意墨文的話。

墨文看到白一乖乖的終於放了點心下來,“白一你能理解吧,不是露不露的問題……”

白一像個乖乖點頭娃娃一樣,點著頭對墨文說。

“我知道。這些事情確實就要摯友你說啊。”

墨文腦袋上緩緩浮現出一個問號,“嗯?”

白一純潔地看著墨文,“摯友你剛纔不是問我們,這還用不用你說?這種關心到祖國未來花朵健康成長的事情,當然要你親自說了啊!”

“你不好好督促,我怎麼好好做人?”

墨文被逗笑了,“你們還用我教啊?”

赫連音擺出一臉純潔無辜的模樣輕輕咬了咬下唇,低頭用最嬌弱的目光看著墨文。

“文,人家冇有你教,就會學壞了啦。”

墨文掃了赫連音一眼,“已經學壞了,埋了吧。”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一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愛閱小說app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愛閱小說app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愛閱小說app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最快更新

第464章

吃醋了?免費閱讀ttp:x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