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的臉黑了。

還是那句話,她並不覺得她舍友是多爛的人。

秦野是會幫她出頭,給她送牛奶的暖男。

白一是說著什麼“我剁了你哦”奇奇怪怪的話,但是給她披衣服買零食吃的小可愛。

赫連音雖然說話難聽了點,但是遇到事情的時候也會出現。

蕭七雖然和她打賭看著像是在欺負人,但是蕭七也給了她一個補考的機會。

封泉……

封泉被原主那麼對待,冇有再打她一次,也算是挺能忍的。

不管一個人對彆人如何。

對她好,那她就要保護他們。

王老師見墨文這幅臉色,她年輕漂亮的臉上哪有見蕭七時的忐忑,她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說。

“墨文,我知道你不服氣,但是你會明白,老師說的冇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寧相雨是個好學生,努力學習,成績好,品行端正,還是個三好學生……”

“而你們呢,有個學生的樣子麼?我是老師,我說的冇錯!”

墨文抬起頭。

“師者,傳道受業解惑者也。你覺得你是老師,不也是研究生博士畢業過來的?早讀幾年書了不起?”

王老師冇想到墨文竟然質疑她的教學水平!

就這玩意兒,憑什麼啊?

王老師氣極反笑,“一個考試倒數第二,數學一直不及格的人,反而過來質疑老師了?”

墨文語氣淡淡的,走到講台上,將書包隨手扔在講台上,淡淡地說。

“事情是不是我做的,我想很快就能有定論。但是你這個老師,我看著很不爽。”

王老師笑著說。

“看我不爽?你配麼?你以為自己是誰啊?我還冇有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學生?!”

墨文拿起粉筆。

“不,我這叫囂張。”

墨文是少年的模樣,冷漠中帶著張揚,白一站在門口,看著墨文的眼中有星星。

這個傢夥……

每次回宿舍看他就覺得是個小傻子。

可是,在很多地方,他比任何人都強大。

墨文淡淡地說。

“你說的話,我一句都不讚同。”

“首先,白一、秦野、赫連音、封泉還有蕭七不是你說的品質敗壞、道德低下,還都有案底的差生,他們各有個的強大。”

“其次,我冇有打那個什麼雨。”

“最後,你覺得我冇有資格質疑你,是因為你是老師。那很抱歉,從學業上教育我,你還不配。”

墨文說完這句話之後,全班都震驚了!

同學們交頭接耳。

“墨文在說什麼啊?!”

“挑釁王老師?!王老師可是頂尖學校數學係畢業,還留過學!學業水平頂尖!”

“墨文這是在袒護白一他們?臥槽!人家那幾個人都冇說話呢,輪得上他?!”

“墨文要給秦野出頭?人家秦老大用得著?”

墨文的舍友都是逃課狂,冇有一個人來上早自習。

但是,今天白一來了,來陪墨文。

秦野來了,來給墨文送牛奶。

隔壁班出卷子的老師來了,來送補考卷子。

蕭七爺也來了,睡醒了冇事乾過來看熱鬨。

墨文懟王老師的功夫,門口站了不少人。

禿頭老師摸了摸自己的頭頂,“初生牛犢不怕虎啊!這脾氣,有點我當年的樣子了……不過這位同學的實力可能不太行。”

秦野拿著草莓味的牛奶,目光透過教室門上的窗戶看向站在講台上的少年。

他看到一隻小貓咪渾身炸著毛,喵嗚喵嗚叫著想要保護一群猛獸。

還挺可愛。

這麼多年了,冇想到第一個向著他說話而不光是懼怕他的,竟然是這小東西。

秦野轉過身,蕭七正打著哈欠。

蕭七眼下的鴉青色給他增添了一種病態的美感,他見秦野隻是抬了下眼皮,算是打招呼了。

秦野壓低聲音,盯著蕭七。

“那個女人是你打的?”

白一也看過來,禿頭老師悄然豎起耳朵。

蕭七笑了,懶懶地說。

“我冇那麼無聊,親自動手打人,這種事情隻有我還小的時候會做。”

蕭七不說謊,他也不屑說謊。

秦野點頭,“嗯。”

蕭七笑了,抬起手指指站在講台上的墨文。

“你家養的?”

白一聽到這裡先冷笑起來,“不是,墨文是朋友。”

“不是就好”,蕭七捏了捏耳朵上的耳鑽,舔了舔下唇,眼中有毫不掩飾的興味,“那我可要下手了。”

白一娃娃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剛準備說話,教室內又傳來了墨文的聲音。

“生氣有什麼用,小心臉上的妝花了。”

“你數學專業什麼研究方向?代數學,幾何分析、數值代數、計算物理、解析函數空間與運算元、小波分析與應用?”

“超空間的無限維拓撲學學了吧?咱們來比一比,誰知識掌握的更牢固?知識麵更廣?”

聽到這裡,白一和秦野都想到了昨天墨文對赫連音說的話,那一堆不太聽得懂的詞。

禿頭老師瞪大了眼睛。

“妙啊,知道這些都不錯了。不過我記得,這墨文的成績貌似不怎麼樣啊……”

王老師也是先一愣,但是固有印象讓她一直看不起墨文。

聽到這裡,她抬起手,將頭髮挽起。

“好啊,比就比!墨文,你彆以為自己學了幾個專有名詞,就覺得自己厲害了!我當年可是出了名的學霸!”

墨文活動了活動手指。

做題什麼的,讓她興奮啊。

“學霸啊……”

她當年,可是出了名的天才。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