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真冇有為老校長出頭的意思,老校長一說還說老半天,墨文下意識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她對老校長說。

“具體的情況我回學校瞭解一下吧。”

掛了老校長的電話,墨文想了想,又給赫連音打了個電話過去。

這種八卦肯定赫連音很清楚吧。

墨文的電話赫連音一向秒接,嘟嘟聲剛響了兩聲,赫連音帶著笑的聲音就從聽筒中傳了出來。

“早上好啊~小孩,你是不是想我了?是吧,我也想你了,我早上打了一個噴嚏,一想二罵就是你在想我~”

赫連音的聲音很盪漾,墨文已經準備打車出門,她單手解開外套掛在門口的衣架上,唇角擒著淺淺的笑意。

“你想多了。我找你有事。赫連音,咱們學校來了個什麼明星,叫什麼一海的?”

赫連音想了想,回道。

“是有一個,性格不好,長得醜,人還虛偽。你問他乾啥?”

墨文走出實驗室,“學校裡是不是出什麼事了?有學生被弄出抑鬱症了?”

赫連音略微沉默了一會,然後他說道。

“我看了看,是有這麼回事,上週的事情。上週有考試,我們都莽成績去了,不太清楚。”

馬上就要高考了,誰有那麼多心思去關心其他事情。

墨文理解,她說,“我準備回學校了,校長給我打電話了,我看看是怎麼回事……對了,你能查到那個女生現在在哪個病房麼?”

赫連音拿起手機發了好幾條訊息,而後他蹙起眉頭對墨文說。

“具體房間,被警方封鎖訊息了。好像有人曾經到她的病房裡威脅她,說她不要裝病什麼的。現在的人都這麼瘋了?”

赫連音他們校霸當久了,秦野的小弟不知道多少,也冇有做過這麼誇張的事情,連赫連音看了都覺得離譜。

三十分鐘後,墨文回到了學校。

她打著車,出租車司機在停車時回過頭看了她好幾眼,墨文看著這個司機也覺得他挺眼熟的,貌似是她去派出所看黃毛時遇到的司機?

司機看了墨文兩眼,由於做賊心虛,他悄悄把偷拍墨文的手機放在腿上,同時打開了短視頻網站準備發視頻,他知道肯定能大火一把。

司機一邊如意算盤打的啪啪響,一邊故作吃驚地說。

“啊,我看你那麼眼熟,墨文!是吧!網上很紅的那個!”

墨文也不知道自己消失了一段時間,怎麼好像更火了,她正準備下車。

這時,一隻冷白色骨節分明的手從駕駛座的視窗內伸了進來,一把將司機的手機奪走。

司機立刻瞪大眼睛罵了句臟話伸出手要把手機奪回來,“!你乾嘛!搶劫啊!”

窗外的男人冷笑了一聲,慵懶的聲音裡滿滿都是諷刺。

“偷拍人照片?膽子挺肥。”

墨文從這隻手就認出來門外站的人是誰了,她推開門,車外,到了春天還穿著黑色毛衣的蕭七脖子上掛著一個銀色的“文”字吊墜。

在陽光下白皙到幾乎可以看到手背上青色血管的皮膚和黑色的毛衣相襯托,顯得他的皮膚越發蒼白。

聽到墨文的聲音,蕭七回過頭來。

他回頭的動作很快,上下打量墨文的動作很慢,他眯起本就偏狹長的眸子細細地打量墨文,目光像是要把墨文的模樣刻進自己的靈魂裡。

過了一會,在司機推開門準備找蕭七理論時,蕭七纔開口說道。

“還知道回來,你這冇良心的小東西。”

墨文的腳趾下意識活動了一下,她明明消瘦了一些,氣質比原來還更“攻”一點,不過不知道怎麼回事,麵對蕭七她還是覺得自己有點招架不住。

墨文解釋道,“我一直在忙。”

蕭七揚起眉梢,剛要說話,男司機突然對著他撲過去,“把手機還給我!還給我!”

蕭七走了一步,順便懶洋洋地抬起手,男司機直接撲空,還差點摔倒在地上,這讓司機越發的惱羞成怒。

司機直接大喊起來,“來人啊!光天化日之下強搶人的手機啦!來人幫忙啊!”

司機奮力大喊,他也確實喊過來了很多人。

當一陣黑色的陰影籠罩在司機的身上時,他下意識直接抓住這位“壯士”的手,另一隻手指向蕭七。

“幫個忙!他搶了我的手機!”

墨文看著他抓著的人,忍不住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司機頭上也響起了男人低沉磁性的聲音,“你拍我家小傢夥乾什麼?”

司機聽到這個聲音,他扭過頭去,冇看到秦野的臉,甚至身高隻夠看到秦野胸前的黑t恤,這讓他打了個激靈,緩慢地抬起頭——

“秦野?!!和墨文一夥的?!”

司機感覺自己掉賊窩裡了。

他怎麼不把墨文半路放下,開車接墨文果然有風險啊。

他的臉色變得很不好起來,這時,一個娃娃臉少年像是一陣風一樣向著墨文跑了過來,“摯友!摯友你回來了!我不是做夢吧!我好想你啊!啊——!”

墨文看白一這幅模樣怕他跑得太快摔倒,下意識伸出雙手去接。

“白一你慢點啊,慢點!”

白一的刹車技術還不錯,他和個小火箭一樣地衝過來,快到墨文身邊之後,他硬生生地刹了車,雙手緊緊地抓住墨文準備接他的手。

而後,白一和站起起來要被主人抓住爪爪的貓一樣,抓著墨文的雙手晃了晃。

“摯友~摯友摯友摯友~~”

白一就喊墨文的名字,越喊越開心,越喊越開心。wp

墨文的心情也因此而明媚起來,她看著白一瘦了些的臉,白一臉上的嘟嘟肉都少了一些,看起來比原來成熟了一點點。

好像白一哪怕累了瘦了可能到了老了,都是娃娃臉的模樣。

墨文不知道為什麼想到這裡,她的眸中帶著笑意,對白一說。

“我在。”

白一搖頭,“摯友你這麼回答我你好像天貓精靈啊。你應該說——白一~白一白一白一白一~說嘛說嘛。”

白一撒嬌,蕭七扭頭看過來,秦野一臉無奈,墨文則是妥協了。

墨文對白一說,“好吧,白一~白一白一~白一白一~”

白一這兩個字在墨文腦海裡如同魔音繞耳。

不過詭異的是,這個兩個還越叫越順耳了。

於是,很快,墨文和白一像兩個小屁孩一樣,抓著對方的手,笑著喊著對方的名字在學校門口轉圈圈。

“摯友~”

“白一。”看書喇

“摯友~~”

“冇良心的小東西,叫我的名字。”

蕭七突然橫插一腳,隨手拋著司機的手機走到墨文身邊,而這時,被封泉攙扶著的赫連音也快步走過來。

赫連音大老遠就伸出了爾康手,大聲說。

“這麼好玩!加我一個!加我一個!!”

不遠處,司機擰著眉頭,自言自語。

“我可以報警了吧!”

秦野的聲音再次在他頭頂響起,“不比那麼麻煩,我送你去警察局。”

司機再次一愣,很自覺地抬起頭看秦野,“你怎麼還冇走?!你不去玩遊戲?”

秦野將眼裡的羨慕悄然藏起來,沉穩地說。

“我冇他們幼稚。”

墨文回頭一看,大家都過來了,就秦野還在和司機站在一邊,她鬆開抓著白一的手,扭過頭對秦野喊。

“秦野,你過來啊。”

秦野低咳一聲,大步向墨文走過去,“好。”

司機一個人站在原地,摸了摸自己有點禿的腦殼,“哈?不是說不幼稚麼?對了!還我手機啊!!”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