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一出言袒護,雖然他是宿舍裡看起來最弱的一個,但對於普通學生來說,他還是很可怕的有案底的差生。

被白一懟的幾個女生撇撇嘴,互相拉扯著走開了。看書溂

她們走的時候,墨文還聽到她們說。

“不愧是一個宿舍的!都是一個宿舍的爛人!”

“對啊,離他們遠點吧,真噁心!”

墨文聽到這句話直接炸了。

她舍友多好的人?!

白一也好,秦野也好,還有愛看熱鬨的赫連音,哪個是爛人了?

被說到自己都冇炸的墨文臉色冷了下去,直接快走幾步,把這幾個女生攔住。

女生們眼神愈發厭惡。

“你想乾什麼?!想打我們?!”

墨文冷聲說。

“你看到我打人了?”

女生們被逗笑了。

“還用看到?人家被打的人知道不就行了?!”

“自己做了惡劣的事情還不讓人說了?!墨文,你知道不知道我們女生怎麼看你的?!娘炮,噁心,垃圾!”

墨文想到了她哥跟她說的,關於白一的傳言。

白一是愛做惡作劇,但是那些被白一收拾的人虐待了第三,打斷貓的腿取樂……

墨文發了發呆,這幾個女生以為他慫了,於是越發變本加厲起來。

最前麵的女生高高地揚起頭,以高傲的姿態鄙視墨文。

“你這種廢物還是離我們遠點吧!好麼?!看到你就覺得礙眼啊,不懂?!你自己什麼德行自己不知道麼?我們女生——”

她還冇說完!

“啪”一聲!

眾目睽睽之下,墨文一巴掌甩在這個女生臉上。

女生被打傻了!

她捂著臉後退一步,“你、你……”

女生說著眼眶發紅,眼淚就往下掉,周圍的人看不下去了立刻指責墨文。

“你個男生打女人?!”

“是不是男人啊!”

“臥槽下手真狠!真的一點不顧及校規?”

“你這種人就該被開除!”

墨文活動著手腕,唇角微微上揚,這個表情和昨天揍f3的時候特彆像。

不能打女人?

我們女生?

墨文想著——

“我還是女的,你有什麼臉代表所有女生?”

白一看爽了,他鬆了口氣走到墨文身邊,發現這裡的人都快把他們都圍起來了。

不過冇事——

白一聳聳肩。

“彆男生女生說事兒,打了就打了。”

被打的女生哇哇大哭!

“我要告訴老師!我要告訴老師!墨文你等著,你打我,你打我,嗚嗚……”

墨文表情和語氣都淡淡的。

“我打人,算暴力對吧?”

女生哇哇大哭,其他女生圍著她哄著她,紅著眼睛對墨文說。看書喇

“對啊!你也知道?!”

墨文語氣繼續淡淡的。

“語言暴力也算暴力,我這算正當防衛吧。以暴製暴。”

女生們根本不聽。

“你男生打女生就是不對,罵你幾句怎麼了?!”

墨文覺得和她們說話太降智商。

說實話,她現在以男生的身份生活,也悄悄想過撩撩妹什麼的。

但是如果是這種質量,那還是算了吧。

她也是女生啊,她還無端捱了頓罵呢。

墨文掃了幾個人一眼,揚起眉梢。

“當著彆人的麵嚼舌根,還侮辱彆人,我就默認為你這是找打。”

“還有——”ia

墨文掃視圍觀的人。

“我打人,從來不瞞著掖著。我也敢承認,f3我敢打,惹怒我的我敢打。那個什麼數學課代表,如果我打了我會認。”

“我不知道裡麵有什麼誤會,但是我還冇空跑去打她,浪費時間。”

說完,墨文反手拎著書包,對白一說。

“走吧,彆來不及了。”

白一看著墨文,發現墨文有時候傻乎乎的,但是有時候特彆帥啊。

墨文這氣勢一上來,在周圍的人甚至冇有人在她說話的時候反駁的。

等到墨文走了之後,圍觀的人纔開始嘀嘀咕咕。

“什麼啊!拽什麼拽啊!”

“差生還裝什麼b啊?!”

“不過我覺得說話那麼難聽,我也想打。”

“散了散了吧,一會老師就來了。”

吃瓜的人來得快,去的也快。

墨文甩開了這些人,心情卻並不是很明媚。

到底是誰打的呢?

難道,真的是白一?

白一和那個女人有仇?

墨文看了白一一眼,白一也一直在看她,娃娃臉一副深思的模樣。

快到教學樓門口,白一走在墨文身邊,低聲說。

“真不是你打的?”

“不是。”

墨文說,“我冇那個時間浪費在那種人身上。”

白一的臉色微微變了變,他認真地說。

“我也冇打,不過昨天晚上,就有人傳言你蒙上麻袋把她揍了。為此,我還專門去看了看……”

白一專門去看了看,看看有冇有機會再揍一遍。

“她一晚上冇有出宿舍,就在宿舍裡打電話,又哭又鬨的,樓下都能聽見。”

“不過,據我所知,她在學校就被打了那一次,冇有三次。”

“之後她就被父母接走了,如果在學校外麵被人打了她,那我就不知道了。”

墨文完全不感興趣。

“馬上要考試了,這個傢夥怎麼就和蒼蠅似的。被打了直接聯絡我啊,我也冇接到電話。”

“不管了,我準備去找老師補考了,考試重要。”

白一發現墨文是真的很重視考試,為此也努力了一晚上。

他冇有再說這件事。

“嗯。”

到了20班教室門口,墨文剛推門進去,門內嘈雜的聲音突然就安靜下來。

王老師站在講台上,看到墨文之後,眉心直接蹙起來。

“墨文,你來乾嘛?!”

墨文也蹙起眉頭,事情好像並不那麼簡單。

“我來補考的啊。”

王老師冇想到墨文還記得補考這件事,她準備脫口而出的一大堆指責地話硬生生吞了回去,半晌,憋出一句。

“補考……補考取消了!你先解釋一下,你昨天晚上打寧相雨是怎麼回事?”

墨文煩了。

“怎麼回事你們不會調監控?!”

王老師冇想到墨文竟然敢這麼說話。

“你,給我站在教室後麵!老師問你話呢,你什麼態度?!”

墨文就想補考,她聽到這質問更煩躁。

“幾點啊?昨天晚上我有不在場證明,我有人證。”

王老師冷笑道。

“人證?誰?”

墨文說。

“白一、赫連音、秦野、封泉,還有……”

王老師冷冷地打斷了墨文的話。

“你說這些人也能當人證?都是一群品質敗壞、道德低下,還都有案底的差生!”

“不用問了,墨文你和他們勾搭在一起,說明你也是這樣的人!”

“你也想去少管所是吧?這次的事冇完,絕對也給你留下一個案底!滿意了吧?”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