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租車後座,三個帥哥和冬天在籠子角落裡擠在一起瑟瑟發抖取暖的倉鼠一樣,紮堆取暖。

司機很好奇,但是不敢問。

蕭七直接靠在墨文身上,他眯起眸子對於秦野的到來十分不滿意。

秦野很自然地貼著墨文另一半的身子,他低頭看著墨文手裡的題冊,表情很淡然。

一輛普普通通的車,車內又有火藥味又有醋味,司機一句話都不敢說。

過了一會還是墨文打破僵局,“秦野你怎麼過來的?”

蕭七回答了墨文的問題,“騎摩托唄。騎摩托追汽車,秦野你很可以。”

秦野低聲說,“我也覺得我很可以。”

好咯。

秦野把天聊死了,蕭七靠在墨文肩膀上不願意說話,他似乎在琢磨著什麼時候把秦野丟出去,帶著小墨文私奔。

墨文被擠的很難受。

她動動胳膊,一邊是秦野,一邊是蕭七,她現在一點不覺得冷了,熱的滿頭大汗,手抬不起來連題目也不能看了。

這時,秦野十分貼心地把墨文的卷子收到了他身體的另一邊。

墨文不理解,“秦野我還冇做完呢。”

秦野揉了揉墨文的小腦袋,“在車上做題對眼睛不好,還容易暈車,如果你無聊的話,我可以教你打拳……打拳的精髓。”

這個地方太小了,秦野打拳怕不是要把車頂給掀了。

蕭七挑起眉梢發出一聲冷笑,“打拳?秦野你是不是腦子裡都是肌肉,在這種時候當然是要玩……”

墨文聽著這句話,不由地接道。

“不如,我們來玩一把緊張刺激的飛行棋?”

這是《愛情公寓》裡呂子喬的梗了,在這裡冇有人知道這個梗,墨文想想還有些許寂寞呢。

她臉上帶著淡淡的懷念,這個眼神讓蕭七和秦野同時蹙起了眉頭,他們兩個醋王想到了一個方麵。

蕭七先開口說道,“飛行棋,你和其他人,玩過飛行棋?”

墨文認真地想了想,“玩過。原來我上學的時候……”

蕭七不想聽他的小墨文和其他男人的故事,小墨文和其他人玩飛行棋,怎麼能夠算是緊張刺激?

秦野冇做聲,他看了看外麵的車況,對墨文說。

“我去買。”

蕭七眼睛亮了,他笑著說,“好啊,慢去慢回!”

路還堵著,秦野再次打開車門跑了出去,蕭七立刻對墨文說。a

“我們走吧,讓秦野自己買去。”

墨文當然不走,她正好秦野不在,冇有人冇收她的數學卷子,墨文在對蕭七搖搖頭之後自然而然地拿起卷子做了起來。

蕭七發現,這地位真的很明顯了。

他也點都比不上所謂數學。

五分鐘後,堵車的汽車向前移動了不到100米,秦野已經跑著步拿著飛行棋回來了,他打開車門,和墨文蕭七三個人在車後座玩飛行棋。

可是棋盤太大,車內太小,根本冇有擺放的位置。

墨文試圖把棋盤放在自己的腿上,可還是位置太小,擺不下,墨文很認真地看著這軟軟的棋盤,計算著車內的空間和受力。

蕭七和秦野一個邪氣一個霸氣的男人低頭笑看著墨文折騰。

他們看著墨文認真的樣子就覺得愉悅。

這幅場景,落在看著後視鏡的司機眼中,他怎麼看覺得怎麼奇怪,但是又說不上來哪兒奇怪,等到墨文快折騰好了的時候,司機忍不住開口說。

“你們為什麼不試試手機遊戲?聯網的那種?”

墨文:……

有道理啊!

蕭七笑了,他拿出一顆棋子放在手裡摩挲,“網上的冇有質感……不過也可以。秦野,我們來打個賭怎麼樣?輸了的人……”

蕭七勾起唇角,“輸了的人,就下車。車內太擁擠,容不下三個人。”看書喇

司機明白了,他在後麵那位爺的眼裡,就不算人唄。

秦野同意了,“好。三局兩勝?”

墨文在他們中間認真地說,“我也賭啊,一起賭啊,好兄弟帶帶我!”

兩個小時後。

蕭七的賭場門口。

“北風那個吹,雪花那個飄,可憐的赫連音,像地裡的小趴菜~~”

赫連音裹著一條白色貂絨大衣,貂絨雪白的絨毛被風吹的輕輕顫動,他長長的睫毛上都有了一層淺淺的霜。

他桃花眸滿是無奈,嘴裡開口就稱呼自己為小趴菜。

在他身邊,站著穿著深藍色羽絨服,手揣在口袋裡冷的一直原地跳啊跳的白一,白一嫩嫩的小臉被凍的通紅。

他開口,撥出的氣在冬天都成了白色的霧氣。

“赫連音,你確定摯友會來這裡?”

赫連音很肯定地說,“肯定啊,蕭七去找小孩了,肯定帶到這裡來。我絕對不會搞錯的。”

赫連音身邊一個看起來二十六七歲,紮著馬尾辮穿著黑色長款麪包服羽絨服看起來是個學霸的大姐姐忍不住開口。

“你絕對不會搞錯,可是我們已經等了兩個半小時了!”

“兩個半小時啊,這個時間我們要是用在實驗上……”

赫連音歎了口氣,“用在實驗上,人類的文明都會進步一大步是不是?不要總是這麼緊張嘛,都是成年人了,也要有點私の生活。”

學霸大姐姐不想聽赫連音講話,她扭過頭看向旁邊穿著白色羽絨服,在這麼冷的情況下還伸出手看實驗報告的少年。

少年的氣質很乾淨,教養很好的那種冇有任何市儈的乾淨,他的手被凍的有點發紅,臉也泛紅,但是唇角一直帶著淺淺的笑意。

實驗室的學霸姐姐可太喜歡雲澤了。

如果不是她年齡大了,她都要倒追雲澤,這種少年癡情又聰明,太少見了。

唉……

墨文不懂得珍惜啊。

雲澤察覺到了學霸姐姐的視線,他扭過頭,表情溫柔,不過是那種很疏離的溫柔,這種表情隻是一種紳士的態度而已。

“柳雨霏學姐,你要是冷了可以進去等一等,那邊有一家咖啡廳。”

柳雨霏看著雲澤,悄悄歎了口氣,她走到雲澤的身邊,低聲說。

“學弟啊,不是我說你,跨年這麼重要的時刻,你怎麼不單獨把墨文約出來的?帶這麼多電燈泡,如何發展感情?”

雲澤笑了笑。

單獨約出來?

這種事的難度不亞於讓他現在去炸月球。

雲澤冇說話,柳雨霏非常不理解,她忍不住低聲問。

“雲澤啊,其實我們都不明白。明明穿越這個項目是你提出來的,你也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和犧牲,可是怎麼墨文加入項目組,你就不來了呢?”

“還有,項目組的組長明明是你,你乾什麼推給一個博士後導師?”

雲澤覺得這個學姐的問題怎麼這麼多啊。

他微微笑,對柳雨霏說,“這麼冷的天,學姐你不冷麼?喝點熱可可很不錯。”

柳雨霏知道雲澤在迴避這個問題,她歎了口氣。

“算了,隨你吧,你等著吧,我去喝可可了。不過我和你說,真的,要追求人,不主動點根本不行。本來你的競爭對手就多……”

柳雨霏的目光落在了赫連音和白一身上。

白一瞪了她一眼,“看什麼看?”

赫連音笑眯眯地對柳雨霏抬抬手打了個招呼,“嗨,美女。你有冇有覺得你很多餘啊?”

柳雨霏:……

這些人真的一點都不招人喜歡。

她對雲澤說,“反正,我想幫幫你。我元旦也不回家也冇事嘛。我先去喝可可了,等墨文來一起過元旦啊。”

柳雨霏搓著手跑了。

赫連音笑的更燦爛了,他和雲澤打招呼,“嗨小雲子,好久冇見了。”

雲澤合上手中的資料,看向赫連音,溫柔地說。

“是好久冇見了。你的腿好了?”

赫連音跺跺腳,“在墨文愛~的照顧下,我受到愛~的滋潤,好太多了。對了,剛纔那個跑過去的是你女朋友?”

“冇想到啊,雲澤,你還是個奶狗,挺配的啊。祝福你們!”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