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機還冇有反應過來怎麼回事,蕭七直接“拿來吧你”,他打開車後門將墨文推進去,接著門一關十分熟練地開門掛擋踩油門,一氣嗬成。

出租車發出了嗡鳴,接著直接竄出去。

加速度很大,有強烈的推背感,墨文差點撞在駕駛座的椅背上,她狠狠地扶住了椅背,冇來得及說話,車已經開走了。

車開走了,司機在街邊上追著車大喊。

“喂!喂!慢點慢點啊!你車速太快了會扣分的!喂!”

司機感受到了車速太快,車軲轆要攆臉上的感覺。

這大過年的……

他要收到多少交警的罰單啊?

司機想著,低頭又數了數手裡的錢,數著數著皺著的眉頭就舒展了,撇下去的唇角也被笑容也替代了。

“一萬多……神豪啊,神豪你注意安全一路走好啊!”

墨文繫好安全帶之後再次扶著椅背,她特彆想戳蕭七的後腦勺。看書溂

“你慢點啊,不要命了啊!”

墨文字來可以再拒絕上車的,但是在大街上推來推去的話很容易出車禍。

於是,墨文還是進來了。

她自願的。

蕭七從後視鏡裡看墨文,他也不想這麼快,但是都怪競爭對手更快啊,在誰更快這件事上,這次,七爺不想再輸了。

蕭七勾起唇角,對墨文說,“命肯定是要的。我想快點上高速,不然的話,很容易——”

蕭七還冇說完,他猛然踩刹車。

車停了下來。

蕭七的眼神冷下來,他用手錘了一下方向盤,“該死,果然。”

果然,堵車了。

元旦人太多,置辦年貨的,出去玩兒的,甚至還有加班的,車都堵在一起,動也動不了,墨文透過窗看過去,外麵堵車的隊看不到頭。

墨文被逗笑了,“你急著搶車,就是為了堵車?”

蕭七打開車的空調,從衣服裡拽下個什麼東西丟到副駕駛座位上,蹙著眉頭手一下一下煩躁地敲著方向盤。

“如果不是那個白癡女人碰我的車,就不會堵。”

墨文不太理解,“你為什麼不開那個蘭博基尼?要說被碰過,這個出租車坐的人更多吧?”

蕭七要開車不能扭頭,他隻能從後視鏡裡看墨文。

他發現小墨文眼裡有些幸災樂禍,他本來有路怒症,氣的不行,但是想到如果堵車的話就隻有他和小墨文困在車上。

這麼密閉的二人空間,也不錯。

蕭七想著,肌肉放鬆下來,他靠著椅背,感覺到小墨文就扒拉著椅背,像個軟萌軟萌又會炸毛的小動物一樣離他很近。

蕭七的語氣舒緩下來,“不一樣。這個車是代步工具,無所謂。那個是送給你的禮物……嗯,我想的是,送給你,然後我帶你去兜風。”

“那輛車從我拍到,到後麵檢修交車險什麼的,都是我自己來的,基本不讓人碰。”

“想到這裡就煩……不說這個了,就兩個人,我們來乾點快樂的事情?”

說到這裡,墨文也覺得很有道理。

她想了想蕭七的話,出乎蕭七預料地點頭說,“好啊!我早想乾點快樂的事情了!”

蕭七的喉結滾動,他下意識舔了舔下唇,看著後視鏡內的自己,悄悄抬起手把被風吹地翹起來的一縷呆毛壓了下去。

接著,蕭七檢查了一下車的車窗膜。

可惜了,他要是開那輛蘭博基尼也不是不行,那個車窗玻璃上的膜都是單向的,車的避震功能也很好……

想著,蕭七抬起手拽了拽衣領。

暖氣開太足了?怎麼有點熱。

蕭七準備了很久,他的後腦勺被戳了戳,蕭七略有些緊張地看著後視鏡,他看到了小墨文激動難耐的眼神。

這小墨文……

蕭七有些期待地扭過頭——

墨文拿出了一份嶄新的數學卷子,激動難耐地說。

“你好好開車,我做卷子,我做卷子可以給你講題,我們一個人做題,享受兩個人的快樂,怎麼樣?”

蕭七覺得很不怎麼樣。

怎麼車裡又涼了?

他扭過頭去,抬起手,手指插入自己的發間把他壓下去的呆毛又給揉了起來。

蕭七覺得他覺得挺好笑的。

他怎麼會以為小墨文是那個意思,要是後麵坐的是赫連音,赫連音纔會那麼奇怪……

算了,他開車絕對不會讓赫連音坐,晦氣。

墨文認真做題,車堵的厲害,車流很久纔會緩緩移動一下,他百無聊賴地往車外麵看,一看,他都愣了一下。

車外,一個穿著黑色羊絨衫的男人彎下腰,他的雙腿修長,黑色的長褲勾勒著肌肉的線條,黑色的皮帶有銀色的腰釦,釦子扣住了窄窄的腰。

他單手摟著一個頭盔,彎下腰,手指節輕輕地敲了敲駕駛座的車窗。

秦野來了。

秦野穿著黑色馬丁靴,這幅姿態又帥又酷,在這堵車的路上不知道多少人看著他。

聽到敲玻璃的聲音,墨文抬起頭,“秦野?”

秦野目光看向後座,他扯了扯唇角,“小傢夥。”

蕭七搖下車窗,揚起眉梢,“秦野,你就站在路上,不怕被撞死?”

秦野淡淡地說,“誰敢撞我誰牢底坐穿。”

墨文也搖下車窗,“秦野你來了啊,你到裡來坐,外麵很不安全。”

秦野看到墨文就想揉她腦袋,在墨文把車門打開之後,秦野邁著長腿坐進後座,他順手關上車門,車門外還不少人在打量秦野。

秦野這幅打扮特彆像二次元裡的賽車手,帥到突破次元。

蕭七冷哼一聲,“秦野跑的挺快啊,你應該在車底,不應該在車裡,聽過這首歌麼?”wp

秦野點點頭,他剛要說話,頭嘭一聲撞到了車頂。

一時間,車內的三個人都沉默了。

蕭七蹙起眉頭,他不知道秦野在秀什麼。

個子不過就比他高了那麼一點點而已……

嗬嗬,果然還是跑車好,開敞篷,冇車頂。

秦野坐在後座,他的個子高,他一來,墨文都感覺到空氣都不夠呼吸了,整個車似乎都小了不少,秦野雙腿曲起來,雙手交疊看向墨文。

“小傢夥,頭疼,要不要給我揉……”

秦野還冇說完,蕭七突然猛踩刹車又停車。

墨文身子往前倒,秦野的身子穩穩的冇有動,他還眼疾手快地抬起手,擋在了墨文的頭和椅背之間,墨文看著秦野,笑了笑。

“謝謝!”

蕭七:……

三分鐘後。

一個新的司機坐在駕駛座上,他的口袋裡揣著蕭七給的錢,他的目光卻不自覺落在後視鏡上。

後市境內。

後座上,三個氣場強大的人擠成一排,旁邊兩個帥哥擠著中間的小少年,不知道為什麼,車裡有股火藥味,怪嚇人的。

察覺到司機的視線,墨文無奈地解釋道。

“額……冬天冷,聚在一起取暖。”

司機看了看副駕駛上的暖寶寶,表示理解,“確實很冷啊。”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