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冬日的中午太陽仍舊不能夠帶來多少溫度,元旦放假,學生們基本都回家了,偶爾也有愛學習的學生留在宿舍裡看書。

蕭七拽著墨文就往出跑,宿舍樓裡有幾個準備出去教室或者圖書館自習的學生們一眼就看到了墨文和蕭七,好幾個墨文都不認識的學生和他們打招呼。

“文哥下午好啊!”

“七爺文哥新年快樂!”

墨文點點頭,“新年快——”

她樂字還冇說完,就被蕭七腳步匆匆地拽著離開了宿舍樓,宿舍樓的樓管看著他們腳步匆匆的樣子,坐在值班室裡淡定地喝了口茶。

“青春啊,這就是青春,果然,青春要多看看年輕貌美的男孩子,才能讓我這種老阿姨更年輕啊。”

墨文努力跟著蕭七的腳步,她在宿舍裡把外套脫了,剛到宿舍外被冷風一凍忍不住打了個哆嗦,“阿嚏——!外麵還真是冷啊。”

蕭七停下腳步,扭過頭看了一眼鼻子尖被凍的紅紅的墨文。

墨文也在看蕭七,宿舍外颳著封,蕭七墨色色的碎髮被風吹亂,飛舞的髮絲為他添了幾分不羈。

墨文不太明白,蕭七為什麼一年四季都穿毛衣?

夏天不覺得熱,冬天不覺得冷麼?

“不覺得。”

蕭七突然開口,他彷彿完全看穿了墨文在想什麼,他說著話,抬起手臂,毫不顧忌周圍人來人往的人群,直接將墨文摟進懷裡。

墨文嚇一跳,“蕭七?!”

蕭七懶洋洋地說,“緊張什麼,我怕你冷。我也冇外套,隻能用體溫給你取暖咯。”

墨文被蕭七緊緊抱著,緊的可以聽到蕭七彭彭的心跳聲,那種有力的心跳似乎要撞破蕭七的胸膛擠進她的身體裡一樣。

這種奇怪的感覺讓墨文都跟著莫名緊張了起來。

蕭七低著頭,看著鼻尖紅紅的窩在他懷裡像是一隻有些不安的小獸一般的小墨文,他勾起唇角,“還冷不冷?”

墨文搖頭,“不冷了!不冷了!”

蕭七抱墨文這件事在學校裡引來了一群女生和男生悄悄圍觀,他們不敢光明正大地看,因為七爺懶洋洋的目光掃過來,怪嚇人的。

等到墨文的鼻子不那麼紅了,蕭七還冇有抱夠。

不過墨文是不冷了,她很誠實地說,“確實不冷了啊,蕭七我還以為你是冷血動物,你的手平時都那麼冷,身上怎麼暖呼呼的。”

蕭七輕輕勾起唇角。

他怎麼會說,這次他偷偷在身上藏了暖寶寶?

蕭七勾了勾墨文的小鼻子,“不冷了就行,走,我帶你浪去。”

墨文不太願意走,“今天元旦,秦野他們還冇有回……”

墨文這句話還冇有說完,蕭七就眯起了眸子。

他很不願意在和小墨文獨處的時候,聽到這個可愛的小嘴裡說出其他人的聲音。

於是蕭七對墨文說,“你想不想看看我的賭場現在變成什麼樣子了?晚上我帶你回來吃飯,現在他們都不在,你陪陪我,不願意?”

墨文也是願意的,她隻是表露了這個念頭,蕭七拽著她就走。

蕭七的跑車停在學校的停車場裡,墨文和蕭七剛走過去,停車場外已經圍滿了人。

人群裡都是學生,學生們一個個用驚歎羨慕或者崇拜的目光看向停車場內。

墨文和蕭七兩個風雲人物過來,竟然都冇有人注意,這本來就很不合常理,墨文看到人多的地方下意識就想繞到,她不喜歡麻煩。

蕭七按住了墨文的肩膀,他挑起唇角低聲說。

“新年新氣象,陪我祛祛黴氣。”

墨文不知道有什麼黴氣,不過蕭七這麼說,她的目光就順著蕭七往裡麵看去,人群擠的太厲害,她隻能隱隱約約看到裡麵有一個好像穿著紅色長裙的女人。看書喇

具體地說,是穿著紅色露肩晚禮服長裙的女人。wp

這大冬天,墨文都冷的忍不住蒼蠅腿搓手,這個女人真的不怕凍?

墨文搓著手,說道,“看不清楚啊……有美女?”

蕭七低頭看著墨文,很自然地抓住墨文搓著的手,直接墨文一隻冷冰冰的小手揣進了他衣服的口袋裡,口袋裡他的手從抓著墨文的手到完全把墨文的手包在掌心裡。

同時,蕭七對墨文說,“美女什麼美女,這個世界上哪有人比你美。不過看不清的話,靠近點看不就行了。”

墨文還在糾結蕭七抓她手乾什麼,蕭七的口袋裡好熱,她的手會出汗的啊喂!

墨文發現今天蕭七是不是要化身暴揍族,在她還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蕭七又拽著她的手大步走上去。

學生人群看到蕭七過來,都下意識給他們讓開一條路。

“文哥好!七爺好!”

“文哥和七爺你們來了,你們也來取車麼?”

“哇塞,我是不是看錯了!牽手??!臥槽臥槽!”

墨文跟上蕭七的腳步,和蕭七並肩走,她試圖把蕭七抓著她的手抽出來,不過墨文怎麼用力,蕭七的手就是紋絲不動。

墨文不想社死,所以表麵上還表現的很正常,她其實牟足了勁去抽自己的手,臉憋的通紅。

蕭七側目看墨文,“累不?”

墨文憋紅了一張臉,覺得自己猛男的身份受到了質疑,她淡然地勾起唇角,“不累。”

蕭七側過身,口袋裡的手死死地抓著墨文的手,接著側身過去湊到墨文耳邊,低聲說。

“這樣啊,被我抓住了,你覺得你逃得了麼?”

墨文還冇說話,人群之中暴發出了幾聲剋製不住地尖叫聲。

“啊磕到了!”

“媽媽,我磕的cp成真了!”

“真基佬?!鎖死好吧,鑰匙我吞了!吞了不拉!”

墨文:……

他們學校的校風是不是哪裡不對勁,哪裡都cp黨?

蕭七很喜歡聽這種聲音,他恨不得給他們錢,讓他們多說點,隻是,在這種“愉悅”的氛圍之中,煞風景的聲音出現了。

“你們兩個,能不能不要在這裡秀恩愛?冇看到我在和我的車拍照麼?我今天要拍上頭條的封麵誒,你們讓開點行不行?”

停車場內停著很多輛汽車,從奇瑞qq奔奔寶馬i到各種型號的大眾豐田本田福特雪佛蘭坎迪拉克,從小型車到越野車,旁邊還停著幾輛電動自行車。

這裡最醒目的還屬一輛黑色的蘭博基尼敞篷跑車。

光是這輛車停在這裡,幾乎渾身的車身上都像是刻著“貴”這個字。

而自古寶馬配美人,車前麵的一身紅裙看著就很有錢的長腿美女蹙著眉,她的身高一米七一樣,長相非常網紅,說話時表情都僵硬不動,嘴似乎張不大。

墨文抬起頭看向這個女人,紅裙女人十分不耐煩地對墨文說。

“對,就說你!你讓開行不行啊!我後麵是專業攝影師,你們擋到他了!”

墨文回過頭一看,哪有什麼攝像師,都是一群好色大叔、中年油膩男還有一群看熱鬨的學生。

人群裡的學生們忍不住對墨文說。

“文哥,她叫糖芯糖,是有300萬粉絲的大網紅,也是一個模特。她今天來我們學校取景。”

“她的那輛跑車是全球限量的蘭博基尼毒藥啊。就是網上和小說上經常拿來裝逼的那輛,這個是真的車啊!好看誒!”

“文哥文哥,你以後開什麼車啊?讓七爺也給你整一輛嘛。”

他們嘰嘰喳喳地說著,女網紅糖糖的臉色非常不好看了。

她用戒備地目光看著墨文,她戴著美瞳的眼睛上下打量墨文,一副很看不起的模樣。

“你就是墨文啊……那個學生仔?很熱愛學習的那個?學習好啊,有出息啊……估計畢業奮鬥幾百年,能買得起跑車吧。”

好色大叔直接對墨文揮揮手。

“你讓開點行不行啊!我們糖糖每天收入幾百萬,你們耽誤她的時間,你們賠的起麼,窮學生。”

“不要擋著我們的工作好不好咯?你們要騎自行車,自行車在旁邊!”

聽到這幾個大叔和糖芯糖這麼說,周圍的學生們都忍不住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連墨文的眼神都很微妙。

她看向糖芯糖,覺得這個網紅腦子是不是有問題。

“學校不是你們網紅拍廣告的地方吧?拍廣告去攝影棚,要整容去醫院。腦子不夠去精神病院,彆在這裡汙染環境好麼?”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