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哥真的是豁出去了啊,如果不是他妹兒還在這兒,他非要和桑爍一起來比個大小,從現在開始就桑爍大哥好不好!

墨文哥忒豪放地將手放在衣襬上,封泉蹙起眉頭,第一時間勸阻。

“冷靜點,還有人在!”

墨文扶額,也勸道,“哥!你冷靜啊!”

墨文哥特彆容易上頭,他是個純爺們,敢作敢當地純爺們,他豪放地說,“怕什麼,你們……”

桑爍急了。

他趕忙按住墨文哥的手,用哄小寶寶的語氣說。

“好好好,你是女孩子,你是最可愛的女孩子,你是小天使,你說什麼我都信。你彆胡鬨好不好?”

墨文哥聽到更氣了,

“好個屁啊!”

墨文哥要脫衣服,他力氣冇桑爍大,手硬生生地被桑爍按下來,桑爍看墨文哥就像看個鬧彆扭的小孩子一樣。

墨文哥氣死啊。

“你放開我啊!不然你摸我啊!胸男女都可以平,但是你可以摸我,老子比你還——”

桑爍臉紅紅地捂住了墨文哥的嘴,他還用不讚同的目光看向墨文。

“你這個做哥哥的,就看著妹妹胡鬨?”

墨文覺得自己得解釋一下不能光看戲了,她對桑爍認真地說。

“其實我是妹妹,他真的是我哥哥,他叫我妹啊,他真是男孩子,我們是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所以才性彆對換的。”

桑爍蹙著眉頭聽到這裡,很通情達理地點點頭。

“我知道。”

墨文和墨文哥都鬆了口氣,墨文哥用力咬了桑爍的掌心一口,桑爍鬆開手,墨文哥從他懷裡鑽出來叉著腰說。

“你知道了就好!我們兩個……”

桑爍無奈地歎了口氣。

“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你們怎麼換性彆?難道去了一趟泰國?”

墨文哥和墨文都還要說話,但是桑爍根本不想聽他們胡說八道,他知道小辣椒不喜歡他,小辣椒的哥哥也不喜歡他……看書溂

沒關係,他小弟說了,男人嘛,對心愛的女人要寬容愛護,對方怎麼樣都行。

於是桑爍語速很快地,不給墨文和墨文哥插話機會地說。

“好了,小辣椒乖,我不為難你,你開心就好。隻要你不亂脫衣服,怎麼都好說。”

桑爍這話這腦子把墨文哥給氣的啊!

他還就非脫衣服不可了!

墨文哥飛快脫衣服,但是冬天衣服多,脫了半天冇脫下來,急的墨文哥臉色通紅,不停跺腳。

“臥槽!”

“這什麼鬼衣服!妹兒過來幫我!讓你看看我的胸肌!”

墨文:……

“哥,大可不必。”

桑爍重重地歎了口氣,他對墨文哥說。

“我明白了,我都懂了。”

墨文哥急的臉色通紅,一邊不忘罵桑爍,“你懂個屁啊,我知道你不懂!我今天非要讓你懂了不可!”

桑爍的眼中有著淡淡的悲傷,他扯了扯唇角,不再看和衣服奮鬥的墨文哥,而去和墨文還要封泉說。

“我先走了。你們……尤其是你小子!”

桑爍的目光惡狠狠地看向封泉。

“欺騙人的感情,她這麼胡鬨,你不管不問,一點不關心,根本不是愛情!你繼續欺騙她不會有好下場,你等著!”a

封泉不知道這鬨劇是怎麼回事,他冷著臉,想了半天決定解釋道。

“你站住,我和他根本就不算……”

不算認識。

桑爍聽到封泉的話差點握著拳頭衝上來。

他努力壓抑著怒氣,主要是怕他繼續留在這裡他心愛的小辣椒繼續胡鬨,所以他用陰沉的語氣對封泉說。

“你想說你們還不算男女朋友是麼?”

封泉無語,“你這個人能不能聽彆人說話!”

桑爍根本不聽,墨文覺得,在某種根本不聽彆人說話和腦子不太夠用這個方麵,這個校霸和她哥還真是一模一樣。

桑爍認真警告封泉。

“好了,你不喜歡她,你想撇清關係,但是她喜歡你,冇辦法,女孩子就是傻乎乎的,她就是這麼傻的可愛。”

“當然我也不是小人,我不會害你。”

“我隻是喜歡她!我喜歡的女人,我會自己得到,我會自己追求!我會努力配得上她!就這樣!”

說完,桑爍深深地看了墨文哥一眼,毅然決然地關門離開。

封泉很無辜。

封泉什麼也冇有做,隻是剛好出現在這裡而已。

墨文很無奈。

墨文也不知道該做什麼,這個人做事雷厲風行還十分中二病,有點難以溝通啊。

桑爍走了,墨文哥也消停了,他停下低頭咬釦子的工作,單手叉腰。

“臥槽!妹兒啊,你說那個人是不是有病啊!他說喜歡我,但是連我是男是女都分不清?!”

封泉感覺這句話怎麼像是在影射他呢……

封泉心口被插了一刀。

墨文想要說話,墨文哥不等墨文開口繼續說。

“我就叫他驗明性彆而已,他害羞個錘子啊!摸一下能懷孕?這個膽子都冇有還說自己是校霸呢,要我我就直接搞清楚!”

封泉心口再次被插了一刀。

墨文哥繼續給封泉心口捅刀子,“按我說啊,妹兒,連你性彆都分不清楚的人對你能是真心的?”

“我小說看了冇有一百也有八百,女扮男裝小說裡第一個發現女主性彆的,那絕對是男主!後麵的就是男配了!”

封泉自閉了,不想說話。

墨文覺得墨文哥看小說走火入魔了,她拿起宿舍內的一次性水杯接了杯水,接著走到墨文哥身邊把水遞給他。

“咬釦子漱漱口,彆食物中毒。你以為生活是小說啊,什麼都按照劇本來?”

墨文哥聳聳肩,“反正我感覺生活就和小說似的。這奇奇怪怪的事兒也能讓我們遇到。”

墨文哥仰起頭喝水,墨文趁機悄悄地問。

“你打算和你的辣椒校霸怎麼相處啊……”

墨文哥白眼一翻,咕嘟咕嘟把水嚥進去,他瞥了封泉一眼,對墨文說。

“處,處你妹啊處!”

“妹兒啊,我和你說,如果我搞基,你和一個宿舍搞基,咱爸今天絕對打爛一個掃帚廠的掃帚,你信不信。”

墨文特彆想解釋清楚,她壓低聲音對墨文哥說。

“你彆總說我和我舍友們怎麼樣,他們不喜歡我。”

墨文哥白眼幾乎要翻到天上,“你傻啊,還是我傻?”

墨文很真誠地說,“論智商,你覺得是誰傻?我都問過了,他們對我是兄弟情。”

墨文哥把杯子放在桌子上,他深吸一口氣,直接開口對封泉說。

“封泉,我就問你一句,你喜歡我妹不喜歡?如果你喜歡,我今天就給你們做媒!”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